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宏观 > 正文

【亲历】亲历“西电东送”工程的决策和实施

文章导读: 我国煤炭、油气资源主要分布在西部和北部地区,地形西高东低,河流流向都是从西向东。北煤南运和西电东送皆是由我国资源的自然禀赋决定的。

【亲历】亲历“西电东送”工程的决策和实施

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 、国家能源局原局长 张国宝

p58 时任贵州省委书记钱运录和本文作者主持了盛大的开工典礼

时任贵州省委书记钱运录和本文作者主持了盛大的开工典礼

我国煤炭、油气资源主要分布在西部和北部地区,地形西高东低,河流流向都是从西向东。北煤南运和西电东送皆是由我国资源的自然禀赋决定的。西电东送有三条通道:北通道是从陕晋蒙能源金三角输往京津地区,现在则包括从新疆和河西走廊、宁夏向华北、华中、华东的送电;中通道是从三峡输往华东地区,现在又加上了将金沙江和川渝水电输往华东电网;南通道是本文所述从云南、贵州将主要为水电的电力输往珠江三角洲。

改革开放之后广东省电力严重短缺

改革开放为广东的经济发展注入了活力,广东省的经济总量从改革开放前只有辽宁省的80%,一跃而成为东北三省的经济总量只有广东省的80%。伴随经济高速增长的是基础设施的明显不足,能源和交通运输是制约经济发展的两大瓶颈。1991年至1995年的第八个五年计划期间,广东省年均电力增长18.21%,1996年至1999年期间,年均增长8.4%。同时广东省还承担向香港、澳门和湖南南部供应部分电力的任务。1999年,广东省向这三地输电就达99亿千瓦时,比上年增长25.1%。因此拉闸限电成了家常便饭。为解决电力短缺的困扰,广东省的企业和地方上了一批容量5万千瓦以下的小机组。到1999年止,广东省发电装机总容量为3033万千瓦,其中含小燃油机组980万千瓦,5万千瓦以下的小机组达1216万千瓦,占总装机容量的41%。省内结转到“十五”计划的大中型电源建设项目只有岭澳核电站两台90万千瓦机组一个项目。2000年至2005年的第十个五年计划期间,如果电力需求按年均增长7.2%来测算,年均需增长200万千瓦,5年需新增装机1000万千瓦左右,而广东省的预测还要更紧迫些,估计每年要新增290万千瓦,5年需新增1400万千瓦。

p59

北戴河会议朱镕基力主“西电东送”

朱镕基:如不能完成向广东送电1000万千瓦任务,我总理辞职

2000年8月初,在北戴河举行的中央办公会上,时任广东省委书记的李长春同志带去的一个重大议题就是要求中央批准在“十五”期间广东省新建1000万千瓦机组。

1998年3月,朱镕基同志就任国务院总理后就遇到了1998年夏季特大洪水,因此他上任后的第一个春节就到受水灾最严重的湖北省考察、慰问。第二年的春节,即2000年春节则选择了我国经济最落后的省份之一贵州省考察慰问。这两次春节考察慰问我都陪同前往。俗话用“地无三尺平,人无三分银”形容贵州省的经济困难。2000年春节,朱镕基总理对贵州的慰问考察进一步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何帮助贵州发展经济,摆脱贫困是朱镕基总理心中考虑的一件大事。因此在2000年8月初的北戴河中央工作会议上,朱镕基总理建议在贵州、云南建设1000万千瓦发电机组,以水电为主,因为那里虽然是穷山恶水,但是对于发展水电却具备得天独厚的条件,然后将电送往广东省,这样可以一举两得,既满足广东省日益增长的电力需求,又为西南部的经济落后省份找到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

