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区域 > 正文

【寻找中国创新榜样】GEP语境下城市承载力的保值增值

文章导读: “GDP”——国内生产总值,一个改革开放以后渗透到国人血液里的词汇。作为国际公认的衡量国家、地区经济状况的核心指标,它自然成为各级主政者的不懈追求。

p41 深圳市盐田区大梅沙海滩全景 詹雨生 摄

深圳市盐田区大梅沙海滩全景 詹雨生 摄

【寻找中国创新榜样】深圳市盐田区首创城市生态量化考核体系与GDP相向而行

GEP语境下城市承载力的保值增值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王克 | 广东深圳报道

“GDP”——国内生产总值,一个改革开放以后渗透到国人血液里的词汇。作为国际公认的衡量国家、地区经济状况的核心指标,它自然成为各级主政者的不懈追求。当历史发展到今天,触目惊心的环境牺牲引发“持续健康发展”呼声渐长,“GEP”,这一反映生态状况的概念走到台前。深圳市盐田区凭借“首创‘城市GEP’(城市生态系统生产总值)考核体系及运用”荣获“中国政府创新最佳实践奖”,则使前往当地调研的《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看到了具象的典范。

赋予城市生态市场属性

作为改革开放以后建立的第一个经济特区,深圳曾以“中国速度”之象征令世界刮目相看。然而,边陲小县弹指之间实现工业化、城市化、现代化、国际化,严重透支了当地的生态资源。2005年5月16日,中国共产党深圳市第四次代表大会工作报告归纳出四个“难以为继”,直指土地、能源、人口、环境都是深圳未来发展的致命瓶颈,而今时间已逾10年,形势未见根本扭转。

在深圳市面积最小的行政区盐田,情况似乎更加不容乐观——74.63平方公里土地68%被划入生态保护“红线”,可开发的不到1/3且布局分散。如何在确保生态环境免遭破坏甚至不断改良的前提下保持经济持续快速发展?盐田区委、区政府历任领导一直没有停止思考,2014年推出“城市GEP”当可看作此类思考最为重要的成果之一。

盐田区委书记杜玲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城市GEP”包括自然生态系统为人类福祉所提供产品和服务的价值,以及通过城市规划、城市管理、城市建设等方式对人居生态环境进行维护和提升所创造的生态价值。构建“城市GEP”的目的是建立一套能够计算城市生态系统提供的产品与服务价值、体现城市生态环境管理的贡献、凸显城市生态保护的成效、反映城市可持续发展水平与状况的统计与核算体系。

据盐田区区长吴德林介绍,“城市GEP”核算体系包含三级指标,其中,一级指标2个,即“自然生态系统价值”和“人居环境生态系统价值”;二级指标11个,包括生态产品、生态调节、生态文化、大气环境维持与改善、水环境维持与改善、土壤环境维持与改善、生态环境维持与改善、声环境价值、合理处理固废、节能减排、环境健康;三级指标28个,包括直接可为人类利用的食物、木材、水资源等价值,间接提供的水土保持、固碳产氧、净化大气等生态调节功能以及源于生态景观美学的文化服务功能,水、气、声、渣、碳减排、污染物减排等等。

“‘GEP’的概念本来不是我们的原创,2012年,作为与‘GDP’相对应、用于衡量生态状况的统计与核算体系,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和中国科学院提出了‘GEP’,2013年,这一概念及其相关应用被引入我国部分地区,但到目前为止,考察对象仍仅限于自然生态。”杜玲说,“如果仅靠自然生态系统的自我降解、自我调节,那是不能解决城市生态问题的,‘人的努力’也就是人的管理行为所付出的代价及创造的价值必须纳入这一体系进行考察。这就是盐田在‘GEP’基础上深化和升华出‘城市GEP’的意义所在。”杜玲认为,城市经营是有成本、讲效益的,必须让城市的管理者、经营者认同并学会计算规划、建设、管理所需的成本和创造的价值,要将单纯自然生态系统生产价值的测算拓展到自然生态价值和人居环境生态价值的综合“计量”,并给长久以来一直被人们误以为是“无偿提供”的城市生态要素赋予市场属性以达到可量化、可考核的目的。“比如说,盐田国际码头有150台龙门吊,我们对其进行‘油改电’以节约80%的燃油成本、降低50%的噪音和95%的废气排放;港区内280辆拖车进行‘油改气’以减少98%的污染排放;推广使用‘绿道自行车’减排大气污染物约150吨……几者相加创造生态价值约1.5亿元。”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盐田得到了这样一组数据:2014年该区“城市GEP”为1081.73亿元,是当年GDP的2.4倍;按人口和面积平均计算,为49.96万元/人、14.5亿元/平方公里。其中,自然生态系统总价值占65.23%;人居环境生态系统总价值占34.77%。吴德林对这组数据的解读是:因为重视自然环境保护,盐田区自然生态功能维持在相当好的状态;而建造环境净化设施、实施生态修复工程等一系列人为措施则有效地改善了城市生态。

