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起底泛亚董事长单九良

在百度搜索“单九良”,出现的几乎都是“泛亚董事长单九良被投资者围攻”,新闻镜头中的单九良,被一群出离愤怒的投资者们围堵撕扯。

起底泛亚董事长单九良

在百度搜索“单九良”,出现的几乎都是“泛亚董事长单九良被投资者围攻”,新闻镜头中的单九良,被一群出离愤怒的投资者们围堵撕扯。

这些人是泛亚“资金受托业务”理财产品“日金宝”的投资人。因为泛亚出现的兑付危机,他们一方面愤怒泛亚设计了“骗局”,一方面担心自己血本无归致失去了理性。

在北京、上海、江苏、新疆等全国的很多地方,单九良均有被愤怒人群围堵的危险。

泛亚出事之后,不少投资人在网上搜索到了考尔公司当年资金链断裂的信息。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网站上,《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查到,2006年11月,上海考尔煤炭电子交易有限公司(下称“考尔”)在上海成立,目前企业状态是存续,法定代表人名为单九良。

考尔的大股东,是成立于2004年的上海盛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目前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网站已经查不到这家公司,而2008年有媒体报道,上海市工商局杨浦分局档案室出具的“档案机读材料”显示,盛富的法人代表也是单九良。公开信息显示,盛富亦同为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的大股东,出资额为3400万。据悉,上海盛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现已更名为盛富泛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盛富泛亚”)。

现在考尔的网站已经被关闭,大量的信息被删除,然而《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还是找到了一些关于考尔“现货补偿交易+中间仓”贸易模式的介绍。在考尔模式中:交易商只需要缴纳交易金额的20%就可以双向交易,如果双向交易不对等,例如买入比卖空要多,那么考尔提供货物;反之,考尔提供资金买入货物。

考尔在2010年遇到资金兑付危机,网上至今还能看到当年的投资人询问如何才能退出资金的帖子。另据泛亚投资人陈严凯透露,当年考尔资金链断裂之后也曾宣称要重组,但是重组失败。公开信息显示,考尔的主要负责人刘立东后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处4年有期徒刑。

败走上海之后,单九良来到了昆明,过去的烂摊子对其似乎毫无影响。他开始了泛亚模式,交易标的从煤炭变成了稀有金属。

据可查询到的公开资料称,单九良在内地实业投资、大宗商品交易及金融领域拥有近20年运营及管理经验。但他真正在大宗商品交易及金融领域大展拳脚是在昆明泛亚如日中天之后。在2013年至2015年之间,单九良在上海、天津、云南、福建、江西、深圳等地广泛布局,试图在全国复制泛亚模式。

公开资料显示,他所实际控制的盛富泛亚所投资的公司,除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外,还有天津泛亚供应链管理服务有限公司、天津泛亚电子商务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天津盛富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上海泛亚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上海盛富泛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等。

2014年,天津泛亚电子商务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入股江西省煤炭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以现金和煤炭交易系统软件评估作价方式出资合计人民币1500万元,占股50%。

2015年2月,厦门泛亚商品交易中心成立并开始交易,成为首批入驻厦门自贸区的企业。泛亚方面称,该交易中心将重点开展稀土行业相关业务,通过自贸区引进境外低成本资金,对境外资源进行有效控制,来实现中国在稀土和稀有金属行业方面的话语权。差不多的时间,单九良在深圳成立互联网金融公司泛融网,定位为国内首家专注于稀有金属行业的互联网金融平台。

值得一提的是,有香港“红筹之父”之称的梁伯韬亦为泛融网董事。而在去年7月,作为意马国际单一最大股东的梁伯韬以溢价43%的价格,将所持公司20.95%的股权转让给了单九良。意马国际是香港交易所上市的公司,主营业务为电脑动画。梁伯韬通过此次转让股权套现5.43亿港元。

在过去两年间,单九良密集地进行大手笔的收购和布局,被投资者们及业内人士质疑其挪用了投资者的资金。

陈严凯直问:“收购意马国际动用了10亿元巨资,钱从哪里来?”

而据接近泛亚的业内人士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称,很有可能因泛亚在其运作过程挪用资金,致其资金链加速断裂。“他们挣钱最后已经挣到了很离谱的程度,在管理的资产规模达到400亿以后,他们的野心也越来越大,加速布局,想要成为世界级的公司。”然而,质疑者并未能提供实质证据。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张宁海、陈严凯、周文静为化名。)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正正)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