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发现中国原创技术 > 正文

天士力:现代中药将成第三大药系

文章导读: 近日,《中国经济周刊》独家获悉,再过两年,即到2016年年底,复方丹参滴丸将完成FDA三期临床研究。届时,复方丹参滴丸将成为第一例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认证的复方中药。

发现中国原创技术 寻找可持续发展动力

专访天士力董事局主席闫希军:

【中国经济论坛】全球首个复方中成药获国际通行证 中药将成世界大药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陈惟杉 |天津报道

p51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肖翊|摄

近日,《中国经济周刊》独家获悉,再过两年,即到2016年年底,复方丹参滴丸将完成FDA三期临床研究。届时,复方丹参滴丸将成为第一例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认证的复方中药。

“这一事件的意义,绝不只是这一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复方中药终于实现了现代化和国际化,更重要的是,它标志着中药将因此跻身世界大药行列,与目前的化学药和生物药一起,成为人类三大药系。” 9月底,国内知名中医药权威专家、天士力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闫希军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独家专访时,对中药的国际化进程和前景作了具体且乐观的介绍和展望。

复方丹参滴丸:一味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复方中药的国家使命

闫希军的乐观,基于他作为国内中药现代化的先行者和开拓者,近20年来走出国门,面对世界上最强大、最严格的药品监管者——美国FDA,从最初的被拒绝、被排斥,到后来被接纳直接进入二期和三期临床研究,其间经历了外人无法感受的“中药进入西方市场难比登月”的坎坷和磨难。

复方丹参滴丸,这是一味治疗冠心病与心绞痛的复方中药,1992年研制成功,是天士力的主打产品。2013年,复方丹参滴丸的销售额突破了29亿元,销售额的增长被看作是天士力成长的一个缩影。但很多人不了解,除了销售额,天士力和复方丹参滴丸还承载着另一项国家任务。

1995年,国家科委(后更名为科技部)联合十八个部委首次提出“中药现代化”问题,紧接着发布了一个中药现代化的实施纲要,其中提出了要在三到五年内,推动两到三种中药进入西方发达国家医药主流市场的目标。

闫希军将此比作中药的“一个历史转折的关口”,而天士力也正是在此时开始介入到中药现代化的进程之中,并“意外”担当起中药现代化和国际化的国家使命。

当时,天士力尚是北京军区254医院的一家院办企业,并没有入国家科委的法眼。当时国家科委先后找了中药行业的几家更知名的大企业,希望他们能带个头去美国申报FDA,结果几家企业均表示“希望渺茫”而不愿意尝试。

闫希军向记者回忆说,在当年的一次会议上,一位国家科委的局长问他敢不敢尝试到美国申报FDA,他当即表示,“只要国家带队我就敢。不就是扛‘炸药包’嘛,我是当兵的,最不怕死。”

就这样,天士力开始跟随国家实施中药现代化的战略。1997年12月,天士力正式向美国FDA提出了复方丹参滴丸的IND(临床研究申请)。1998年8月1日,复方丹参滴丸通过了美国FDA的IND。当时国家科委在梅地亚中心隆重发布了这一消息。闫希军介绍说,当年的宣布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而“中药现代化的历史任务也就压到天士力身上了。”

但是当年美国FDA只容许复方丹参滴丸的二期临床研究在中国进行,而由于复方丹参滴丸已经于1993年获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生产批文,对于已经批准的药物不可能再次进行临床研究。此外,当时中国尚不具备按照美国FDA开出的实验要求展开临床研究的能力,因此虽然IND已经获得通过,但复方丹参滴丸的二期临床研究并未如期展开。

如今回想起当年那次未竟的二期临床研究,闫希军坦言,说到底还是对中药申报美国FDA认证可能遇到的困难估量不足,而他本人也在申报的过程中发出了“中药进入西方市场难比登月”的感慨。

“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当年对中药的现代化困难估计不足,三到五年就完成国际化根本不可能。”闫希军说,第一次申报经历只能形容为一次“探水”,而这次“探水”在他眼中并非一无所得,“1997年一个西方国家认可了一份来自中国的报告,并同意我们去做临床研究,这本身就是一次突破。”

中药国际化的路径:说清楚、数字化、标准化

中药与西药之间的理念和体系的巨大差别,用“鸡同鸭讲”来形容绝不为过。全世界都知道,拥有数千年历史的中药有着西药无可比拟的先天优势,但同时,中药与化学药截然不同的药理等先天特点,也成了中药进入以化学药为主的西方市场的无可逾越的障碍。

