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经济 > IT > 正文

【寻找中国创新榜样】“小米式创新”秘诀:做出让用户尖叫的产品

文章导读: 短短5年时间,小米从零开始做到了超过450亿美金的公司估值,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未上市科技创业企业。

p67-小米公司联合创始人、副总裁王川《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邹坚贞 摄

小米公司联合创始人、副总裁王川《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邹坚贞 摄

做出让用户尖叫的产品

【寻找中国创新榜样】 王川:“小米式创新”的秘诀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孙冰 | 北京报道

短短5年时间,小米从零开始做到了超过450亿美金的公司估值,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未上市科技创业企业。去年,小米在智能手机领域超过苹果、三星等国外巨头成为中国第一。但辉煌的成绩单并不意味小米已前路平坦,因为现在,这家公司正处在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上:从一家手机公司过渡到一个涵盖众多消费电子产品、软硬件和内容全覆盖的生态帝国。

一家公司的失败总是有很多种理由,但那些能够持续成功的企业似乎殊途同归,那就是持续有效的创新。小米式的创新是很多商业“鸡汤”的主料,据说每月都有“考察团”访问学习小米的成功经验,而“风口论”、“飞猪说”、“七字诀”等也早已传遍江湖。近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独家专访小米公司联合创始人、副总裁王川,“小米式创新”的秘诀究竟是什么?

估值450亿美金的“小公司”

三个月前,小米刚刚庆祝了自己的5周岁生日,生日贺卡上有两句话最显眼:一是国内智能手机市场的老大。2014年,小米公司手机出货量达到6112万台,含税销售额743亿人民币,小米还首次超越了三星,成为了国内市场的销量王,并杀入了全球手机公司前五名。

二是高达450亿美元的公司估值。去年12月29日,小米科技创始人雷军在微博透露,小米在最新完成的一轮融资中,公司估值为450亿美元,这使得小米超过了全球任何一家未上市科技创业公司。

一个公司在创业阶段,创新的动力就像年轻人的青春和活力一样,是融入血液和基因的。但是随着公司规模越来越大,往往会失去初心,一个大公司如何继续保持创新的热情和动力?

“这很简单,就是保持是家‘小公司’。”王川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他认为,今天小米也不是一家“大公司”,不管它是不是有几百亿美金的估值,是不是已经有8000员工。小米的业务部门内没有层级关系,所有人都没有职级名称,上班不打卡也从来不考察KPI。至今,小米的公司架构仍只有3层:联合创始人、部门负责人、员工。

“其实,你可以不把小米看成一个公司,而是一群公司的联合体,我们团队都很小。我们希望小米永远是个小公司,保持创业的心态。”王川说,“最重要的就是价值观,小米本质上是找一群价值观相同的人,一起合伙创业。”

小米的创始人团队是8个“老男人”,平均年龄超过了40岁,他们当中不少人,包括王川在内,做小米之前已经是亿万身家的“连环创业者”,都是出道已久的“老革命”。王川把他们这些人的创业心态类比成“退休老干部”,只是干自己想干的事情,不为赚钱或者什么特别功利的目标。“如果有机会做一家像苹果那样的公司,我们这辈子就值了。”王川说。

但小米的创新价值观有时真是有些“疯狂”。王川从兜里掏出一个还未上市的小米产品给记者看,王川说已经投入2000多万做了数个月,但是他还是不满意。“小米就是一家会投入几千万研发一款但只卖49元的插线板的公司。”王川说。

“小米一直追求的都是极致和厚道,就是把产品做到极致,但价钱上又让每个人都买得起。小米确实是一个没有KPI的公司,公司不要求销售量,也不要求销售额,也不要求利润。但其实有两个隐含的KPI,一是要做出让用户尖叫的产品;二是用户买回家用过以后,愿意推荐给亲戚朋友。”王川如此总结小米的创新秘诀。

要把手机、电视都做到世界第一

雷军曾经透露过之所以取名“小米”的原因,除了要好记和能够全球注册之外,最后定名小米还源于一句佛语:“佛观一粒米,大如须弥山。”隐喻的含义在于“小”者若能“顺势而为”,也会有“大”力量,哪怕只是一粒米。

“说实话,我们,包括雷总在内,都没想到小米会发展这么快,手机做到最大我们是想到的,但是发展速度快和慢也要看运气。”王川说。

而现在,小米想做的不仅仅只是手机,还有小米电视、路由器、小米手环、小蚁摄像机、智能血压计、智能插座、智能灯泡、空气净化器、移动电源、插电板、电动平衡车……小米的生态正在涵盖越来越多的领域。

王川说,小米是一家讲究专注的公司,我们只做三款战略级产品——手机、电视和路由器,其他会交给小米生态内的其他公司去做,也鼓励创业者去创业。“小米做电视是从一个互联网公司的角度来看这个产品的,要改变传统的交互方式,从系统UI到全球首创、全球最少的11键遥控器……不光是产品,我们包括整个研发方式,包括生产、物流到它的营销方式,我们都会和传统厂家截然不同。”