p43 “盐田国际创意港”是盐田区产业转型升级的典型案例之一,是因盐田老工业区“腾笼换鸟”而形成的深圳第一个“电子商务+文化创意”双产业融合、双产业驱动复合型产业园区。

“盐田国际创意港”是盐田区产业转型升级的典型案例之一,是因盐田老工业区“腾笼换鸟”而形成的深圳第一个“电子商务+文化创意”双产业融合、双产业驱动复合型产业园区。

城市GEP成为官民共识

在盐田调研“城市GEP”期间,《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听闻最频繁的一个说法是“GEP”与“GDP”的“双运行、双核算、双提升”。杜玲告诉记者,与“三双”对应的是“三进”,即“GEP”的“进规划、进决策、进考核”,政府每年都会核算“GEP”指数并与“GDP”指标同时分解纳入干部政绩考核体系、生态文明考核体系和官员离任审计体系,“GEP不降低”则作为“底线”形成政府的决策指引和行为约束。对于普通市民,则采取教育和激励相结合的办法引导其积极参与。

吴德林认为,让所有干部乃至全体市民懂得并主动投身“城市GEP”体系建设,光有概念远远不够,必须拿出一整套既科学严谨又方便实用的核算方法。据盐田区环境保护和水务局副局长吴飞虎介绍,盐田区的“城市GEP”体系中,“自然生态系统价值”的核算方法主要有4种,直接市场法、替代市场法、条件价值法、成果参照法;“人居环境生态系统价值”的核算方法主要有两种,替代工程法、防护费用法。上述6种核算方法中,除了条件价值法是主观方法,其余5种都是客观方法。“以处置餐厨垃圾为例,我们将其所创造的价值分为减量价值、处理价值和资源化利用价值。采用替代工程法计算,盐田区2014年餐厨垃圾治理成本为198元/t;100t餐厨垃圾经综合处理后大约可以产生5.56t生物柴油、5800m3沼气和16t有机肥料;生物柴油和有机肥料的市场价格分别为6000-7000元/t和1500元/t,5800m3沼气可发电22700kWh,由此得出:餐厨垃圾的固废资源化利用价格为783元/t。”吴德林认为,“如此直观的数据无疑会坚定政府加大餐厨垃圾处置投入的决心,市民的配合程度也会大大提高。”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盐田区城管局得到的材料显示——到2015年底,该区公共自行车租借量达到5322万次,骑行总里程为66525万km;将自行车行驶总里程数换算成替代机动车出行节约的汽油使用量,共节省汽油55881m3,等于减少碳排放量12.93万吨。

作为“城市GEP”体系建构具体操作层面的“牵头人”,盐田区副区长王守睿谈及区委、区政府近年来为该体系所做的努力及取得的成果可谓“如数家珍”:“在深圳市,盐田率先创建国家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率先举办生态文明建设高层研讨会、率先出台建设国家生态文明示范区的决定、率先编制生态文明建设中长期规划,同时,创新发布城市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核算体系研究成果、创新建立生态文明建设考核制度、创新公共自行车运行管理机制、创新港口绿色发展机制、创新垃圾减量分类长效机制。立竿见影的效果是——优质饮用水入户比例全市最高;排水达标小区覆盖率全市最高;省级宜居社区建成率全市最高;建成区人均园林绿地面积全市最高;绿道网系统平均密度全市最高;公共自行车系统租借频次全市最高;水土保持监督管理能力建设全市最好;空气质量及水环境质量全市最优……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盐田区PM2.5年均浓度已降至25微克/立方米以下,达到了欧盟的相关标准。”王守睿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几年间,盐田区荣获10个国家级奖项、4项省级奖、7项市级荣誉。全市唯一4次夺得生态文明建设工作实绩考核(原环保实绩考核)第一名,4次获得治污保洁工程考核第一名,唯一两次荣获节能目标责任考核第一名,唯一连续3年荣获市容环境综合考核第一名,唯一连续3年获评查违共同责任考核优秀单位,唯一生态类改革项目《运行完善区生态文明建设考核办法》荣登全市改革‘超百分项目榜’,生态文明建设和绿色福利促进机制改革获全市民生改革项目公众满意度测评总分第一,生态文明建设始终在全市保持领先示范地位。”

