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公司 > 正文

【寻找中国创新榜样】央企恒天集团混改资本腾挪术:非国资占比已超80%

文章导读: 作为恒天集团的董事长,张杰深知资本市场对于他们这些传统国企的重要性。“现在人们对华尔街有很多负面看法,认为华尔街对金融工具的过度使用,使很多经济规律难以把握。但我认为,纵观全局,资本市场最有效的功能是促进科技进步。”张杰说。

p47

一家传统央企,通过资本市场成功实现混改,

非国有资本占比已超过80%

【寻找中国创新榜样】中国恒天董事长张杰:一家老牌国企的资本腾挪术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王山山丨北京报道

2015年第一天上班,张杰就到中国银监会去沟通中国恒天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恒天集团”)成立财务公司的事宜。他期待成立财务公司后,能够提升资金集约化水平,进一步降低资产负债率。

作为恒天集团的董事长,张杰深知资本市场对于他们这些传统国企的重要性。“现在人们对华尔街有很多负面看法,认为华尔街对金融工具的过度使用,使很多经济规律难以把握。但我认为,纵观全局,资本市场最有效的功能是促进科技进步。”张杰说。

2014年12月30日,持续停牌的恒天天鹅(000687.SZ)公告称,深圳市华讯方舟科技有限公司(下称 “华讯方舟”)已将剩余70%转让总价全额支付予恒天集团和恒天纤维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恒天纤维”)。

这一次,恒天集团及恒天纤维转让29.80%的股份给民营企业华讯方舟,使其成为恒天天鹅大股东,恒天集团持股比例由48.07%降至18.27%,成为第二大股东。恒天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张杰接受《中国经济周刊》专访时透露,通过这次股份转让,恒天集团已收到了13.4亿元现金,剩余持有的股份也有了增值空间。

在外界看来,恒天集团在资本市场上又来了一次专业的“腾挪”——恒天天鹅前身保定天鹅是我国1957年兴建的第一座大型纤维联合企业,有人称,这家老国企成立几十年实现的利润加起来也未必有10亿元。而在张杰的谋划中,有了大笔资金,创新投入就敢做了——恒天集团在资本市场的动作,最终是为助推产业升级。

位于北京CBD 的恒天集团总部大楼《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肖翊I 摄

位于北京CBD 的恒天集团总部大楼《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肖翊 摄

如何腾挪——让渡股权,回收现金

在张杰看来,恒天集团筹集资本的目的,其实是为了推动下一步新材料业务板块的转型升级——用资本市场的力量推动科技进步,也正是恒天集团的战略选择。

作为一家主要从事机械制造的传统国有企业,必须不断创新才有发展动力。但创新就意味着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在技术研发上,恒天集团也确实殚精竭虑,以恒天天鹅为例,该公司正在完善莱赛尔纤维生产工艺,这是一种以木浆作为原料、用溶剂法生产的新型高品质纤维,成为拥有该技术的全球两家企业之一,另外一家是化纤巨头奥地利兰精公司。据悉,恒天集团已经在莱赛尔纤维项目上投入了近10亿元,在另一种高性能纤维材料碳纤维上也已投入近8亿元。

“但这两种产品尚不能盈利,都处于培养期,以传统企业利润实在难以支撑,10多亿资金到位无异于输血。”张杰表示。

恒天天鹅股权转让之前,恒天集团还出让了旗下中国服装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服股份”)的股权,回收近10亿现金,这一步则是为了品牌建设——中服股份是服装界资深国企,当下正倾力打造一个名为“社稷”的男装品牌。塑造品牌同样是一件“烧钱”的事业,从品质把控到品牌传播,必须有大量投入支撑。

