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经济 > IT > 正文

【寻找中国创新榜样】猎豹移动为何能成功国际化:不和360腾讯同场厮杀

文章导读: 4月底,当CEO傅盛晒出猎豹移动公司(CMCM.NY)最新成绩单的时候,着实让不少人吃了一惊:全球移动总用户超过了10.9亿,70%来自海外,而且其中20%用户是来自欧美这样发达的国家。

p51

出海上市一年,营收增长1.3倍,海外用户数累计超7亿

【寻找中国创新榜样】傅盛:猎豹移动为何能成功国际化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孙冰|北京报道

4月底,当CEO傅盛晒出猎豹移动公司(CMCM.NY)最新成绩单的时候,着实让不少人吃了一惊:全球移动总用户超过了10.9亿,70%来自海外,而且其中20%用户是来自欧美这样发达的国家。

此前,2015年3月20日,猎豹移动公布的2014年财报显示,猎豹移动2014年度全年的总营收为17.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35.2%;净利润为6794万元人民币,同比增长9.6%;移动业务收入为4.7亿元人民币,增速迅猛,同比增长741.3%,占总收入比重为26%。而来自海外的收入为2.2亿元人民币,占总营收比重为12.6%。

做一家全球公司是不少中国公司的梦想,但是出海之路却几多波折。两年前,当年轻的傅盛提出猎豹要实现“移动化+国际化”的时候,几乎被视为痴人说梦。

如今,无论是猎豹移动2014年的财报数据,还是截至今年5月8日高达31亿美金的股价市值,抑或是成为Facebook在2015年一季度财报中唯一提及的合作伙伴,以及成为三星的全球重要合伙伙伴……都在证明:傅盛做到了。

“移动互联网正在使全球变成一个统一的大市场,这可能是中国公司一次无与伦比的机会。在全球化浪潮当中,如果猎豹移动能成为助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那艘小船,那将是莫大的荣幸。”傅盛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把必杀技“Copy to Global”

一年前的5月8日,猎豹移动正式登陆纽交所。如今,1978年生人的公司CEO傅盛刚刚37岁,而猎豹移动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移动工具开发商、中国第二大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安全公司。

两年前,傅盛讲出的猎豹故事是移动化和国际化,而在这两个维度上,猎豹几乎都需要从零开始。“移动化很多人觉得我们就是赶个潮流,而国际化就更没有人相信了,因为中国公司能够成功全球化的少之又少,我们高管团队几乎没有在外企工作过,也没有留学的背景,我们有很多很多不靠谱的东西。”三年前才第一次出国的傅盛说,他到现在英语还是不太好。

与以往中国互联网公司“Copy to China”不同,傅盛的思路是“Copy to Global”,把在中国市场已经验证过的必杀技——“免费”在全球市场复制,再借助“免费工具”吸引来的用户延伸推荐其他产品服务,然后通过获得数据、打造平台来实现盈利……

目前,猎豹移动的主要产品清理大师(Clean Master)的月活跃数已经突破2亿,口碑也极佳。在几乎全球多数国家的Google Play(谷歌安卓应用商店)工具榜上,清理大师常年位居第一的位置,当之无愧成为全球第一的清理软件,以至于网络流传,很多海外的投资人单纯查看谷歌榜单,会认为猎豹是中国最大的互联网企业之一。

猎豹移动借助这个单点突破,已经带动包括猎豹浏览器、电池医生、Photo Grid、CM Security等在内的全产品线的提升,交叉互推间构建起一个稳定庞大的移动工具矩阵。

尽管以前也有中国的网络游戏公司在东南亚、俄罗斯、印度、日韩获得了一些成绩,但是要去欧洲、美国,甚至硅谷,这从未有过成功的先例。因此,当傅盛说“国际化可能是个机会的时候”,连内部的阻力都很大。

不和360、腾讯同场厮杀

傅盛2005年加入奇虎360,曾带领团队打造了安全类软件360安全卫士。2008年,他加入经纬中国任副总裁。2009年,傅盛出任可牛影像CEO兼董事长。2010年11月,金山安全与可牛影像正式合并成立独立公司,在雷军的力主之下,傅盛带着七十来人“小可牛”团队合并了四百多人的“大金山”团队,傅盛出任金山网络CEO,雷军希望他同时继承金山15年的安全技术积累和可牛影像的互联网基因。2014年3月25日,金山网络更名猎豹移动公司,傅盛出任猎豹移动公司CEO。