城市承载力是共享目标

“‘GDP’和‘GEP’看起来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因为发展经济必然要动用环境资源,因此我们许多干部都十分担心保护自然环境会影响经济发展。而盐田的实践已经充分说明,这两者相辅相成而不是非此即彼,不‘唯GDP’不是简单地否定‘GDP’,更不是为了‘GEP’给‘GDP’做‘减法’,尽管‘盐田样本’从统计学的角度观察或许还有待进一步拓展认证。我们可以借用一句‘外交辞令’——如果矛盾的双方终极目标一致、具有共同愿景,不同的诉求也可以从不同的出发点向着共同的利益点接近,也就是所谓的‘相向而行’,‘城市承载力’的‘保值’、‘增值’应当就是‘GDP’和‘GEP’的共同利益之所在。发展是第一要务,双运行、双考核、双提升的最终目的是双提升。”杜玲在与《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的交流中这样认为。

“‘离开GEP追求GDP不可持续;离开GDP空谈GEP没有意义’,盐田区历任党政领导在这个问题上是有高度共识的。”吴德林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新兴业态落地生根,‘创造高端经济增长极’就是这一理念的具体实践。”

盐田是我国现代黄金珠宝产业的重要发源地,区内集中了150多家黄金珠宝加工企业。黄金珠宝的加工过程似乎不可避免地会产生污染,但盐田却没有简单地对其实行“关停并转”,而是提出要“把黄金做成绿色”。《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盐田看到了一份当地政府《关于加快黄金珠宝产业转型升级的决定》,该《决定》明确提出将黄金珠宝产业转型升级作为推动辖区产业转型的主攻方向,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环保节能改造升级。根据这一《决定》,黄金珠宝加工企业必须满足“无色无味无噪”要求,政府则为企业的技术改造提供补贴。另据了解,盐田区正在依托产业集群加快推进国家珠宝文化创意产业基地建设,力图打造一条“黄金珠宝总部走廊”。

为了促进产业转型升级,盐田区确定把生物产业作为重点产业,到《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调研时,盐田已聚集了一大批生物科技企业,形成了深圳独有的生物产业高地。华大基因已逐步发展成为世界第一大基因组测序与分析中心,在基因组和生物信息领域处于国际领先水平。海滨制药研发项目糖尿病类药物已完成阶段性试验,重点品种鱼油脂肪乳完成验证工作,在其新立项的4个品种中,吸入制剂为全新领域。安多福动物药业有限公司研发的“聚维酮碘口服液”获得新兽药注册证书,填补了国内外非抗生素药物用于动物肠道疾病治疗的空白。

盐田区经济促进局有关人士给《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提供了另一个产业转型升级的典型案例——“盐田国际创意港”——这是因盐田老工业区“腾笼换鸟”而形成的深圳第一个“电子商务+文化创意”双产业融合、双产业驱动复合型产业园区。按照相关规划,该园区将充分利用深圳其他城区不可比拟的港口、物流条件,实现“电商港+物流港”交融互补,“文化港+旅游港”共同繁荣,成为“新品质新盐田”的转型载体和升级样板。

杜玲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习近平总书记今年1月18日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再一次指出,生态环境没有替代品,用之不觉,失之难存。要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推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协同推进人民富裕、国家强盛、中国美丽。盐田推进“城市GEP”决心更加坚定了。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注意到,与“常量”评价相比,更加重视研判“城市GEP”的“变量”是盐田区GEP考察体系的一大特征。究其原因,不与其他地区横向比较而侧重于竖立动态反映本地实际状况的“历史标尺”是关键所在。用吴德林的话说,这叫“自我纠偏、自我平衡、自我优化”,其目的是通过监控“GEP”与“GDP”的变化曲线,寻找两者兼容共生的规律和契合点。但吴德林认为,侧重自我检点不等于没有普适意义,盐田的试验是能够复制的。王守睿则形象地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老百姓叫好、体制内接受,盐田是一只可供解剖的麻雀。”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张芳超)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