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文化时尚 > 正文

【收藏】狂草与人生 书画家邓正强印象

文章导读: 秋风渐起,黄埔古港里,第一次见到邓正强,真的很难把他与那些抒情散文般,细腻、雅致、透明的水彩画联系在一起。印象里,他不像个书画家,倒更像搞行为艺术的人。

【收藏】狂草与人生 书画家邓正强印象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邹锡兰 ●黄雪丽|广东报道

秋风渐起,黄埔古港里,第一次见到邓正强,真的很难把他与那些抒情散文般,细腻、雅致、透明的水彩画联系在一起。印象里,他不像个书画家,倒更像搞行为艺术的人。

“是不是我长得有点像狂草?”聊到形象,邓正强会打趣地问。略凌乱的长发,圆得俏皮的眼镜,随性的黑T恤搭配宽大的中裤,微胖的身材,配上一张有点高晓松的脸,还有点像进过号子的著名词作家张俊以。邓正强的自我比喻细细琢磨倒是挺贴切的。

大学教师、设计师、营销总监、广告人,经销商、画家、书法家……当邓正强回溯自己的职业生涯,各种故事承转启合,人们很快就会发现,这位书画家不仅有着狂草般的直率模样,他的人生亦像狂草一样,激情、奔放、起伏又有迹可循。

商海浮沉

邓正强是湖南益阳人,自我评价:个性、直率、冲动、写意、顺其自然。现在的他游走在体制之外,而过去他是在高校的体制内起步的。

1987年,邓正强从景德镇陶瓷学院美术系设计学专业毕业,回到家乡任教于湖南城市学院,教建筑系学生水彩画。这是份稳定而体面的工作。上个世纪80年代初,恢复高考没多久,考上艺术院校很不易,毕业又在大学任教,这让邓正强的父母很骄傲。

然而彼时,珠三角作为改革开放最早的区域,经济飞速发展。南下广东打拼,成为许多人发家致富的梦想通途。1989年,邓正强从报纸上看到广东中山市有人才交流项目,便利用假期去中山玩,顺便考察情况。刚下车,邓正强就被中山吸引了。“那时候就觉得这城市太美了。”

来到中山市怡华集团,老总提出月薪350元请邓正强过来。想到在大学每个月七七八八加起来才150块钱,他不加思索就同意了。家里人觉得他太冲动了,放弃稳定的工作,远离家门到没有任何背景的地方,风险很大。邓正强这牛脾气哪里肯听,一门心思离开了家。

到了怡华,颇有才华的邓正强很受公司重视。后来有公派法国学习的名额也派给他。签证都办好了,只因一次会议上,邓正强和领导在工作上意见不合,倔强的他不肯让步,让领导很没面子。“你还没有出去就这么牛,那公派把你送出去,技术掌握了那还得了。”领导一句气话,断送了邓正强的公派机会。邓正强被分到总经办负责宣传工作。

1995年,邓正强因爱多老板胡志标盛情相邀,高薪许诺,连招呼都不打就辞职去了爱多。这一次他才算真的“下海”了。邓正强做起了产品设计师,负责爱多的广告策划。在这里,邓正强走上了他的职业经理人生涯顶峰——广东爱多电器有限公司营销副总。

那时候的爱多非常注重品牌建设,买下了体育新闻前的5秒标版,登出了中央电视台的第一条VCD广告。为了快速完成品牌战略,邓正强提议找国际巨星成龙代言爱多,提议通过,爱多以450万的高价聘请“大哥”成龙代言。“爱多VCD,好功夫!”这条广告把爱多推上了高峰,爱多一度成为VCD市场的“大哥”。邓正强也风光起来,出门奔驰,去哪儿都是星级宾馆。“那时候的人有点不谙世事,得意得飘飘然。”

随着爱多的没落,邓正强离开了爱多。后来有不少公司想聘请他,对商海渐渐感到厌倦的他也无心再闯。

回顾这段经历,邓正强坦言,每一次的“写意”,都带着点天马行空的洒脱。“只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当然为此也牺牲了一些东西,但是这个世界还是公平的,有得有失。”

当起自由人后,邓正强的心态改变了很多。“人要知足常乐,我很容易得到满足的,我对金钱没有什么太大的欲望。我真的可以做到‘只要有碗饭吃绝对不会把挣钱当快乐’的人。”

