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宏观 > 正文

厉以宁:调整供给侧国企改革要跟上

文章导读: 今年国家统计局第三季度的公报中透露出一个重要的信息,是什么呢?就是第三季度,我们第三产业的产值已经占到了GDP的51.4%,这是有重大意义的。

【宏论】主旨演讲

调整供给侧,国有企业改革要跟上

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教授 厉以宁

p030 中国现在已经进入到一个转折点,第三产业产值占比已经超过了50%。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有中国的特殊情况:我们的工业化并未完成,仍处在工业化时期,要继续推进工业化。

今年国家统计局第三季度的公报中透露出一个重要的信息,是什么呢?就是第三季度,我们第三产业的产值已经占到了GDP的51.4%,这是有重大意义的。

因为从人类经济发展阶段来讲,一般要经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农业社会,第一产业占主要位置;第二阶段为工业化时期,第二产业占主要位置;第三阶段为后工业化时期,以第三产业为主,占到50%以上。发达国家经历过这样一个飞跃,他们的第三产业在经济中占比达60%~70%,甚至比70%还要高。

中国现在已经进入到一个转折点,第三产业产值占比已经超过了50%。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有中国的特殊情况:我们的工业化并未完成,仍处在工业化时期,要继续推进工业化。工业化完成的标志是什么呢?从一个大国来讲,通常是这样一个标准,即高端的制造业,特别是成套装备的制造业居世界领先地位。我们离这个标准还有距离。有些企业界的同志跟我说,我们要更换设备,我们更换设备的时候,主要考虑什么呢?主要考虑是在德国买?意大利买?还是在日本等西方国家买?没有人说,我们是在上海买、在哈尔滨买还是在天津、北京买。我们只是制造业大国,还不是能够在这方面具有领先地位的制造强国。

农民的知识结构正在变化,新的人口红利正在产生

怎么完成工业化?第一,加快创新。创新才能够支持我们不断走向高端的制造业,走向成套装备的制造业。这是当前第一个需要做的。第二个需要做的,就是必须在这个过程中继续发展第三产业。发展第三产业的好处在哪里呢?它解决了就业问题。第三,我们的人才要更新。中国的人口红利已经没有了,中国的人口红利来源于过去廉价劳动力占多数。廉价劳动力现在枯竭了,新的人口红利正在产生。

我们在几个省份考察,比如我的家乡,江苏扬州的仪征市,那里的田都是很好的良田,现在仪征的农民都到外面去帮人家理发、搓澡、修脚去了,因为收入高;仪征的田谁来种?苏北农民。我在浙江考察,杭嘉湖一带,农民不种地了,去做小微企业去了,经商去了;地谁来种?安徽农民。这就意味着农村正在发生一个巨大的变化,农民在学技术。

我在丹麦考察时,和一个农业职业学校的校长交谈。我问他:你这个学校培养什么呢?他说:我们培养的是家庭农场接班人,因为家庭农场主年纪都大了,自己的孩子必须要懂农业技术、懂管理经营。这种情况也正在中国发生。我们在几个地方都看到农村在办各种培训班,第二代农民准备接父亲的班来经营家庭农场,这就意味着农民的知识结构在变化,这是中国未来的新现象。新的人口红利从这里产生。

我们在国内考察时发现,职业技术教育已经热起来了。云南楚雄办了大量的职业教育学院,提供很好的设备,向沿海输送技术人才。贵州的毕节学院原来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现在已变成了一个职业技术学院——贵州工程综合学院;原来,毕节学院的学生不好找工作,现在,90%以上都是企业订购了,往沿海输送人才。

我们怎么样使制造业能更上一层楼呢?依靠年轻人。你们到北京的中关村看看去,北京大学周围看看去,新成立的咖啡馆,每天都坐满了人。有大学生、研究生、年轻教员,还有中国科学院一些年轻的研究员,还有民营企业家。他们在谈些什么呢?谈创意、创新、创业。

