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落户吉林省,外资银行在犹豫什么?

早在2004年,东北迎来第一次“外资银行东北行”活动,此后黑龙江省和辽宁省都进驻了多家外资银行,但吉林省只有两家。

落户吉林省,外资银行在犹豫什么?

同是东三省省会城市,长春只有2家外资银行,而哈尔滨和沈阳分别有7家、10家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何方竹 | 长春报道

恐怕没有哪里的地方政府没动过引进外资的脑筋——特别是外资银行,外资银行的进入被认为可以带来后续外商的投资,进而能够拉动当地经济,提高GDP。今年9月1日,“外资银行吉林行”恳谈会在吉林长春举办,这是东北第二次为引进外资银行举办这样的活动。早在2004年,东北迎来第一次“外资银行东北行”活动,此后黑龙江省和辽宁省都进驻了多家外资银行,但吉林省只有两家。

没有像同期举办的东博会(中国—东北亚博览会)的热闹和精心布置的会场,与会人员聚在一间不大的会议室里。在这里,众多外资银行的代表见到了吉林省委常委、副省长庄严和多位省政府官员。私下里,外资银行代表们交流认为,吉林省迎来了一位懂金融的省长蒋超良,吉林的金融开放和创新也指日可待。

新省长上任,吉林金融被外界看好

在吉林省金融办副主任易晓杰的办公室里,她接受了《中国经济周刊》的采访,谈到为何在这一时期筹办“外资银行吉林行”活动,她告诉记者,引进外资银行一方面是给省内的银行机构起到引领带动的作用,另一方面也会促进省内金融机构的竞争。

而一位不愿具名的参会外资银行代表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吉林省长蒋超良干了20多年的金融,他的思路是非常新的,现在吉林在金融上有一系列动作,应该跟蒋超良的重视分不开。

公开资料显示,蒋超良有丰富的金融管理经验。蒋超良1981年大学毕业后进入农业银行工作。此后历任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分行行长、广州分行行长、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助理,湖北省副省长,交通银行董事长、党委书记,国家开发银行副董事长兼行长等职务。2011年12月,蒋超良出任中国农业银行董事长。

外界对蒋超良的评价是“革新干将”,往往“临危受命”。过往的履历显示,他在出任人行深圳分行行长、广州分行行长期间,适逢亚洲金融危机,很好地处理了沿海地区面临的金融稳定风险。而他调任交通银行之后,则顺利完成了交行上市“三部曲”。这一系列战绩为人称道。

蒋超良履新吉林之后,吉林金融业也迎来了新的变化。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2月,吉林省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立,并在今年7月份得到银监会的批复,成为第三批获得处理银行不良资产资格的地方版资产管理公司之一。2015年4月,吉林省农机金融租赁试点暨农机具抵押贷款购机工作启动,填补了吉林金融租赁的空白。

一系列的举措是为了解决什么问题?恐怕以下数据能够说明一些问题。今年7月份,国家统计局公布今年上半年各省份GDP,吉林上半年GDP增速为6.1%,排名倒数第四。另外,与东北其他两省份相比,截至目前,同是东北三省省会城市,长春有外资银行2家,哈尔滨有7家,沈阳有10家。

一方愿请,一方愿进

易晓杰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2004年时,银监会牵头搞了外资银行东北行活动,从辽宁到吉林到黑龙江,一站一站地走。后来,辽宁的沈阳、大连都有不少外资银行了,哈尔滨也有七八家,但是长春还只有两家,分别是汇丰和韩亚,且体量都不大,像汇丰银行长春分行,员工人数只有十几个。

这次,来到长春的多家外资银行代表参观了长春轨道客车、东北亚国际金融投资集团这两家知名企业,均得到了热情的接待。易晓杰透露,目前已有外资银行对进驻吉林表达了浓厚的兴趣。

来长春的外资银行代表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专访时也纷纷表示看好吉林省整体经济发展。东亚银行(中国)有限公司董事兼行长关达昌认为吉林的优势很多,工业基础好,农业资源丰富。“吉林省目前正处于发展中阶段,这也等于说它未来有很大的发展潜力。经济要发展,不仅企业规模要做大,也需要银行提供金融方面的服务和支持,这对于银行来说有了较大的发展空间。”关达昌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另一位参会的外资银行高管对记者说,吉林省他去了很多次,他认为,吉林的工业结构很有特色,不少民营企业发展势头良好。他对记者说,汽车产业是吉林的支柱产业,这一特征鲜明;同时汽车产业还是朝阳产业。吉林汽车产业链的完整,全国范围内无出其右者。

公开资料显示,吉林省汽车工业以一汽集团公司为核心,可以生产整车,也生产各类专用车和各类汽车零部件。汽车工业体系齐全,可以生产中重型卡车、中高级轿车、轻型车和微型车等,吉林已成为国内规模最大、具有相当实力的汽车制造基地。

上述外资银行高管对吉林的汽车工业体系评价较高,他认为全国其他地区的汽车工业可能主要集中在轿车上,吉林的汽车工业体系是最全的。而且吉林的长春轨道客车也很强,出口的高铁主要以这里生产的为主。