张杰坦言,恒天集团在资本市场的玩法其实没有什么创新,只是这一阵资本市场表现比较好,就把股权让渡出去,回收大量现金。

“资本市场的奥妙也就是掌握好什么时候进、什么时候出——说起来是一句话,但到现实中却特别难,实践证明了恒天集团是可以走在别人前面三年或更长的时间谋划布局的。”张杰介绍,2009年,信托业务还不太好的时候,恒天集团控股了中融信托;2011年,许多人对个人理财还懵懵懂懂时,恒天财富成立;在一些国企还没有认识到上市公司的意义和价值时,恒天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已从一家变成六家,直到2014年卖掉两家。而且,在大市到来之前,就把中服股份转让了,这锻炼了队伍,也积累了经验——到恒天天鹅股权转让时,有3家民营企业来竞争,协议转让价格远远高于市场交易均价,市场分析人士都认为时机和商机把握得很好。

不过,2014年恒天集团的资本运作也并非完美,张杰最遗憾的是,恒天集团在2014年就提出旗下经纬股份H股私有化退市的方案,提出方案时在香港股市价格是4元多,但因各种因素制约没有及时操作,现在已经到9元多。“很多市场机会转瞬即逝,特别是资本市场。”他摇摇头。

令人欣慰的是,恒天集团整体保持了健康的财务状况,资产负债率大幅降低,已经到68%以下,虽然离他认为最合理的60%还有点儿距离。

怎么混改——民企老板转身经理人后的“混改”挑战

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恒天集团的步伐则早已迈出。几乎从2008年8月张杰上任董事长开始,就开始了频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实践,以机械制造板块为例,先后收购了长天九五、立信工业、欧瑞康非织造布设备业务单元等全部或部分股权,其中有民营大佬,也有外资巨头。

“除集团总部以外,恒天集团混合所有制改革走在了央企的前列。”张杰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恒天集团整体净资产160多亿元,国有资本28亿多,从权益角度算,非国有资本占比超过80%,恒天集团的资本平均综合收益率很好,在9%~10%之间”。

“企业管理要尊重市场规则,尤其要尊重人力资源的价值规律,因为市场是高度竞争的,人才是流动的。”总结混合所有制企业的管理经验时,张杰说,“要建立很好的规则制度,吸收优秀的人才,战略定位清晰,方向目标选择正确以后,就一定有好的结果。”

从企业运作层面看,恒天集团也是按照张杰董事长说的这样来做的。例如,跨国公司立信工业是印染设备全球老大,被恒天集团并购后,其CEO年薪是张杰的10倍。

混合所有制企业管理中也有很棘手的问题。张杰说,恒天集团混改后纳入集团的一些企业,特别是制造业企业,既是资本的所有者,也是企业的经营者,这就遇到了制度性障碍。比如,一个民营企业老板跟央企合作,他的一块业务进来了,但他同时还有其他的业务投资,本来跟进来的这部分就有正常的业务往来,但进了央企之后就可能被界定为关联交易。再比如,这些人来到恒天集团之前就是老板,并不是国企领导,但现在成了公司的经理人,反腐方面对国有企业领导干部要求很高,而一些民营企业家之前的行为准则可能会与中央对国企领导的行为要求有差异和距离,但民营企业老板的一些市场化招数又确实能为企业带来效益,这就有点难以取舍了。

对于这样的问题,张杰说,只能按照中央规定,对所有经理人提出同样的要求,做不到的合作者只能当股东,不能因为个别人的行为破坏组织原则。

这样做意味着牺牲。“其实我们搞混合所有制,更多看上的不是民营企业的资本,而是经营者的经营能力和灵活的经营机制,我们选择混合的企业,管理能力都不错,但需要我们的国有背景所带来的资源优势,双方互补,各得其所,但如果民营企业老板不能参与企业经营,跟我们自己办就没啥区别了。”张杰认为,在深入推进混合所有制以后,这将是个普遍问题,既要保护经营者积极性,又不能违背制度原则,必须小心处理。但他也表示,随着法制环境的进一步改善,国家行政体制改革深入,政企之间界限将更清晰,到那时,不管是民营企业家还是国企管理者,行为会渐渐趋同,大家都必须尊重市场规则才能取胜。

