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文化时尚 > 正文

【收藏】穆家善,焦墨千毫皴技法开创者

文章导读: 焦墨画始于明末清初,它作为中国画的一种是采用干笔浓墨而不依赖借助于水渗化作用的一种画法。它给人的感觉浑厚华滋,既简约又不失雅韵。

p83(2)

【收藏】穆家善,焦墨千毫皴技法开创者

王其团

焦墨画始于明末清初,它作为中国画的一种是采用干笔浓墨而不依赖借助于水渗化作用的一种画法。它给人的感觉浑厚华滋,既简约又不失雅韵。继一代大师程邃、黄宾虹、张仃之后少有人对焦墨画技法有新的突破。许多大家对焦墨画也是浅尝辄止,难以深入研究。旅美画家穆家善先生十多年来将焦墨作为主要课题不懈钻研,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画貌,在中国画创作的发展上起到了推动作用。一次很偶然的机会,笔者走进了穆家善的焦墨艺术世界,领略了焦墨画带给我的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与震撼力。

p82

曲高并不和寡

穆家善祖籍山东,生于江苏连云港,旅居海外18年中,曾担任美国亚太艺术研究院院长。2011年回国在中国美术馆举办《苍茫化境——穆家善焦墨画展》,在国内画坛引起强烈反响。2012年他作为海外杰出艺术学者回国工作,被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聘为研究员、硕士研究生导师。他的焦墨画作品被选入高等教育“十二五”全国规划教材、中国重点美术学院系列教材《山水画教程》作为对外传播的范本和《中华文化复兴代表人物志》等。

穆家善是一位勤奋的画家。在他国内的画室里,作品被专门放在了一个房间,各种书刊更是堆积如山,其中不乏一些以他为封面的杂志。他除了要完成大量的创作之外,还要完成一些其他的工作。穆家善说自从回国以后两部手机总不停地响起铃声,找他约稿出书的、做画展的,还有要见面学习的应接不暇,他觉得这占据了他不少的创作时间。

2013年10月,为了更好地发扬焦墨画艺术,他在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首次招收中国焦墨山水画硕士研究生。同时,他还在文化部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艺术学院成立工作室,开设了“穆家善中国焦墨山水画高级研修班”。曲高并没有和寡,穆家善的焦墨画艺术主张越来越被对艺术有更高追求的艺术家和学者们推崇和追随。现在在班上学习焦墨画的学员不仅有全国美展获奖者,还有大学教授、院长等。学员们对焦墨画学习研究的热情与执着,让穆家善感到满足和自豪。

p83(1)

探寻艺术创新

谈起艺术创新,穆家善颇为感慨:“21世纪中叶,在徐悲鸿引进了西方学院派的教学模式后,国内高等艺术院校的中西画科都开始注重到自然中写生。大批学生虽然得到了认识自然的机会,但是更多的是面对自然感到迷茫。到底是到自然中体验笔墨、印证笔墨,还是素描那些自然物象?每每在纠结中完成的写生与创作,无意中丢失了国画的国粹——笔墨元素,照搬自然,成了自然的奴隶。这无形中扼杀了诸多画家的创作热情,粗制滥造地复制拷贝着自然,有些本来还蛮有才华的画家,离开了自然固定的物象,就很难创作出有形有意的作品,更谈不上所谓的上品、逸品之作了。”

已是天命之年的穆家善在传统的基础上探寻艺术的创新。他说:“不知不觉学画已经有40多个年头,过去主要画水墨画,从花鸟到山水再到人物,几乎每个画种他都深入学习研究过。”虽然在写生的过程中游历名山大川,泛阅巨匠作品,吸收百家精华,可是总有一种东西感觉无法突破,那就是从传统中创新出来,找到一种新的艺术语言。在传统中寻求突破的想法如同一粒种子一直在穆家善心里孕育着。在历经无数的借鉴、研究、感悟和艺术实践之后,在立足于传统和中西文化艺术的比较中,穆家善从中国民间的皮影、剪纸、陶瓷器绘画、漆画、芜湖铁画、塞尚的印象派绘画、版画、雕塑,包括现代装置艺术中吸收了大量的营养。他甚至从幼年印象深刻的黑、咸、辣的家乡菜中获得灵感。经过多年沉淀、探索与思考,终于在辛卯岁春将焦墨画止步不前的瓶颈打破,在前辈创作的基础上独创了属于自己的崭新的焦墨画法——焦墨千毫皴。