迷恋狂草

随后几年,邓正强沉迷艺术,远离都市,流连古镇,尽情游山玩水,自由创作。一直以画家身份闻名于艺术圈,尤以水彩画作见长。

所谓书画同源,自古扬名的大师多是书画家。“艺术家要有成就,就必须有多方面的修养。”于是他一边拿起画笔,一边拿起了毛笔。

刚开始临古帖时,一个圈中人说:“你这样练,十年都练不出什么来,书法不应该临帖,而是去创作创新,反正你再怎么写也超越不了古人。”听罢,邓正强感觉被蔑视被嘲讽了,身上那种不服输的湖南人性格出来了,他认为书法必须从传统入手,必须临古。不尊重传统、不讲究笔法的所谓大胆创新与个性在邓正强看来都无异于瞎闹。他暗自发誓要用事实来回击那些无知又自大的人。

2011年,这位“吃得苦,霸得蛮,舍得搞”典型湖南人性格的艺术家,索性把君威车卖了,一路北上到了中国书法院学习书法。“书法院的学习和那些书法训练班是不一样的。训练班目的性很强,多数照着展览要求创作。而书法院是教你怎样认识书法,学习书法,探寻书法之道。”

来到书法院后,每天都是书法界领军级老师上课,解读古今名帖,邓正强感觉自己就像一个饥饿的人看到这么多美食,无论消化不消化都一个劲吞下去。

周末,拉上三五个同学一起去北京文化街琉璃厂、王四营图书批发中心和潘家园旧货市场淘书,那里能淘到很多有价值的艺术书,还很便宜。这是邓正强对北京最好的印象之一。

邓正强在课外也坚持练习书法,写出一幅自己满意的作品时,他就觉得乐趣无穷。“我是自己掏钱去学习,我要对得起自己。我既然爱这个东西,就要认真去做。”

在书法院学了一年后,艺术圈的人发现这个北上深造归来的画家又“消失了”。原来邓正强开始了“闭关”。“我要好好消化在书法院学到的知识,把理论运用起来。”

随后的一年里,邓正强几乎不跟外人接触,在家里每天站着临帖8到10个小时。夏天天热,就光着膀子练。有些人笑话他:“你看老邓去中国书法院学了一年也没什么动静。学到什么东西没有啊,没见他学到东西。”

2013年下半年,邓正强觉得是时候检验自己的成果了。他拿着作品给圈中高手看,迷茫地问有没有机会入国展。高手看后说:“你的作品现在不是入不入展的问题,是获不获奖的问题。”邓正强还以为自己是被忽悠了。

没想到后来真的获了国展大奖,邓正强大受鼓舞,半年里投稿五次,都入了国展,并且连获中国书协主办的“铁人杯”、“廉江红橙奖”全国书法大赛最高奖项,实现中山书法在国展上的首次突破。慢慢地,邓正强在书坛名气渐起,天南地北、五湖四海认识了很多圈内好友,他对书法认识也越来越深。

不喜中庸

邓正强的个性在圈内早有名气。书法家李太亮谈及邓正强的印象,觉得他为人正直仗义,豪爽大气,敢于直面声讨时下不良风气,是一代怪才。

在书法家李太亮眼中,邓正强这个老顽童对书法痴迷到像个“疯子”。有一回邓正强到李太亮家中小聚,聊到深夜才入睡。在凌晨四五点,朦朦胧胧中李太亮被鸡鸣声叫醒,他赶到顶楼一看,是邓正强在那里挥毫写字,洒得到处是墨迹。

“性格决定了我不喜欢中庸。”邓正强认为搞艺术多少带点怪诞的“极端”,否则很难出彩,很难让人为之一振。

学书法初期,邓正强很“贪心”,什么书体都不放过。他相信只有在遍临名帖后,才会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字体。和模样与性格相符的是,邓正强最喜爱狂草,尤爱唐代草书“二绝”张旭和怀素。

邓正强临帖得法,能与古人对话,真正吸收了帖的正能量,很快“占为己有”。李太亮认为这些是邓的过人之处,也是书法同行难以企及的地方。

“他的书法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雄浑粗犷、狂野奔放,但又能做到用笔技法变化多端,线条细腻入微。所以质感浑厚,章法出奇制胜。”李太亮对邓正强的书法评价颇高。

对于获得国展奖项,邓正强也认为自己的作品在视觉冲击力上占有优势。这源于他是画家出身,又做过设计,在视觉效果的感知上有更深的功力。

进了中国书协,他感受到书法无穷的魅力。邓正强学习书法的初衷本就是为了更好地绘画。邓正强坦言未来会更多地拿起画笔,接下来会回到景德镇重操所学的陶瓷艺术本专业,他也强调不会放下书法,将合理地分配时间。

邓正强认为,学任何东西要专心沉下去,坚持不懈。有志者,事竟成。他对年轻同道向来是有问必答,从不保留。既会大胆批评,也会毫无保留地传道授业解惑,是个好老师。

他的人生也像其狂草书一样,跌宕起伏而又不失法度,耐人寻味。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正正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