“往往第一和第二还没有打完,老三就死掉了。”傅盛说,这也恰恰是如果猎豹专注国内发展可能面临的囧境,他认为“小公司”就要有不同的打法。

“除了市值接近之外,Facebook和谷歌根本不是一个量级公司,Facebook只有几千人,而谷歌在全球有四五万人。扎克伯格和Facebook是通过坚定、清晰的战略思考弥补了自己的不足,这个给我们很多的启发。很多成功的美国公司根本不是靠勤奋和执行力,而是通过清晰的战略思考,靠视野和方向选择取胜。”傅盛说。

国际化使得猎豹避免掉了与360、腾讯等在安全领域及App分发等领域的残酷厮杀。于是,我们看到猎豹成为了一家目前还很少见的、以全球市场为诉求的中国公司。

押注移动广告

坐拥可以媲美BAT的、超过10亿的全球用户,傅盛开始思考:猎豹应该如何赚到更多的钱?他正在反复讲着猎豹的新故事:全球移动广告网络。

今年3月16日,猎豹以5800万美元收购了全球移动营销公司MobPartner,这家移动营销商的业务覆盖200个国家,服务于500多位广告商……同时,猎豹也开始与Facebook、谷歌等互联网巨头在移动广告方面紧密合作。

美国知名市场研究机构eMarketer的数据显示:2015年全球移动互联网广告的支出将继续增长59.8% ,达到 642.5亿美元。而到2018年,这一数字将达到 1585.5 亿美元。

在傅盛看来,猎豹移动在全球拥有庞大的用户数量,通过广告将这些巨大且优质的流量进行变现是一条十分明显且明智的路径。“我们可以通过对用户行为以及数以万计的App的大数据分析为用户‘画像’,实现移动广告的精准投放。”他说。

对话傅盛:“移动互联网时代是中国公司国际化的好时机”

《中国经济周刊》:有全球公司梦想的中国公司不少,但成功者寥寥,为什么猎豹能够成功?

傅盛:第一个原因是时机到了。因为在移动互联网出现之前,国际化太复杂了,先要做好当地市场的本地化,再做全球化,而且要在很多个割裂的市场,突破一个一个的壁垒。但是,移动互联网公司则不同,都是先全球化再本地化,我们在海外没有一个人的时候,就已经拿到几千万用户了。

第二个原因是与公司战略意志有关,大公司虽然实力很强,但是在国际化的时候会不够专注,因为国内市场的诱惑太大了,国际化其实只是国内市场的一个战略补充,这就注定了很难真正的成功。我们则不同,我们是拼尽全力做这件事情的,团队是不是专注和投入、是不是坚决,都很关键。

《中国经济周刊》:毕竟在猎豹之前没有中国移动互联网公司国际化成功的先例,当时为什么会敢于做这个决定?

傅盛:确实之前有一些中国公司号称做国际化,但基本不成功,甚至给资本市场留下了极差的印象。我们当时也在犹豫。其实,一年前我们上市的时候要做全球化,我们也并没有想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也没有看得很清晰,只是我们知道全球化这个机会是巨大的。

我们曾经看到,一个中国的开发者做了一个App,结果冲到了iOS分类榜的前几名,苹果请他去参加开发者大会,他说不去,因为没出过国,也没有护照。这个故事也说明了:时机来到了,一个没出过国的小开发者都能做成这样,我们这么大公司再做不成就没有天理。

所以我们从安全工具软件切入,现在经过了这一年的探索,实践已经初步证明了,无论是用户还是营收,在移动端并不存在天然的壁垒,没有什么只有美国公司能做而中国的公司不能做的。所以,整个猎豹的战略在这一年里梳理得更清晰了。

《中国经济周刊》:猎豹的“移动广告商业化”战略很大程度上要依赖于大数据,这方面猎豹有什么布局?

傅盛:猎豹应该是今天中国公司里最懂全球移动大数据价值的公司了,所以我们动手也比较快,当然离国外同行还有差距,但是我们努力在学习。Facebook把人和人之间的连接变成大数据,随着全球移动广告飞速增长,市值在逼近谷歌。我们收购的MobPartner是Facebook最大的广告合作伙伴,它的大数据分析能力很强的。但是,现在国内的大数据产业链确实还不完善,整个中国互联网就没有数据团队,招不到合适的人,百度也都是在硅谷招人。雅虎北京全球研发中心关闭之后,他们的大数据团队也几乎全部到了猎豹。总之,大数据未来有很多可能性,只不过现在大家还都是停留在肤浅的概念层面。其实,大数据分析是另一种层次的搜索,其难度并不亚于搜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萌萌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