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法治 > 正文

李安泽被列不干正事领导:主政新余时干部不敢喝自来水

文章导读: 10月15日上午,江西省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表决通过,决定免去李安泽的江西省发改委主任职务。

p35

江西省发改委原主任

【特别报道】李安泽的官场往事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郭芳 ● 上官丽娟|江西报道

10月15日上午,江西省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表决通过,决定免去李安泽的江西省发改委主任职务。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称,8月27日下午,李安泽被中央纪委工作人员带走。而据江西政界消息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透露的另一种说法是,李安泽是当日晚上10点左右被从家中带走的,当晚被控制在江西省纪委昌北培训中心,次日,从昌北机场离开南昌,现被控制于昆明。

但至今为止,纪委方面尚未正式发布有关李安泽的消息。

《中国经济周刊》获悉,李安泽被带走或因涉及江西官场人人熟知的“于姐”和其曾担任副国级领导的丈夫的贪腐案。据江西政界知情人士透露,纪委工作人员从“于姐”家中搜出了李安泽送给“于姐”的名画,李安泽因此被牵出。

“于姐”的收藏与李安泽的落马

“于姐”,名叫于丽芳,她有一位曾在江西权倾一时的丈夫,今年6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在其丈夫担任江西省委主要领导期间,“于姐”妻凭夫贵,在江西的官场、商界、艺术界如鱼得水,甚为著名。

“于姐”尤其喜欢艺术,并积极地跻身于江西的艺术界,她在艺术界的身份是景德镇陶瓷艺术文化研究所艺术顾问、江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在于姐的家族没出事之前,她与景德镇的一些陶瓷大师过从甚密。前几年,《中国经济周刊》在景德镇采访时发现,不少大师都喜欢说,“于姐很喜欢我的作品。”

在景德镇的坊间,有一种听起来甚为夸张的说法来形容“于姐”对艺术收藏的狂热:于姐从景德镇拉走的瓷器几个火车皮都装不下。

“于姐”的爱好给了江西官场一些人机会。李安泽则是其中善于捕抓机遇的人。

据上述知情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透露,数年前,因为“于姐”喜欢,李安泽就通过新余市的一位老板,从上海拍卖行拍下了傅抱石的一幅画送给“于姐”,向其雅贿。“当时拿下这幅画的价格大约900万,现在的价格已经是千万以上。据悉,这幅画是没有进入拍卖目录而被直接拿走的,如果进入拍卖目录,这个价根本拿不下来。”

早些时候,坊间传出消息说,相关部门将着手调查“于姐”丈夫的时候,李安泽曾经去找过“于姐”,想要回这幅画,但没能要回来。知情人士称,“他预感到‘于姐’丈夫可能要出事,于是去找‘于姐’骗她说,这幅画是赝品,想拿回来给她换幅真的。没想到‘于姐’回他说:没印象曾经收过这幅画。”后来办案人员从“于姐”家中搜出了这幅画,进而牵出李安泽。

而从多方信息源透露的信息看,办案人员从“于姐”家中搜出的藏品远不止这幅画。

据江西省艺术界人士称,办案人员在“于姐”家还发现了一批瓷板画,这批瓷板画的主题是鄱阳湖。

“于姐”丈夫主政江西期间,曾力主环鄱阳湖经济区战略。为宣传该战略,2012年至2013年间,江西省有关部门联合主办了名为“瓷画鄱湖”瓷上绘画作品展。据江西当地的媒体报道称,2012年冬,江西画院召集近40名资深艺术家顶风冒雨前往鄱阳湖地区,进行了为期一周的环鄱阳湖采风,最后形成了100余件瓷上绘画佳作。该项目还被文化部确定为2012年度全国画院15个优秀创作项目之一。

据上述艺术界人士称,此次活动的成本大约为六七百万元。展览之后,主办单位将这批瓷板画标价出售,叫价1200万。“于姐”很快给主办单位的负责人打来电话说,要介绍商人来买这批画,出价800万,分期付款。“虽然比预想价位差了很多,但毕竟没亏,也算是可以交代,这位负责人勉为其难地同意了。”然而,不久之后,“于姐”又打来电话问,能不能降到600万?“600万就要亏本了,这样没法交代,这位负责人打死也不同意。虽然‘于姐’很不高兴,但这位负责人还是坚持了底线。”该艺术界人士说,这批画最终被发现在“于姐”家里。

据江西官场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透露,“于姐”很喜欢带着关系密切的商人从江西官员手中廉价收回瓷器。“这些年,不少江西官员都收到过一些艺术陶瓷礼物,‘于姐’就带着老板以象征性的价格从这些人手里买下,再高价卖出。遇到自己喜欢的就留下。”

李安泽仕途经验:巴结“于姐”夫妇?