“中药进入国际市场,不仅需要科研技术水平,更需要沟通能力和沟通方式。”闫希军如此总结天士力与FDA打交道十多年来的切身体会。

闫希军说,中药现代化、国际化的过程概括来说就是:如何把说不清的说清,可以说清的如何数字化,数字化的东西又如何建立标准,最后如何能够符合国际标准。

从1997年第一次正式提出IND以来,有10年的时间,闫希军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而也正是在这10年的时间中,原本是军办企业的天士力完成了股份制改造,并于2002年上市。

同时,闫希军没有放弃将中药现代化的努力,他感到,解决中药现代化过程中的问题,单靠企业自身的实力显然不足,他继而提出,建立一座“没有围墙的研究院”,用开放的思维,进行攻关、科研。

如今天士力控股集团下属的这座“没有围墙的研究院”下辖5个专业研究所、5个公共技术平台、5个科研服务部门、1个创新中心,拥有科技人员348人,而天士力每年的研发投入均超过了销售额的7%,并承担了国家重大新药创制项目40多项。

而随着现代中药多元指纹图谱技术等关键技术的破题,以及闫希军对组分中药研究思路的坚持,再辅以生产工艺水平的提升,天士力以12个组分重构了复方丹参滴丸,在分子水平上明晰了药物的作用机理,并彻底摆脱了往日中药制药依靠“大锅煮小锅熬”的情况,首次让中药生产控制达到了分子水平。

在2007年,天士力第二次申报了美国FDA的IND,并于2010年完成二期临床研究,成为世界首个通过美国FDA二期临床研究的复方中药。

闫希军将二期临床研究的完成比作一针强心剂,“这证明了中药在严格的西方现代医学标准与法规的条件下是安全有效的,而且部分疗效非常突出,比如在提高心脏的耐受能力一项上,就超过了化学药接近一倍。”

闫希军坦言,二期临床研究尚可被称作“摸着石头过河”,但积累了经验,特别是基于科研基础与技术共识,天士力已经可以与美国FDA展开良好的沟通,因此三期临床研究的设计更加合理,也更加接近美国的FDA要求。

从2013年初开始,复方丹参滴丸已经开始第三期临床研究。闫希军介绍道,与FDA三期临床相关联的临床研究已经逐步拓展到包括加拿大、日本、俄罗斯、东欧、南美、南亚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涉及研究中心共计120多个。其中美国已经有300多个病人完成了用药,又新接纳了200多位病人,而相比于二期临床研究时出现的难以招收病人的情况,三期临床研究招收病人的速度也在加快,医生与药企的互动也变得更加积极。

闫希军表示,如果一切进行顺利,三期临床研究将于2016年年底结束,届时,复方丹参滴丸将成为第一例获得美国FDA认证的复方中药。

中药将成为世界第三大药系:化学药、生物药和中药

闫希军说,美国FDA的认证是中药进入国际市场的身份证。目前,除去正在进行三期临床研究的复方丹参滴丸,天士力还向美国FDA申报了包括穿心莲内酯滴丸在内的三种中药产品。与此同时,天士力还通过公共服务平台,正在帮助中药行业内的其他几家企业申报产品。

通过20余年的努力,面对即将抵达的终点,为中药趟开国际大门后的闫希军却反复向记者强调,复方丹参滴丸的认证意义绝不只是一味中药的现代化和国际化。

“从行业和市场角度看,天士力和复方丹参滴丸的成功,为中药进入国际市场探索出了一条可以复制的法律和技术路径;从中药与人类的关系讲,中国人在数千年间用人体试验获得的中药经验,将为人类提供一个全新的药品资源库,为世界和人类寻找新药开辟一条新路径。”闫希军分析说。

目前,全球药物的来源主要有两类,一是化合物合成的化学药,二是通过基因重组技术制造的生物药,“未来,在化学药与生物药之外很有可能还要加上现代中药,”闫希军非常肯定地说,“中药将成为世界大药。”

闫希军说,世界共享是大势,中国人可以享受西方先进的电子技术等,中国的中药也要让世界共享,世界认可的才是人类的。

p53

专家点评

国家卫计委副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

天士力让现代中药走向世界

天士力在推动中医药发展,推动中药现代化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天士力始终坚持用现代的科学技术来诠释、发展中医药的理论精髓,使得以复方丹参滴丸为代表的现代中药走向世界,最后将让世界承认我们的中药是多靶点的中药,是复方中药,其作用和西药可以媲美。这种承认是了不起的,因为西药单靶点,成分清晰,机制明确,和中医药多靶点、君臣佐使的理论体系完全不同。我们看到,有不少中药企业走着走着,就走到单一组分的化学药品当中去,失去了灵魂,失去了中医药企业的意义。

