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宏观 > 正文

【部长访谈录】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664亿,史上最高金额扶贫资金怎么花

文章导读: 政府工作报告同时还提出,“在贫困县推进涉农资金整合”。通过资金整合,集中财力解决突出贫困问题,加快农民群众脱贫增收致富的步伐,是不少贫困县的期盼。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

【特别报道】贫困县涉农资金整合要做好三件事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姚冬琴|北京报道

P33 《中国经济周刊》视觉中心 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I 摄

《中国经济周刊》视觉中心 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摄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2016年,中央财政扶贫资金增长43.4%。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表示,按照去年扶贫资金463亿元计算,2016年扶贫资金将增长201亿元,达到664亿元,“为历史最高水平”。

政府工作报告同时还提出,“在贫困县推进涉农资金整合”。通过资金整合,集中财力解决突出贫困问题,加快农民群众脱贫增收致富的步伐,是不少贫困县的期盼。

数额达到“历史最高水平”的扶贫资金怎样用?涉农资金整合如何进行?全国两会期间,《中国经济周刊》就此采访了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

664亿主要用在产业扶贫和培训劳动力

《中国经济周刊》:今年,中央财政扶贫资金增长43.4%,增长幅度很大。这笔钱将用在哪些方面?如何更精准地用好?

陈锡文:这664亿元是扶贫专项资金,如果按大口径,财政部拨付到贫困地区的钱,大约在1500亿元左右(编者注:2015年11月12日,国家发改委政研室主任施子海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初步统计,2015年安排贫困地区的中央预算内投资超过1500亿元,约占全年中央预算内投资总规模的1/3)。

这664亿元扶贫专项资金,由国务院扶贫办来分配,根据各地的贫困状况、贫困人口分下去,从省里再到县一级的扶贫办。他们来花这个钱。

按照中央提出的精准扶贫办法,截至2014年底的7000万贫困人口,约3000万人将通过发展生产脱贫;1000万人通过易地搬迁脱贫,搬迁扶贫的钱不包含在这664亿元扶贫专项资金中;1000万人转移就业脱贫;还有近2000万人需要用社会保障的办法“兜底”。

现在看来,实际上这664亿元主要是用在产业扶贫和培训劳动力上。

扶贫专项资金怎么个精准花法?用的项目要精准,人头要精准,要去帮着扶贫的人也要精准。这就要超越部门的界限,而不是说这部分钱归我管,就要我来花。如果这样,效果就不会好。对农村扶贫工作来说,产业扶贫是重头,要通过发展适合当地的种植业、养殖业来实现脱贫,而扶贫办不是专门搞这个的。

扶贫资金整合要给多一些权力

《中国经济周刊》:涉农资金从多个部门、多个条线下拨,有规定用途,而在基层实践中,常常因为“打酱油的钱不能买醋”,而导致难以握指成拳办大事。您对此怎么看?

陈锡文:财政拨付的涉农资金,大体上分三类:生产投资、基础设施投资类资金,用于科教文卫等事业的社会发展资金,以及扶贫资金。关于涉农资金整合,国务院正在研究,不光是整合扶贫资金,而是全面进行涉农资金的整合。

你说打了酱油就买不了醋,但打酱油和买醋的钱,如果完全不分是不行的。 有一类按人头划拨的专项资金,比如用于医保、义务教育的补贴,还是必须按人头发。这部分钱不能整合。

我们国家确实存在把涉农资金分得太细的问题,让基层不好自己调度。但是给了基层太大权力,也可能直接影响到民生。比如,某贫困县要修一条路, 也要搞饮水工程,按照现在的做法可能要三年才能完成,因为资金是分三年拨付的。如果整合资金使用,一年就能修成路,但钱都用来修路,水不喝了吗?那也不行。

所以我觉得,一部分资金是可以整合的。但完全不分打酱油和买醋的钱,也不行。怎么去统筹协调这件事,非常重要。

《中国经济周刊》:整合涉农资金,统筹协调使用,难点在哪儿?

陈锡文:从一定程度来讲,中央试了好多年了。原来的想法是,把整合的权力交到县,由县政府来统筹。但县政府来统筹,面临的问题就是,资金是从各部委拨下来的,如果今年把所有的钱都用在农业上了,那其他部委就有意见,拨下去的钱你既然不用在相应的领域,那明年就不给你了。县里觉得不给的话又不行,还是恢复吧。

从基层整合来看,有一定效果。对于相近的、类似的资金,有一定整合能力。但是,跨越大了就整合不动。如果不在中央这个层面进行整合,那么很难进行。关于涉农资金整合,可以调研一下黑龙江的经验,2013年,国家批复黑龙江省开展“两大平原”现代农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明确要求黑龙江推进涉农专项资金整合,试点已经进行了三年。

现在中央层面也在研究,到底什么扶贫资金是允许地方政府去整合的。既要有一定的分类科目的管理,同时也要给一定的自由度。

我认为,从扶贫来说,可能要给多一些的权力,去解决最突出、最困难的问题。

《中国经济周刊》:您认为,应该如何做好涉农资金整合工作?

陈锡文:从中央层面也要进行整合,这时候就要调整部门之间的利益关系。比如说,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公布的扶贫专项资金,增加幅度很大,达到43.4%。那么这些钱谁支配呢?从财政口子是拨给扶贫办的,一级一级下发,到了县里还在扶贫办手里。

刚才说了,根据扶贫工作的安排,重头在产业扶贫。产业扶贫在农村主要靠发展种植业、养殖业。而扶贫办在推动农民发展种养业方面,肯定不如农业部门专业。那扶贫资金能不能更多地交到农业职能部门手里?农业职能部门引进的作物、畜禽,可能更适合当地,在技术传授上也可能更高明。

在农业部门没有拿到这部分钱的时候,这些工作还是扶贫办去做,过去有些做法是把资金发到乡里、村里,给贫困户买牛、买羊,但是过段时间牛羊要么被吃了,要么养死了,工作做得并不专业。

所以,整合资金是非常必要的。但是整合工作做起来又非常复杂,还不完全是调整部门利益问题。我觉得应该做好三件事:

第一,中央层面在做预算的时候,在资金总量一定的情况下,如何考虑让资金更具综合性,不要把钱分割得太死,让地方没有积极性。

第二,用钱的人怎么讲究科学性、高效率和可持续性。基层对于各个渠道下来的钱,要有统筹兼顾的能力、协调用好的本事,让它有更高的效率。而且很重要的是可持续性,不能一届政府干了某件事,留着另一个窟窿等下一届来补。

第三,监督用钱的人,也就是审计部门,审计得按照规矩来,但也得适应现在的需求,让审计制度既灵活又不失原则。打酱油和打醋的钱,在什么情况下可以合在一起,审计署也在认真研究。

这三件事都做好了,我想才能真正整合好涉农资金。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崔晓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