但在会上,究竟是在广东省建设1000万千瓦发电机组好,还是从贵州、云南向广东输电1000万千瓦电力好,有了一个小的争论。有人担心,能否完成由外省向广东送电1000万千瓦?朱镕基总理有点动感情了,他站起来说,如果不能完成向广东送电1000万千瓦的任务,我总理辞职。然后,他对与会的国家计委主任曾培炎说,你这个国家计委主任也辞职。最后还是江泽民总书记出来打圆场说,朱总理是清华大学学电机的,他懂电,我们就听他的吧。

李鹏委员长因为非常熟悉情况,针对有些人担心云南、贵州能否增供1000万千瓦电力给广东省的疑虑,他提出可以将三峡原准备全部送华东地区的电力转送300万千瓦到广东省,建设一条从三峡到广东省的± 500千伏直流输变电工程,这样就能补足向广东送电容量的不足。当时正在就三常线(三峡至常州)的± 500千伏直流输变电设备技术与ABB公司进行商务谈判,李鹏同志还建议可以将三峡至广东的三广线与三常线捆绑在一起与ABB公司谈判,增加谈判的筹码。这个建议大家认为很好。我当时陪同曾培炎同志来北戴河开会,住在国家计委的北戴河培训中心。当天下午散会以后,曾培炎同志向我传达了会上的情况,要我连夜根据会议的精神起草拟就从贵州、云南向广东送电1000万千瓦的报告。当晚曾培炎主任和我都没有返回北京,在北戴河培训中心曾培炎主任亲自和我拟就了给国务院的西电东送报告。这就是后来国家计委的[2000]1101号文。好在来北戴河之前,我们已经有所准备和考虑,所以很快根据会议精神修改了有关报告,并且当晚就送设在北戴河的印刷机构打印盖章。当时因为有夏季在北戴河办公的机制,所以印刷和公章都带到北戴河,可以就近拟文、印刷、盖章。我在当晚就送李长春书记一份,第二天就通过公文交换将文件送有关领导同志阅。国务院很快就批准了国家计委的西电东送报告,项目进入了实施阶段。

p60

1000万千瓦从哪里来?

广东、福建未联网是一大遗憾

广东省由于缺电,之前已经在红水河天生桥一级、二级水电站投资,获得了一些份额电,总计169万千瓦。在云南曲靖投资火电站,有5万千瓦份额电,加上在天生桥地区汇集的云南、贵州等地季节性水电40万至50万千瓦,合计可向广东输送的最大电力资源也就只有220万千瓦。要保证长远向广东送电1000万千瓦必须建设云南小湾和广西龙滩两个关键性的大水电站。小湾水电站装机420万千瓦,龙滩水电站装机容量也有420万千瓦,建成后可向广东送电230万千瓦,但是这两个大型水电站建设工期要长达8年,即使马上开工也无法在“十五”期间向广东送电,因此必须加快开工建设贵州和云南省内一些电价低、工期短、见效快的电源项目,包括能补充水电运行的一些火电项目,例如纳雍两台30万千瓦,安顺二期两台30万千瓦,加上新增云南省季节性水电100万千瓦,可在2003年增加外送电源220万千瓦左右,使云南、贵州东送广东电源能力达到440万千瓦左右,同时必须尽快安排广西龙滩和云南小湾两个骨干水电项目开工,以便到2008年以后逐步替代贵州火电容量向广东送电。广西当时还是一个电力输入地区,是没有能力向广东送电的。

