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湘电股份定增25亿求“亏损止血” 需靠国企改革提高资产质量

“中国这次出口巴基斯坦的8艘潜艇,全部采用湘电的电机。” 湘潭电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湘电股份”,600416.SH)总经理赵亦军表示。

p68 中新社

中新社

【产业·公司】湘电股份:再定增25亿求“亏损止血”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曹昌 李永华 | 湘潭报道

“中国这次出口巴基斯坦的8艘潜艇,全部采用湘电的电机。” 湘潭电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湘电股份”,600416.SH)总经理赵亦军表示。

10月14日,国内外媒体纷纷聚焦中国对巴基斯坦的潜艇出口交易。据公开报道,此次出口巴基斯坦共8艘潜艇,而巴基斯坦目前所拥有的潜艇总数也只有8艘。除数量之外,中巴潜艇合同总价值高达40亿~50亿美元,是中国迄今最大的武器出口交易。

在舰船的制造成本中,驱动系统占比较高,这意味着湘电股份在该合同中可能受益匪浅。舰船综合电力系统正是湘电股份转型突破的主战场。

定增25亿元,“十三五”目标20亿元

10月16日,湘电股份股东大会通过公司符合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条件的议案。定增方案显示,湘电股份拟募集资金不超过25 亿元,其中19.3 亿元用于舰船综合电力系统研究及产业化项目。该项目预计2018 年达产,可年产各类电机及控制元器件76 台(套),产值20.89 亿元,主要用于为我国军用舰船提供以电力为主要动力的驱动系统(即全电推进系统)。

全电推进系统被视为舰船动力技术的一次重大变革,是全球海军舰船发展的主要趋势,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均曾发布相关规划。相较于传统的机械驱动方式,全电推进系统节能、低噪音、占用空间少;更重要的是,其具有电力实时调节的功能,这对于大功率探测装备、电磁弹射装置、电磁阻拦装置、激光武器等高能耗的先进武器至关重要。

湘电股份董事、副总经理李吉平介绍,电传动是趋势,不仅是舰船,第四代坦克、无人潜艇都要做电传动,民船也会朝这方面走。

湘电股份的母公司湘电集团是一家老牌军工企业,其前身湘潭电机厂自“一五”期间被列入国家 156 项重点建设项目以来,60多年来一直承担中国军用舰船电机、电控及大容量断路器成套设备的制造任务,拥有一类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二级保密资格单位证书。

“湘电是国家唯一的潜艇电机供应企业,目前,在舰船用电机方面,湘电还没有竞争对手。”李吉平表示。

不少证券研报纷纷看好其军工板块,甚至誉为“海上特斯拉”。实际上,湘电股份的军品板块规模并不大。李吉平坦言,因保密要求,其军品具体财务数据并未公开,主要涵括在直流电机与备品备件中。2014年年报数据,2014年,以上两项合计销售收入约4.11亿元。

“今后的扩张以海军为主,下一步是向海陆(海军和陆军)并行,‘十三五’的目标是收入20亿元。”李吉平称,今后还将向民品拓展,其主要目标是取代进口电机。

发力军品,产品格局大调整背后是湘电股份的人事变局。2015年5月,主政湘电股份10年的周建雄卸任董事长,新掌舵者是曾任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江麓机电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的柳秀导。

风电回暖,震荡后谨慎发展

军品虽被寄予厚望,短期内却仍难擎大旗。目前,湘电股份真正的大头仍在风电。据湘电股份年报,其2014年风电业务实现收入41.76亿元,占公司营收比重54%,风机出货量约600 台,同比增幅约23%。

虽然市场回暖,湘电股份在风电市场却不敢跃进。“我们不再单纯追求规模。”赵亦军称,目前在手订单超过1000台,但今年只准备新增200台。

前几年的风电市场震荡让湘电股份心有余悸。

2006年,湘电集团组建湘电风能有限公司(下称“湘电风能”),湘电股份持股51%,湘电集团持股49%。2011年4月,在风电红火之时,湘电集团趁势将所持湘电风能股权全部注入湘电股份,作价7.19亿元。此后,湘电风能经营状况急转直下。2011年、2012年,湘电风能营业收入分别为29.22亿元、25.61亿元,利润分别为-0.65亿元、-4.34亿元,导致湘电股份2012年交出上市以来的首份亏损年报。

风电行业的付款模式成为湘电股份应收账款长期居高不下的主要因素。“风电行业资金占用大,回款时间长,一般是装机连续运行240小时以后,付款90%。”赵亦军解释,今年湘电风能回款大幅改善。

风机叶片的产能瓶颈也制约着其风电扩张。赵亦军称,叶片的国内产量跟不上,满足不了需求。湘电集团只能提供300套叶片,明年的700套生产能力要全部锁死,只提供给湘电股份。

最让赵亦军担心的是风电市场的短期火爆难以持久。“今年风电市场火爆的一个政策原因是,明年电网调价,并网电价从0.61元下调至0.59元,因此出现抢装潮。”

需靠国企改革提高资产质量

“这次注入湘电股份的并非湘电集团的全部军工资产。”湘电股份董事会秘书李怡文说。

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作为湖南省首批国企改革试点企业,湘电集团早在2013年即上报了改革方案,目标之一是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逐步建立类似中联重科的股权结构;目标之二为资产证券化,以湘电股份为平台,实现主业整体上市,将非主业剥离或者移交。

不论是混改还是整体上市,湘电集团必须首先甩掉老国企的种种包袱。2015年9月11日,湘电集团全面启动分离移交办社会职能工作。湖南省委副书记、省长杜家毫亲自出席签约仪式,足见其工作之重与难度之大。

“第一波是剥离中小学、公安局;第二波是剥离离退休人员的管理与社区,希望5年以内完成。”湘电集团党委书记、总经理陈飞翔表示。

资本市场更关注的,则是其资产质量。

近4年,湘电集团合并报表营业收入始终徘徊在100亿元附近。其2014 年营业收入102.59亿元,净利润亏损4亿元。

湘电股份则背负着资产负债率高、财务成本高、应收账款高等几座大山,如其资产负债率近四年始终超过80%,最高达86.36%,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为此,湘电股份频频从资本市场输血:2010年,湘电股份有偿配股募资9.4亿元,其中4.6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2011年发债9.5亿元,全部用于还债与补流。2014年与2015年两次定增,又以合计8.63亿元用于补流。

即便如此,仍是杯水车薪。2015 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3.66 亿元,亏损657.87万元。赵亦军说:“今年的目标是亏损止血。”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正正)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