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人民艺术】孔紫:主题性创作是绘画中的交响乐

作为建国以来成立的唯一全国性女美术家社会团体——中国女画家协会的首任主席,孔紫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温婉、知性,犹如炎炎夏日里的一汪清泉,让人浮躁的心不由自主地随之安静、沉淀下来。

【人民艺术】孔紫:主题性创作是绘画中的交响乐

专访中国女画家协会主席孔紫:

主题性创作是绘画中的交响乐

文|潘呈杰 秦思

孔紫

1952年生于河北省唐山市,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现为中国国家画院专业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文化部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会委员,中国女画家协会主席,中国画学会理事。其代表作有《青春华彩》、《微风》、《秋风》、《高梁青青》、《儿子》、《三伏》、《新兵日志-冬训》、《记忆-秋野》、《扇面》等。出版有《孔紫画集》、《孔紫写生作品集》、《中国军旅美术名家点击——孔紫》等。

作为建国以来成立的唯一全国性女美术家社会团体——中国女画家协会的首任主席,孔紫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温婉、知性,犹如炎炎夏日里的一汪清泉,让人浮躁的心不由自主地随之安静、沉淀下来。

关于主题性创作

孔紫常常对学生说:“创作就是一个人心里想说的话。”在几十年创作实践生涯中,她深深体会到“画为心声”才是创作的灵魂所在,从而促使其创作方式从早年的“主题先行”,转变到后来的“从真切感受出发”。“只有真正从心里流出来的作品,才有灵魂。”

对于孔紫而言,“主题性创作应该是绘画中的交响乐。就像我们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与二胡曲《二泉映月》,它们的表达是完全不同的。这是由于时代环境、作者的经历和心情、他所处的阶层、他想表达的感情等等诸多因素决定的。”

这就和主题性创作一样,要求创作者必须有缜密的思想、恢弘的气度,再结合自身丰富的人文内涵、扎实的造型功力,从而达到整体画面的把握以及艺术上的完美表达。“我们现在的主题性创作大多是偏向写实的,并且对作品的把握要求很高,创作中不仅要很好地表达出个人的感情,还需很好地把握历史、事件的整体性。除此之外,角度也非常重要。在构成画面的时候,构图的严谨、造型的要求等等,都会影响到画面的整体效果。所以,主题性创作是对艺术家全方位素质的锤炼。”孔紫告诉笔者。

孔紫的画作无论在人物造型、画面布局,还是用笔用墨都相当讲究,在形式技巧的各种关系上,她都能恰如其分地掌握一个度。孔紫非常注重构图的形式感,依照画面构成的需要,抽出其中的一些符号,将其提纯、夸张、重新组合,追求现代感和视觉冲击力。她的笔墨韵味,线条粗、短而有稚拙味,线的组织带有明显的结构意识和趣味性。线条和皴擦相糅合,通过不断皴擦,使线条不再是孤立的轮廓线,而隐藏在人物的结构中,形成一定的厚度。

在画面的组织上,孔紫注重线的穿插与平面间块面构成的视觉效果;在平面处理上,加强用笔用线的力度,增加空间的层次,使画面既有装饰感,又不失中国画的韵味和格调。她在色彩上的创新,也给人以深刻的印象。

艺术是时代的,孔紫说自己有幸经历着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大变革,一切都鲜活地展示着其独特的生命力,给艺术提供了可驰骋的广阔空间。主题性创作是时代的歌者,是人类文明的浓缩和彰显。

关于女艺术家

善良,这是笔者从孔紫身上看到的又一特质,而这,也体现在孔紫的绘画创作之中。孔紫认为上天赋予女性最大也最鲜明的特点是“爱与奉献”。在她的心中,若一个艺术家没有心怀着爱,那么他的艺术作品也必然不会蕴含感情,“只是一个冷冰冰、没有生命的物体”。所以,在孔紫的艺术创作中也格外注重这点。在孔紫的主题创作——大凉山彝族妇女题材绘画中。她以善良之心关注人、认识人、尊重人和理解人,把人作为自己创作的“母题”。在现实生活中,她更以一颗善良柔软的心去对待别人、对待生活。

“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彝族是有着一种悲剧意识的民族,尤其是妇女,无论是从她们崇尚的‘红、黑、黄’颜色还是‘哭嫁’的习俗等,都体现出一种包含着悲切的历史厚重感。”孔紫还清楚地记得她1988年随着学校一起采风,从西藏进入大凉山以后,带给她的震撼和冲撞。从西藏的豪迈到大凉山的悲怆,那仿佛要让人窒息的强烈对比,让孔紫久久回不过神来。“大凉山那特有的色彩,特有的风土人情,就像一幅浓重的工笔重彩画,让我得到了心灵的呼应,唯有它才能表达我的所思、所想、所感。”于是众多彝女的形象出现在她的创作之中。

孔紫表现彝族人民生活的绘画中,情景交融,色彩热烈中不失温和,人物粗犷、质朴中透露出优雅,憨态可掬的村妇和天真的儿童造型夸张变形,画面中充满泥土气息和一种稚拙的美。这些作品无不蕴含着孔紫的真情与温暖。正因如此,孔紫的作品变得有血有肉,没有概念化和口号式的表达方式,让人更深切地体会到人与人之间真挚、伟大而平凡的爱。

画家、美术评论家杨悦浦称赞孔紫在艺术造型上,“形神一贯,文质相宜”。

近年来,作为中国女画家协会首任主席,孔紫的工作重心不可避免地偏向了协会的方方面面,甚至有时候连艺术创作都会为此而有所让步,“基本上都是处理完协会的事以后,晚上回家抓紧时间画一画。”孔紫笑着说。

为什么愿意如此付出?

“因为值得。”孔紫平静而笃定地说。

在孔紫的心中,女画家协会是一个寄托了自己和众多女艺术家的梦想载体。其意义不仅在于给予女画家一种艺术自信,还在于给予女画家一个互相团结、鼓励的温暖氛围。在协会成立之初,她就提出协会应该是一个绿色、健康的组织,抵制社会上不良风气的侵袭;协会还应该在艺术上是一个兼容并蓄、和谐的团体,相互包容,相互促进。“带着一颗温暖的心走到一起,希望共同为中国美术事业作出女性应该有的贡献。”孔紫说。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若一)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