这样平衡下来,向广东送电1000万千瓦还是有相当的缺口,因此三峡向广东送电300万千瓦至关重要,应当尽快建设从三峡到广东的三广± 500千伏直流输电线路。同时湖南省听到这个消息后积极性也很高,他们建议在湖广交界处的鲤鱼江建设两台30万千瓦火电机组,可以点对网全部送广东。在这个过程当中,很多同志出谋划策。原电力部副部长姚振炎同志曾提出将川渝电网与云贵连接起来,既可解决二滩电力消纳问题,也可增加对广东的送电。但是后来在论证的过程中,由于从四川连接云贵的输电线路建设也有诸多困难,所以最后还是放弃了从川渝电网向云贵,再向广东送电的方案。二滩的电仍通过建设万县到三峡的线路(三万线),再经过三常线向华东电网供电,把川渝电网和华中电网连接成一个新的华中同步电网。此外,还设想过将福建电网和广东电网相连,将福建省内多余的电力送往广东。这个设想我是非常赞成的,但后来由于电力体制改革,福建电网归属国网公司,而广东电网归属南方电网,有了这两个不同的婆婆,广东与福建联网的设想就被搁置起来。另一方面,对于广东、福建电网联网福建省是很积极的,但广东省由于仍想着在自己省内建设发电厂,对两省联网不太积极,直至今天也未能实施,这是一个很大的遗憾。

拉开西电东送工程的大幕

西电东送实行低电价,消除疑虑,形成共识

p61 声势浩大的西电东送工程序幕拉开了

声势浩大的西电东送工程序幕拉开了

西电东送工程横跨数省区,建设内容包括水电、火电等电源建设,也包括长距离的高压交、直流输电工程,是一个系统工程,各地间的协调工作量也大,必须得到沿线地方各级政府和人民群众的支持和理解,发挥社会主义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越性,实施好这项世纪工程,必须统一思想,统一认识。广东省虽然坚决执行中央关于西电东送的决定,但是在一部分干部中仍然对接受来自云南、贵州的电力持有疑虑,担心不能按计划完成向广东送电1000万千瓦,会影响广东省的电力供应,拖广东省经济发展的后腿。也有人担心,西电东送的成本会比在本省建设电厂要高,本省得不到税收。对此,我们要求做到云南、贵州输到广东省的落地电价要比广东省本地燃煤发电的平均上网电价每度电低2~3分钱,这样广东省就没有理由不要西电了。

为了树立信心,营造一定的建设氛围是十分必要的。我决定要以大的声势拉开西电东送工程的序幕,经商南方电力公司和云南、贵州、广西、广东,把西电东送工程的第一个开工典礼选择在贵州乌江上的洪家渡水电站举行,同时东风水电站、引子渡水电站和乌江渡水电站扩机等6个项目也同时开工。主会场设在洪家渡水电站。2000年11月8日开工当天洪家渡水电站红旗飘扬,锣鼓喧天,开工命令一下,沿乌江峡谷两岸预埋的爆破炮眼万炮齐鸣,开工仪式举行得非常成功,极大地鼓舞了完成西电东送工程的信心。

不久我们又组织了更大规模的第二次西电东送工程开工项目,一共有6个电源项目和3项输电工程项目,共计9个项目同时开工。电源项目有贵州的黔北电厂、纳雍电厂二期、安顺电厂二期、贵阳电厂扩建,湖南的鲤鱼江电厂和云南曲靖电厂二期工程也同时开工。输电工程开工项目有:三峡至广东的± 500千伏直流输变电工程,贵州至广东的± 500千伏直流输电工程和贵州至广东的500千伏交流输变电工程。开工主会场设在贵州省的黔北电厂工地,由时任贵州省委书记的钱运录同志和我主持。这两次大规模的西电东送工程项目集中开工可以说是拉开了西电东送工程的大幕,鼓舞了士气,振奋了精神,增强了信心,西电东送工程已经成了大家的共同意志。

“五大战役”提前完成1000万千瓦送电任务

新的西电东送工程实施之前仅有天生桥向广东送电的输电线路还在建设中,要完成向广东送电1000万千瓦任务,输电工程的建设是一个重头戏,而且涉及跨省区的协调。南方电网公司承担了最重要的任务。时任南方电网董事长的袁懋振同志是西电东送工程的积极支持者和实施者。他身体力行,进行谋划,率领南方电网公司广大职工积极投入西电东送工程建设,我和他之间工作配合得很好。我们共同商议实施“五大战役”,分期分批配合电源建设完成向广东送电的输电线路建设。

“五大战役”的具体建设情况如下:

