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艺品堂 > 人民艺术 > 正文

【人民艺术】鲁晓波:心同野鹤与尘远 诗似冰壶见底清

文章导读: 众所周知,鲁晓波先生首先是一位教育工作者,其次又是一位设计大师和画家。

【人民艺术】心同野鹤与尘远 诗似冰壶见底清

——专访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院长鲁晓波

文|潘呈杰 王守娟

p86 鲁晓波 1959年出生,现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艺术与科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科协全国委员,中国工业设计协会副会长,中国国际设计产业联盟理事长。

鲁晓波 1959年出生,现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艺术与科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科协全国委员,中国工业设计协会副会长,中国国际设计产业联盟理事长。

30余年艺术生涯,跨越实用美术、信息艺术设计、中国画、艺术理论和美术教育等诸多门类,以其丰沛的艺术激情与扎实的理论根基纵横捭阖于古典与现代、东方与西方、绘画与设计的张力语境之中,既不重复别人,也不重复自己,在永不满足中融会贯通、与时俱进。孟子说:“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鲁晓波先生就是这样一个实干又淳朴的当代美术教育的泰山挑夫。

融会贯通 学以致用

众所周知,鲁晓波先生首先是一位教育工作者,其次又是一位设计大师和画家。同时身兼数职在艺术圈里其实并不少见。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老院长张仃先生,主持了当时国内非常著名的机场壁画和一系列重大的工程项目;教育家吴冠中先生是中国当代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堪称人民的艺术家。他们在专注于工艺美术和设计人才培养的同时,在绘画艺术上同样获得了非凡的成就。

p87-3 上海世博会湖南馆设计图

 上海世博会湖南馆设计图

鲁晓波先生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也参与社会实践,就是设计与艺术创作。学校的职能大约可以分为四种: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文化的承传和创新。作为教师,这其中的每一个领域都需要涉猎,就鲁晓波而言百分之七八十的精力是放在教学和科研上的。

鲁晓波认为,作为一名设计学科的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如果只把教学停留在理论知识的研究上,就会缺乏第一手的实践设计经验,获得的知识也会很快落伍。当今社会科学技术发展非常迅猛,人们的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也在不断地变化,如果教师能够参与到设计实践的第一线,在实践中获得新鲜知识的同时也把实践中遇到的问题拿出来同学生一起进行研究,进行探索,这对教育工作有很好的促进作用。

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作为一名教师或者学者,从事教育和研究工作,对自己的设计实践也是有帮助的。对学术方面的研究,对专业领域知识的积累,同年轻学生的交流和碰撞,都可以成为设计实践中创意和灵感的源泉,在认知一个社会问题或者参与一个工程项目的时候,会具备更丰厚的文化内涵,更严谨的研究分析,这对于完成一个设计任务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教师、设计师、画家这几个身份对鲁晓波先生而言并不是矛盾的,他们的关系应该是相辅相成的。

“融会贯通,学以致用”这样的治学精神同样被鲁晓波运用到教学工作当中。就像大家所知道的那样,设计是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强项,但是设计学的发展始终有赖于传统艺术的滋养,无论是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时期还是现在的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时期,鲁晓波先生认为,始终要把传统艺术作为丰富人文情怀和艺术修养的重要基础,高举着艺术和科学融合的这面旗帜,承传传统文化的同时面向未来,走出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艺术院校。

鹤鸣九皋 声闻于野

p87-1 《鹤步清风》

《鹤步清风》

p87-2 《鹤韵》

《鹤韵》

任何一种媒介的功能都在于人和人之间的交流和沟通,是传播思想、传播文明、传播美的途径。随着社会的发展,我们的媒介工具也在不断地发展变化。在今天,我们的传播媒介有更多选择的可能性,比如说互联网,大大加快了我们信息传播的速度,也给人们带来巨大的便利。面对新媒体艺术与中国传统文化之间的关系,鲁晓波认为,新媒体有新媒体的优势和特色,传统文化有传统文化自身的一种价值和人生品位,就像当我们闲暇时光,捧一本书,优雅地在阳光下阅读时,这种美好的体验和浏览网页的那种感受是不同的,科学技术的发展对艺术的形式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交互艺术、多媒体艺术孕育而生,它丰富了我们的想象力提供了丰富的表现途径,是最能体现这个时代特征的艺术形式,我们在探索的过程中创新,但同时,也不能忘记新媒体艺术并不能简单地代替传统艺术。鲁晓波表示:“我个人比较喜欢经典的传统绘画艺术形式。”

提到先生的绘画作品就不得不提到“鹤”。鲁晓波先生早在留学德国期间便开始画鹤,出于对绘画的热爱、对鹤的高洁品质的向往,鲁晓波先生经常利用很有限的工作之余去湿地观察、写生鹤,有时为了观察鹤群会冒着严寒彻夜守候,既有镜头的捕捉,又有画笔的写生,积攒了大量鹤的写生资料。他笔下的鹤或轻歌曼舞,或宁静安详,或腾空飞翔,既有西方艺术的写实写动又有中国艺术的求虚求静,既有他作为设计师的巧妙的 “经营”又有传统绘画的音韵与气韵。西汉文学家扬雄讲:“书,心画也。”若有机会走近画鹤的鲁晓波先生,就能感受到先生身上儒雅、沉静的文人气息。“心同野鹤与尘远,诗似冰壶见底清。”画如其人,鹤如其人。

当我问及先生为何总是对鹤“情有独钟”的时候,先生回答道:“当我见到野生丹顶鹤的时候,它动作举止的优雅和翩翩起舞时的仪态万千,让我深受感染;除了它呈现的那种美的姿态以外,它还象征着纯洁和高尚的美德,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中鹤也有长寿、高洁之意。在我深入了解鹤的过程中,我发现,鹤在当今的生活环境并不是很理想,我们现在想要观察到鹤,拍到鹤必须要到一个生态环境很美好的地方去,所以对鹤情有独钟也是因为自己的一个情怀,就是希望能通过画鹤,表达我对自然生态的一种向往和对目前环境问题的一些思考,希望以此唤醒更多的人对环境问题的关注。”

在鲁晓波的艺术生涯中,设计是他的专业,教师是一种职责,绘画却仿若是内心雪藏的一种情结。伴随着时间的推移,生发得愈加深厚。对一名艺术家来说,无论是创造还是教授,其自身的情怀和修养都是坚实的基础。在很多问题上,单纯依靠科学无法带来满意的效果,先生则认为如果科学能与艺术携手一道,更会构建出理想的世界和未来。“如今,虽然我专注绘画时间有限,但我很珍惜自己有这样的情结和创作冲动。我想,这就是一个人对理想的执着吧。”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崔晓萌)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