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易宪容:人民币不存持续贬值基础 但贬值预期短期难改

随着中国经济总量越来越大,经济增长速度放缓是很正常的事情,全球市场对此根本不用过多地担心。

人民币不存在持续贬值基础 但贬值预期短期难改变

●保持人民币企稳是当务之急,否则人民币的贬值预期可能恶化

● 在外国投资银行来看,房地产泡沫破灭担心是存在的

● 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放缓是正常现象,全球市场对此根本不用过多担心

随着中国经济总量越来越大,经济增长速度放缓是很正常的事情,全球市场对此根本不用过多地担心。而且中国经济仍然存在着无限增长的潜力,中国有一个无限大的市场,中国居民的消费能力在增强。正是在这意义上,中国政府有能力改变当前的经济局势,让人民币汇率稳定。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 易宪容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9月21日表示,中国完善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的目的,是使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更加市场化。人民币不存在持续贬值的基础,也绝不主张打货币战。

“新汇改”之后,中国人民银行一直在强调,这次人民币贬值主要是校正人民币汇率的中间价与现汇价的偏离,贬值是一次性,并进入市场采取措施让人民币汇率企稳在6.4左右。

可以看出,无论是政策导向上,还是经济基本面上,人民币贬值都“不存在持续贬值的基础”。尽管如此,但市场对人民币贬值预期却难以短期内改变,人民币贬值短期还存在一定压力。

政策与市场预期为何存在分歧?

8月份,中国外汇储备减少了939亿美元,这是连续4个月中国外汇储备下降;中国央行资产负债表中国外资产总额下降了1300亿美元左右;国内全体银行体系的外汇占款下降约1150亿美元。

所以有分析认为,“新汇改”之后,8月份大致有1800亿美元资金流出中国。也就是说,尽管中国央行在“新汇改”之后采取各种围追堵截的方式来减少国人把资产流到海外,但是,这些政策的效果却并不是十分明显。因为,无论中国央行如何对国人把资金流出海外围追堵截,只要预期人民币贬值,国内居民总是有办法让资金流出海外。

也就是说,尽管中国央行一直在强调人民币贬值已经完全释放,但是预期人民币贬值是否结束是相当不确定的。再加最近国外金融机构对人民币贬值预测的升温,更是会增加未来人民币趋势的不确定性。比如继荷兰合作银行早前刊出研究报告预测人民币年内再贬值8%,日本投资银行大和更是预测人民币汇率至明年底前再贬值15%或7.5%水平。

那么人民币汇率趋势的预期为何会有这样的分歧?争论焦点又在哪里?应该注意,人民币的贬值预期一旦形成,要想在短期内得以真正扭转,是十分不容易的。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央行的政策一定要坚持,否则人民币的贬值预期可能恶化。

因为,“新汇改”之后,不仅会导致资金流出中国市场,中国央行如何采取措施堵住这股资金流出是相当困难的。同时,为了稳定人民币汇率,中国央行不得不采取对市场干预的行为。这不仅导致8月份中国的外汇储备大量下降,外汇占款大幅度减少,也导致离岸市场投资者大量地抛弃人民币,而这种情况可能会持续几个月。

国外投资银行为何会预期人民币大幅度贬值?最为主要的依据还是中国金融体系的脆弱性及当前中国经济所面临的风险。因为,在他们看来,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以来,欧美国家金融危机之后企业及家庭更多的是去杠杆,而中国则反之是加杠杆,而且中国的信用极度扩张的程度冠于全球,并由此催生中国经济中存在的一些房地产泡沫、信贷泡沫、地方政府债务泡沫等,这就使得中国金融体系显得十分的脆弱。

比如今年以来中国股市的大起大落、中国银行利润水平创新低及不良贷款快速上升,都是这种脆弱性的具体表现。如果这些泡沫破灭,人民币随时都有大幅贬值的风险。

在国外投资机构看来,在中国金融体系具有脆弱性的同时,中国实体经济所面临的风险也越来越高。因为十几年来造成中国经济繁荣的“房地产化”经济,本身具有极高的风险。中国房地产业原有的模式已经不可持续了,但是当前似乎仍然被当作拉动GDP增长的动力,这就可能让中国的房地产市场面临风险只能增加。更重要的是,中国经济“房地产化”已经成为当前中国经济得以持续发展的障碍。

应该看到,前十几年“房地产化”经济的发展,不仅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中国经济的产业结构调整和中国企业创新的精神与能力(全民都去炒作房地产,企业根本不愿意从事实体经营),也是当前中国居民消费力不足,或中国居民的巨大消费力无法释放出来的最大障碍。

因为,高房价对一般居民来说具有严重的消费挤出效应。所以,中国的“房地产化”经济一开始停滞就立即把中国经济生活中所有的问题都暴露出来。所以,在外国投资银行来看,房地产泡沫破灭担心是存在的。而中国房地产存在的泡沫,同样会造成人民币的贬值预期。

人民币汇率稳定的基础坚实

而从另一方面来说,中国经济具有无限增长的潜力,只要让这些潜力释放出来,就能够保证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地增长。比如,尽管当前中国经济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经济总量开始向美国看齐,但是中国居民的平均消费水平不足美国的平均消费水平的五分之一;当前中国的城市和农村比例基本上是对半开,即目前仍然有一半以上的人为农民,而中国农民的收入水平及消费水平不足城市居民的三分之一,差距同样巨大;还有,东南沿海地区与中西部地区的经济相比,其差距肯定要比城市居民与农村居民的差距还要大;大城市与小城市的差距也是如此。

这些巨大的差距一方面是中国经济面对的问题,同样也是中国经济增长之潜力,如果中国能够进行更多的重大改革,那么这些经济增长的潜力都会释放出来。

也就是说,随着市场化经济全面展开,中国的经济增长潜力正是以不同的方式释放出来,这是谁也无法阻碍的历史潮流。随着中国经济总量越来越大,经济增长速度放缓是很正常的事情,全球市场对此根本不用过多地担心。而且中国经济仍然存在着无限增长的潜力,不仅在于中国有一个无限大的市场,还在于随着中国经济增长,也让中国居民的消费能力在增强。现在的问题就在于中国政府的经济政策如何来引导,如何让中国经济增长的无限潜力释放出来。

正是在这意义上,中国政府有能力改变当前的经济局势,让人民币汇率稳定。不过,由于经济体制改革的不完全同步,目前要让中国经济的增长潜力发挥出来、释放出来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这也是为何国内的投资者也在把其资金流出海外的重要原因所在。

在这种情况下,假如中国央行政策有些许偏差,新的一波人民币的贬值潮随时都可能发生。所以,对于中国央行来说,要彻底地扭转人民币的贬值预期,保持人民币企稳是当务之急。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若一)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