此次参会的部分外资银行代表也纷纷表态,希望在吉林设置分行。关达昌还表示,中国现在很多企业要在海外开展业务或者在海外上市,而外资银行的国际经验比较丰富,在海外有不少网点,希望并且可以为这些“走出去”的中国企业提供优质的金融服务。

还有外资银行高管从另一个层面介绍了引入外资银行的意义。他告诉记者,引入外资银行是引进外商投资的第一步。外资银行的进驻可以带动所在国一大批企业的进驻。虽然外资银行贡献的GDP有限,但其后的放大效应是很强的。

外资银行吐心声:缺人才、缺数据、缺服务、缺效率

既然双方都带着诚意来,为什么从2004年至今,只有两家外资银行进入?在采访中,上述不愿具名的外资银行高管对记者讲述了他们的困惑。

他对于进驻吉林省的困惑之一是人才的外流。他告诉记者,外资银行进驻一个地方,教育水平和人才情况是他们重要的考量因素。因为外资银行如果从外国总部派人员进驻当地,成本相当高,所以外资银行必须从当地人中聘任专业人员工作。如果一个地方高校只有一两所,排名还比较靠后,校友里又没什么知名人士,那这一项在综合评判中得分就比较低。

“吉林的大学很多,而且吉林的职业教育全国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该高管对记者说,“但是人才外流现象严重,目前吉林的人口流出是大于它的人口增加的。留不住人才,这是个问题。”公开资料显示,吉林有本科院校37所,各类专科院校22所,数量居全国中等水平。

易晓杰也谈到了这个问题,她特别强调人才对于发展金融的重要性:“金融是很专业的事情,不是随便来个人就能做的。得让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情。”

优秀人才外流,现有的人员缺乏国际视野和办事能力,有外资银行高管对于吉林目前基层行政人员的评价中流露出不满。他委婉地向记者表示,在吉林办事,行政手续有些繁琐,政府管得比较多,真有事情找政府,往往当时不能解决。“得补充一批年轻的,有朝气、有国际视野的人进入体制。”他对记者说。

除了人才问题,该高管认为信息不畅通也是在吉林调研遇到的问题之一。他说,我们要在一个地方开分行,肯定要了解当地的GDP,吉林的GDP在国家统计局网站上虽然能看到,但是往下找一个具体条目就没有数据了。还有外商投资情况,合同金额多少,实际到位金额多少,这些数据都没有。“但是我们进驻之前,要摸清楚我们国家的企业之前在吉林的投资情况,没有这些数据,或者给的数据对不上,我们很难得出客观的结论。这样的数据在其他很多省份,特别是沿海开放地区都比较容易获得,而且更新很快,吉林这边能够找到的这些数据还是2012年的。”

作为与会代表,关达昌在会上也表示,希望省政府能够提供一些最新的经济数据,让银行可以及时掌握吉林企业的运作情况,从而更好地提供服务与支持。

外资行期待政府服务更有针对性

本次外资银行吉林行活动安排了参会嘉宾走访长春轨道客车股份有限公司。在往来的路上,外资银行代表纷纷谈起对一汽和长春轨道客车的兴趣,记者参与了他们的聊天,实际上他们对于争取到一汽和轨道客车这样的大客户并不抱很大的信心。

“一汽这样的企业,仅此一家就值得你在这里开家分行,但是一汽的业务你很难从别人那里抢过来。如果政府的PPP项目能带我们一起,那也不错。”一位外资银行长春分行代表说。

商业银行是逐利的,但是政府引进银行是希望双赢。某外资银行高管对记者说,由于外资银行在流程上有自己的规则和传统,很多外资银行不适合参与到PPP项目中。

但是该高管认为,吉林不只有一汽、长春轨道客车这样的国有大企业,更有很多民营大企业和发展势头很好的中小企业,政府应该把这一类企业的情况摸清楚,多多宣传这样的企业。

他向记者介绍,他所在的外资银行在中国选择投资的企业,首先是国资委下属企业,子公司孙公司都可以;其次是上市公司;第三虽然没有上市,但是在国内有一定知名度的企业。“不一定要很大规模,如果现金流比较稳,产品有技术含量、卖得比较好,另外经营者的理念比较好,这样的企业就很好。”该高管说。

该高管还告诉记者:“中车和一汽虽然是目标客户,但外资银行争取不到这样的客户,重要的是这样的大企业带动起来的一大批配件供应商,还有基于农业资源发展起来的农副产品加工类企业,这些都是我们感兴趣的。”

外资银行期待政府提供什么样的政策扶持呢?该高管告诉记者,有的地方政府吸引外资往往会承诺存款。但是这个方式并不能够真正长远地帮助到外资银行。“存款放这一年两年,可以一直放下去吗?银行需要自己开拓业务的空间。政府如果要引进外资,应该首先对外资企业、外资银行加以研究,看看对方需要什么,对方能够为自己哪些产业的哪些环节提供帮助,把研究做细,再有针对性地给予引导和帮助。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若一)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