传统企业推出一款电视产品只要三个月,而小米则花了至少一年。小米电视的思路是以Android系统作为基础做一个全新的架构,观看电视只是其中的一个应用,就像iPhone把电话功能变成iPhone中的一个应用,但想要实现这种设计非常困难。

但是,即使如此,对于第一代小米电视,王川的评价仍是在“及格和不及格之间”。今年3月,小米正式发布了小米电视2,王川给出的评价是这次及格了,因为“用料、制造工艺、智能系统、流畅度、内容数量和质量都已经领先”。

迈过了硬件和软件系统两道门槛,内容曾被视为小米电视的短板,但是随着前新浪网总编辑陈彤的加盟和10亿美金重金投入的决心,这块短板也终于被补齐了。

17年前,王川曾经是陈彤的老板,当时陈彤有意离开王川已经颇具规模的公司,加盟还只有三个人的新浪。但是,陈彤和王川定下承诺:只要王川召唤,他会立刻离开新浪跟王川一起干。“去年,我和陈彤一起吃了个饭,我跟他说,我召唤你了。”王川透露。

很快,陈彤“入伙”小米。半年之后,陈彤提交了自己的“小米成绩单”,“半年之内,要让小米的内容翻天覆地”的承诺兑现成功:小米电视的视频总量成为行业第一,已经是正版内容数量与质量最多最强的互联网智能电视。

小米未来的目标是什么?“雷军董事长说,他会把手机做到世界第一。电视,我们肯定也要做世界第一。”王川说。

对话王川:小米要做“新国货”

《中国经济周刊》:小米如何认识智能电视市场?为什么将其定位为战略级产品?小米电视的主要创新之处在哪里?下一个创新的方向是什么?

王川:电视是你生活最大的一块屏幕,手机是你随身携带、一天24小时最亲密的伙伴,电视应该成为手机的显示器,而手机应该成为电视的遥控器,两者会有非常强的关联,所以我们当时认定和手机一样,电视也是小米应该做的主营产品。

但是小米做电视是从互联网公司的角度来看这个产品的,我们要改变传统的方式。不光是产品,包括整个研发方式、生产、渠道、物流到营销方式,我们都会和传统厂家截然不同。当然,还有内容,目前小米电视(包括盒子)的内容已经是国内同业中最丰富的,而且质量非常好。而且除了看视频,小米电视还可以有非常优秀的游戏体验。

小米下一个努力创新的方向是智能家居。小米有大量的智能家居的产品,今年还会有很多新产品上线,这些产品都会自动跟小米电视连接起来,让小米电视成为这个家庭互联网的中心。比如,小米电视可以同时连接最多8个小蚁摄像头,你在客厅看电视节目的同时,可以在电视画面中开一个小窗口,让里面显示由放在婴儿房的小蚁摄像头拍摄的孩子睡觉的画面。这样的电视早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电视,它是一台更好玩的电视,接下来会有很多创新的方向。

《中国经济周刊》:小米产品虽然很多,但是有三个产品是战略级的,手机、电视和路由器,在小米内部是怎么定位这三个产品的?

王川:小米是一家专注的公司,所以我们只做三款产品,其他会交给小米生态系统内的其他公司去做,也鼓励创业者去创业,但是要符合小米的价值观,生产出符合小米品质要求的产品。

小米自己做的三款战略级产品发展速度可能不一样,但它们对小米来说同等重要。只是手机发展速度很快,因为我们当时是碰到了一个台风口,而电视和路由器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之所以选择做这三款产品,是因为它们是生活中最重要的使用场景。

《中国经济周刊》:在消费电子领域,日韩在工业时代先后领军世界,但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中国公司有了崭新的机会,小米被外界寄予厚望。您怎么看待这个“中国机会”?

王川:今天Made in China在全球的印象还是质劣价廉,即使国人如果有条件,可能首选还是国外品牌,所以小米提出我们要做“新国货”。什么是“新国货”?就是有一天能真正让用户的第一选择是中国货,因为中国货的质量、功能各个方面都超越了国外品牌,这也是为什么小米对自己的产品要求这么高。

我们希望小米之于中国能像索尼之于日本、三星之于韩国那样,能够带动整个产业的发展,而这个目标也并非遥不可及。第一,全球最好的产品,比如像苹果的绝大部分产品,其实都是在中国生产的;第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中国和美国领先走在了世界的前列,未来所有消费的电子产品都会互联网化,我们中国人是有领先的机会的。其实,日本货在上世纪五六十时代、韩国货在上世纪80年代也是质劣价廉的代名词,但是它们实现了质变。我觉得今天中国货完全有可能从质劣价廉变成质优价廉的代表。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萌萌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