另外,天士力的国际化理念值得学习,即采取倒逼机制来促进企业发展和创新。目前,我们有两个倒逼机制绕不开、躲不过:一个国际上对我们的倒逼机制,另一个是人民群众的需求形成的倒逼机制。

我特别赞同闫希军所提倡的中医人的“四自”:中医药人对中医药事业的发展要有自信;中医药人不比别人差,要有自尊,要有定力;中医药人要有自觉,不管遇到多少困难,社会上部分人对我们有什么责难,我们都要有发展中医药事业,造福人类健康的自觉;最后,才能真正将中医药事业做大做强,实现中医药人的自强。

开发现代中药——

运用古代智慧,治疗现代疾病

天士力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 闫希军

现代西医药的治疗模式及其不足

对于药物的开发和利用,现代西医药一直进行的探索是寻找成分单一、结构简单的化合物,成为作用于单一部位、作用机理明确的药物。

这些优势在解决细菌感染等原因单一和病变简单的疾病,比较适合。化学药以成分清楚、靶位明确、质量可控、疗效确切和工业化的规模生产等优势,在国际医药市场占据了主导地位。

但面对新的疾病谱,现代医药暴露出其局限性,表现为缺乏真正的“特效药”。化学创新药物的投入越来越大,但成功开发新药的数量在下降。高昂的医疗费用成为个人、家庭及政府的沉重经济负担。药物研发成为一个漫长、充满风险的过程,每年发现成功化合物的数量在下降,化学药进入缓慢增长期。新药开发成为“烧钱的游戏”,欧美国家一个新药的研发,大约耗时8~10年,平均投入5亿~10亿美元。

业界提出,要研发针对性更强的药物,如慢性病药物、重大传染性疾病药物、个性化治疗的药物,以及研发成本更低、适应更多国家经济状况的药物。

开发现代中药:更快速、更高效、更经济

以中医药为代表的传统医学是自古以来人类文明传承的宝贵文化遗产,是人类智慧的结晶。

约在2500多年前,人们基于朴素的自然观,形成了注重整体和动态平衡的经验医学。以直观经验和思辨哲理为基础,从自然性、整体性认识人的生命、疾病和健康问题,这是一种朴素的整体医学观。

中医以人为治病的中心,以整体论为基本理念,讲究辨证施治,调理阴阳,扶正祛邪;治病重在治本,增强体质,恢复人的本原的活力。

中医药经过长期的创新、积累和发展,形成了丰富而完整的理论体系、方剂体系和临床实践体系。

传统医药具有成分多样、协同起效的特点,作用于疾病的多个靶位,达到控制疾病和“治本”的目的,既能预防又能治疗,具有综合优势。

中药就是在中医理论指导下,由医师、药剂师等专业人员根据患者的病情配伍使用的,有应用历史的,有基础研究和临床研究为依据的,按政府相关法规批准的,来源于植物、动物和矿物药的药材、饮片及其制剂。

对于许多病因、病理尚不清楚的现代疾病,很难快速找到一个高效的化学单体。开发利用各国已有医药资源是一个节约成本、加快时间进程、迅速达到效果的良好途径。

在科学技术进步、医疗水平高度发展的今天,为什么还要进一步开发中药?

第一,以往患病率较高、死亡率较高的细菌感染性疾病,已经可以由疫苗来预防、由抗菌素来控制,其患病率和死亡率已经明显地降低。相应地,抗菌素的使用范围和使用量在明显地减少。

第二,对于慢性非传染性疾病,现有的化学药物在预防和改善这些疾病方面没有表现出理想的疗效。而这正是中医药的优势领域。

第三,由于人口老龄化的趋势,以及由此而产生的老年疾病和老年健康问题日益突出,而现有的化学药还不足以控制这些问题。

第四,过去人们常用的传统中药,按现代医药标准及现代人群的需求来看,存在种种缺陷:剂型落后,加工粗糙,成分不明,机理不清等等问题。所以,中药自身有现代化的要求。

实现传统中药向现代中药的转化,就是要确保中药有效成分的均一性,明确中药的复杂药效成分,提高中药有效成分生物利用度,阐明中药的综合作用原理,使中药携带方便、服用方便。中药复杂的多成分能满足对多环节病变调节的需要。从传统中药中开发新药,将有可能成为新药开发更快速、更高效、更经济的重要途径之一。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正正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