第一战役是天生桥—广州±500千伏直流输电工程。该工程起于贵州天生桥换流站,落于广东广州换流站,线路全长960公里,输送容量180万千瓦。该在建工程要确保于2000年底单极投产,2001年6月双极投产。西电送广东的能力由原来的120万千瓦增加到300万千瓦,迈上了一个大台阶。

第二战役是天生桥—广东第三回500千伏交流输变电工程。该工程西起贵州天生桥换流站,东至广东茂名变电站,包括新建广西百色开关站、南宁变电站,扩建天生桥换流站和广西玉林变电站、广东茂名变电站等工程。线路全长797公里,变电容量150万千伏安。工程于2002年6月建成投产。由此,西电送广东形成“三交一直”新格局,整体送电能力由300万千瓦增加到超过370万千瓦。

第三战役是贵州—广东500千伏交流双回输变电工程。该工程西起贵州青岩变电站,东至广东罗洞变电站,包括新建广西河池变电站、贺州变电站,扩建广西柳州变电站、广东罗洞变电站等工程。线路全长1800公里,变电容量150万千伏安。工程于2003年6月底建成投产,增加向广东送电能力150万千瓦。同时建成投产广西平果、河池可控串补工程,增加输电能力50万千瓦。西电送广东总规模突破500万千瓦。

第四战役是三峡—广东±500千伏直流输电工程(由国家电网公司投资建设)。该工程起于湖北荆州江陵换流站,落于广东惠州鹅城换流站,线路全长962公里,输送容量300万千瓦。该工程于2004?年1?月单极投产,2004?年6?月双极投产,增加向广东送电能力300万千瓦。

第五战役是贵州—广东±500千伏直流输电工程。该工程起于贵州安顺换流站,落于广东肇庆换流站,线路全长882公里,输送容量300万千瓦。该工程计划2005年6月、实际在2004年9月双极投产,增加向广东送电能力300万千瓦。

“五大战役”全部完成后,南方电网公司西电送广东总的通道输送能力达到1088万千瓦,至2004年9月,“五大战役”所有电网项目圆满完成,比原计划提前了15个月。

西电东送工程:中国电力史的重要篇章

云南小湾水电站和广西龙滩水电站这两个各420万千瓦的大型水电工程在2001年之后也陆续开工建设,于2009年和2010年相继建成发电,按计划成为向广东送电的骨干电源。在完成西电东送向广东送电1000万千瓦任务之后,南方电网公司又持续开展西电东送工程的建设,“十二五”期间,南方电网已经形成“八回交流、八回直流”共16条500千伏及以上西电东送输电通道,最大送电能力达到3500万千瓦,累计送电量7140亿千瓦时,成为世界上最宏伟的交直流混合输电电网,也为广东省的减排作出了重要贡献。三广线和三常线两条± 500千伏直流输电线路捆绑在一起与ABB公司谈判也增加了谈判筹码,为引进消化吸收先进技术,实现500千伏直流输电装备国产化发挥了重要作用,也为以后± 800千伏特高压直流研发奠定了基础。现在已经建成世界上第一条云广± 800千伏特高压输电线路,输送容量500万千瓦。西电东送工程的实施是西部大开发战略的一项重要内容,不仅满足了广东省日益增长的电力需求,同时也支援了西南部经济欠发达省份的经济发展,为云南、贵州找到了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不仅保护了青山绿水,而且把资源优势转化为宝贵的能源资源,实现了绿色、协调发展。电力已经成为贵州省的支柱产业,上缴的财政税收占有较高比例。同时来自云南、贵州的西电到达广东省的落地电价比广东省本地燃煤发电上网平均电价每度要低2分钱左右,对广东省而言经济性也是好的。西电东送这一世纪工程发挥了多赢的效益,成为中国电力发展史中的一个重要篇章,全世界也为之侧目。

(本文图片如无特别说明均由本文作者提供)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崔晓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