技法内蕴哲思

如果说任何一门画宗、一脉学派、一种风格都是由于艺术家因技法的革新而起源的,那么技法的变革便激发了艺术家的思想变化,崭新的艺术哲思和艺术现象就自然地汇成一股势不可挡的洪流,令时代的精神自然地流淌于作品之中。穆家善同样也不例外,他自从突破了这个瓶颈以后可以说夜以继日地把自己关在画室里疯狂创作。经过回国这两年的更加努力,如今早已完全掌握技法的运用,现在看着自己一幅幅崭新出炉的作品他满足地笑了。他总结:

千毫皴法画山石,一笔折变,多向得势,天然浑合,妙趣横生;

千毫皴法画流水,裹笔行锋,绵绵、滔滔、滚滚,有厚度,有生命;

千毫皴法画行云,龙腾雀跃、山雨欲来、风起云涌;

千毫皴法画万物,随心、随性、随意、纵情,把笔无意,任性天成。

经历了从传统中的蜕变和创新技法的成熟,穆家善的画作呈现着大道至简的笔触。丰富的笔墨结构不仅闪耀着前人的厚泽,更多地还表现出了一种新的技法元素,中国人对文化的自强自信不可遮掩地流淌于画面之中。细观其画,用笔丝丝点点可拆可砌,揉散如椽的画笔走过之缝隙自然留出飞白,让作品充满了更为醒目的视觉张力,那老辣的骨法用笔与苍茫的意境相生相应,顺势自然,行如流水。

业内评说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邵大箴:穆家善的中国画创作之所以能受到国际画界的关注,是由于他有高度的民族文化自觉,有丰厚的艺术修养和开阔视野。他以自己的睿智和悟性运用水墨技巧,表现了中国传统的天人合一的文化精神,而这种精神也正是科技信息文明社会所缺乏的。他向人们贡献的是不落俗套、有创新锐气和开放气魄的水墨艺术。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刘骁纯:穆家善最主要的成就是大斧劈皴,把它解散把它拉长,让它自由舒展开,我觉得这是他最成功的地方,也是最有个性的地方。他把大笔的笔法、笔意、笔境和山石结构,与他胸中的豪气结合成一体,一笔下来,全都解决了,这是他最成功的地方,也是他最重要的创意, 这个我觉得他的笔法更有力度,而且笔法更干净,笔法更有感染力。

原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范迪安:穆家善在山水画创作上独辟蹊径,这与他深入学术思考与文化游历的艺术体验有密切的关系。他的作品不是山水的实景,但很好地把握了造景规律,其中的丘壑和云水流脉既有合理的布局,又具备别具心裁的形式构成,追求的是雄浑苍茫的氛境与意境。穆家善作品十分明显的特征是他继承了传统山水的基本精神,但又通过在艺术观念上的求新、求变和笔墨技法的实验与创造,形成了他艺术上宽阔的视野和新颖的面貌。他的山水画以焦墨体格为描绘方式,以书写式的用笔用线为集中的语言,以苍茫化境的画面格调蔚成中国当代山水画创作中一道独特的景观。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主任薛永年:我看了穆家善创作出自己的焦墨山水之后,我觉得他解决了我希望张仃先生解决而张仃先生没去解决的问题。看穆家善的山水画,就会想到传统,想到传统的活力,想到传统的生长点。穆家善的焦墨山水,既不同于程邃、黄宾虹,也有别于张仃。比起程邃来,他的意境化枯寂为苍茫。比起黄宾虹来,他的境界更大,笔墨形态也更丰富。比起张仃来,他的丘壑位置都经过了内心感情的熔铸,删拨大要,留其精粹,气脉贯穿,情韵流动。如果说,张仃的是趋于写实的,那么穆家善的焦墨山水则是写意的。穆家善的山水画能够在国外被承认,为传播我们中国的文化艺术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前副所长王镛:我看穆家善的经历,他到美国奋斗了多年终于取得了今天的成就。胸中丘壑实际在中国山水画创作过程中有四种丘壑转换和升华,第一种是自然丘壑,第二种是图示丘壑,第三种是胸中丘壑,第四种是笔下丘壑。穆家善中年变法,各种元素都融汇在他的焦墨里。在美国画中国山水画能够获得成功,获得空前的成就是非常难能可贵的。我觉得穆家善的格调是比较高雅的,穆家善的焦墨山水是以高雅的形式传播中国当代文化,作为一个中美文化交流的使者,能够为中美文化交流,为中国当代山水画的发展作出更大的贡献。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正正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