支持降薪:但“一把手”之下的人要按市场规律

“问一个关系您切身利益的问题。”记者话音未落,张杰立刻接过来:“降薪。这件事,中央是从更高层面做出的一种制度性安排,我们肯定是拥护的。”

两年前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张杰坦率告诉记者自己年薪50万。相较他的职位,这个薪资水平并不高,所以,在最近的央企负责人薪酬调整中,张杰没有被降薪。他说,就算降了,自己也不会太介意,并且猜测其他央企老总也不会介意:“中国的改革开放造就了这一代人,都到了这样的年纪,多发10万或少发10万,不会影响积极性。”“60后”张杰在央企负责人中是比较年轻的。

“当然,作为企业家来说,多给薪酬肯定是高兴的。但央企一把手限薪我很理解。”张杰解释,“怎样搞好国有企业,其实是关系到中国未来能否超越目前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最重要的制度性安排。如果国有企业领导薪酬很高,就会成为被攻击对象,说你是维护少数人利益,这样从制度上很难去解释。”他认为,中央规定的央企主要负责领导薪酬不能过高,要与职工平均收入挂钩、与效益挂钩、与贡献挂钩,战略上是对的,有利于平衡舆论和当下社会矛盾。

张杰支持央企负责人限薪,但他认为,国企一把手之下的人才薪酬还是应该尊重市场规律,要靠市场激励调动积极性,这样才有利于竞争。

恒天集团目前有三大板块六大业务:纺机和商用汽车、贸易和新材料、金融和文化地产。张杰表示,六大业务在未来5年不需要大的变化,但会根据未来发展有所侧重地细化发展目标。在更长远的未来,他希望能形成三大业务:金融业,涵盖银行、证券、保险、基金、信托等整个系统的金融控股集团;制造业,有纺织机械、新能源汽车、新型纤维材料三大新技术支撑;服务业,主要是文化产业。“金融投资业务的赢利能力和资金能力可以用于培育新的制造业技术和产品,金融不好时,我们有领先世界的技术,制造业产业不好时,我们有体验式的文化产业……这三个同时都不好——不太可能。”

对话张杰董事长:能源危机是个伪命题

《中国经济周刊》:国企整体的利润在2014年并不好,恒天集团却实现了利润新高,主要是靠什么实现的?

张杰:主要靠技术创新和资本运作的双轮驱动。技术创新的企业保持了很好的赢利,同时资本市场有一块收益,另外,别人亏的,我们比别人亏得少,综合加起来就很好了。

做企业要把握好节奏,三年前,在国务院国资委提出开展管理提升活动之前,恒天集团就提出“整合,提升,创新”,2008年、2009年集中精力应对金融危机,2010年转好,2011年向上冲了一下,从2012—2014年,我们有意放慢了增长的速度,眼睛向内,注重内部业务整合,在技术创新上下功夫。正好这次遇到资本市场的活跃,我们又及时通过资本运作,提升了技术创新的能力。

《中国经济周刊》:如何看待未来制造业和能源产业的走向?

张杰:我自己判断,里夫金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观点正在一步一步变成现实。伴随着新材料技术的进步,加上大数据时代到来以后对人们生存方式的影响,以及对企业商业模式的创新,都在开启一个新的历史阶段。现在技术进步非常快,以我们恒天集团新材料业务领域的创新为例,用溶剂法生产的纤维,一亩地木材的纤维产量是棉花的3倍,如果玉米秸秆等植物性纤维原材料也能够充分利用,产量将达到棉花的8倍。这些技术都在大规模生产的前沿,正处于培育阶段。我认为能源危机是伪命题,随着新能源技术的进步,将彻底改变能源结构,也会使各个领域对石油等传统能源的依赖越来越小。

版权作品,未经《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若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