美国《华盛顿邮报》几年前刊发的一篇文章中就提到,中国将来的前景,不是看GDP增速,也不是看GDP总量,而是要看年轻人在多大程度上参与创意、创业、创新。这和30年前美国的情况一样,当时比尔·盖茨这些人都是大学周围咖啡馆的常客,这就是中国的变化。当然,我们需要有大量的技术人才、专业人才,要有大量参加创新的接班人。

p033 厉以宁(左)与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周铁农在论坛现场亲切交流。_副本

厉以宁(左)与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周铁农在论坛现场亲切交流。

供给侧调整三大内容:部门结构调整、区域经济结构调整、技术结构调整

现在强调互联网,强调互联网的精神,强调创新的驱动,都符合规律。因为中国现在正提出一个问题,就是供给、需求两方面发力。两方面发力,能够把我们的宏观经济搞得更好。因为需求调节是解决近期的问题,比如经济过热了,抑制需求;经济冷了,刺激需求。多年来大家就是这样做的。供给的调节,长期不在主流经济学的范围之内。

增加供给靠什么?技术创新。没有创新,没有新的供给,市场打不开。我们长期是需求方面的调控,需求调控是近期调控,因为它解决的是近期的问题,而供给调控是中长期的调控,中长期的管理一般需要好几年,甚至十年。

供给调控什么内容?三大内容:第一,部门结构调整,该淘汰的淘汰。第二,区域经济结构调整。第三,技术结构调整,应该把新技术放在前面,这样的话,供给的调控才能完成。

需求的调整和供给的调整是互动的,两端都发力,这属于一个中长期和短期、近期调控的配合,中国需要过这一关。

这一关在什么地方?从供给方面讲,实际上就是国有企业改革要加快,因为通过国有企业改革加快,国有企业除了要害部门以外,一般的竞争性行业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国有资本的限额没有,因地因行业而异就好。推动了混合所有制,企业就有独立生产经营,它来进行结构调整。结构调整,宏观上的作用必须和微观的作用配合在一起,没有企业作为自主经营者,是没法搞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还应该看到,最近一些新的政策,采取共享制度,就是职工持股制度,把骨干工人稳住了,留住了,而且是非终身制,岗位变了,股权就变了。这样的话,能够真正调动积极性,共享经济也能够实现。

共享经济的概念怎么来的?从经济学中自然引申出来的。大家知道,在经济学家中有一个共识,物质财富包括利润,是物质投资者和人力投资者共同创造的。既然是两者共同创造的,为什么利润的分配只归物质资本投入者所有,而人力资本投入者的收入来自成本,成本中的工资部分,这就明显不合理。于是就有职工分享利润,用股权奖励的办法来分享。这个都是一些重要的变化。所以,供给方面的发力要跟上,国有企业的改革要跟上,国有企业才能成为独立市场经济主体。

2016年中国经济势头正在变好

中国经济没有什么大问题,不要听信国外有些人说的“中国经济遇到了这个困难、那个困难”。不是的。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因为我们要结构调整,我们要改变发展方式,我们要大力培养新的专业人才、熟练技工,这都是一个较长的过程,不是短期内能够奏效的。但是,只要我们的方向不变,持续进行,我们会得到应有的成果。

有人问我,你对2016年经济形势怎么看?我认为,势头正在变好。因为经济下滑,它总要破解的。破解靠什么?创新,包括体制的创新,包括管理的创新,包括营销方式的创新,也包括科技的创新。创新不是立竿见影的,它有一个过程。但是,只要我们在这个方向上走,坚定我们的步伐,保持新常态下的中高速增长,重在质量,重在效率,重在新人的培养上,我相信经济会逐步地稳定上来。就是开放,我们的观念也变了,现在谈开放和过去20年谈开放一样吗?不一样。20年前谈开放,主要是引进外资,现在不是了。现在的开放是争取国际上的联系,重点在互惠共赢,我们帮助大家一起建设。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贾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