当然,李安泽与“于姐”的交集不止一幅画。

“于姐”的丈夫出事后,李安泽身边的人都很担心他的命运。一位曾对李安泽表达过关心的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他都会说,‘我没事’。”

但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他要出事,这源于他昔日的同事、江西省新余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周建华对他的举报被媒体铺天盖地地曝光。

周建华2012年1月因严重违纪被“双规”。2013年7月,因受贿罪一审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目前,该案正处在二审阶段。

周建华举报称,该案起源于“于姐”的丈夫和李安泽的打击报复。周通过其家属和律师,向有关部门和媒体密集地举报李安泽。

p37

李安泽被举报任新余市市长时“贱卖”土地,致国有资产流失近10亿元。当年的地块,如今已是楼宇林立。

在周建华举报李安泽的诸多事项中,最严重的一起是,李安泽违规将300多亩土地廉价出让给“于姐”的商人朋友,致国有资产流失近10亿元。

他举报称,新余高专为了专升本,经新余市委、市政府批准择地新建,建设资金主要通过拍卖老校的300多亩土地筹集。2009年,这300多亩地对外进行公开拍卖,但时任市长的李安泽擅自中断了拍卖程序,以建设国际商贸城为由,按协议价70万每亩将土地出让给了与“于姐”关系密切的浙江商人陈某。而大约半年后,相邻地段的新余市委党校80多亩地拍卖价325万一亩成交,卖了近3亿。周建华认为,无论环境、地段都比党校好的新余高专校区300多亩地只卖了两个多亿,致国有资产流失近10亿。

周建华的辩护律师周泽向媒体提供了一份签订于2009年5月20日的土地买卖合同。该合同约定,土地面积为339.03亩的新余高专老校区土地使用权出让给泰耐克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进行商业与房地产开发,双方商定,地块出让价为人民币70万元每亩,总价为23732万元。

当时,代表泰耐克公司签署合同的正是陈某。

《中国经济周刊》从新余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公布的土地中标结果中获悉,该地块被分为四块标的在3年间分3次被新余泰耐克置业有限公司拍得。其中,2009年10月编号为1-5-355的 43.7亩地,成交价为84.7万元/亩;2010年1月,编号为1-5-353的128亩地以出让底价80.5万元/亩成交;2011年10月,编号为1-5-354-1的117.6亩地出让价格为201万元/亩,1-5-352的28.7亩地出让价格为271万元/亩。这4块地总计318亩,成交均价约为121万元/亩。

从公示的结果看,相比同样地段的土地交易价格,该地块每亩约121万元的成交价是明显偏低的。《中国经济周刊》从新余市国土资源局网站获悉,2010年11月30日,与其相近的位于北湖西路(原市委党校)的土地经过13家房地产开发公司的103次的激烈竞价,最后是以325万元/亩的竞拍价成交的。

在周建华看来,李安泽此举是为了巴结“于姐”夫妇,以图获得晋升市委书记的机会。

2010年3月,李安泽晋升新余市委书记。

据周建华举报称,李安泽“当了书记后,狂得不得了,拉帮结派,独断专行”。2009年,时任新余市市长的李安泽提出要重修从新余市到分宜县的清宜公路,这遭致时任新余市委书记汪德和的极力反对,汪认为,自通往分宜县的高速公路修好后,这条路很少有车辆走,再重修毫无价值。但接任市委书记后,李安泽还是坚持花了近10亿元按一级公路标准重建这条路。

作为一个仅有33万人口的小县城,分宜在开通高速公路之后是否还有必要花巨资高标准重修这条路,据《中国经济周刊》了解,这在当时的新余市官场确实是有质疑的。

据周建华称,李安泽没有对外招标就把这条路的三个标段交给了另一位与“于姐”关系颇好的商人邓某,邓某再转包出去。

分宜县政府网发布的《分宜县人民政府第二十次常务会议记录摘要》显示:会议要求,清宜公路的建设要严格按照市政府统一要求和部署,确定由赣商集团作为投资建设方,不计利息,也不下浮,由交通部门再与该集团协商好有关事宜,早日与其签订协议。

而据公开资料显示,赣商集团于2009年2月24日于上海成立,经营范围包括实业投资、房地产开发经营等。该集团董事局主席为邓某。

2011年,市委书记任上的李安泽还提出从财政出钱建一个像美国白宫一样100年不落后的市行政中心,即市委、人大、政府、政协四套班子的办公大楼。但时任该市人大主任的周建华认为设计的方案很不科学和合理,因此强烈反对,甚至以“告到省委去”相要挟。而李安泽则极力坚持。

据周建华称,两人终因此而走向决裂。

周建华总结李安泽的仕途经验时较为刻薄:李安泽不管有钱没钱就喜欢搞市政工程建设,尽管新余市财政担保债务已高达130多个亿,他还要不断地修路,而且不对外招标。“他的目的是拿项目去换关系,拿关系去争权力,再拿权力去谋私利,这就是他从政做官的成功经验。”

新余人眼中“不干正事、没有贡献的领导”

据《中国经济周刊》在新余的采访调查,李安泽在新余的口碑不好。在众多受访者的眼中,他在新余无所作为,被列为不干正事、没有贡献的领导。

新余,一个人口不过百来万的城市,在长期欠发达的中部地区,却创造了经济上的“新余现象”: GDP连续数年保持15%以上增长,人均GDP突破8500美金,其工业化率达到67%,城镇化率达到63.9%,遥遥领先于整个江西省。钢铁、新能源、新材料,构成了新余市的三大支柱产业。江西省确定的3个千亿产业工程,新余有其二。

不过,在新余人看来,这一切与李安泽无关,而是他的前任书记们打下的基础,立下的功劳。“无论是城市格局还是产业格局的形成,他的前任市委书记汪德和功不可没。”新余当地一位不愿具名的老板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说。

然而,新余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较为严重的污染问题。为新余经济贡献GDP较多的新余钢铁、新余发电厂、赛维LDK等,同时也被新余人认为是污染大户。

周建华在与他的辩护律师周泽的谈话中称,新余的环境污染太严重,空气粉尘含量很高,水污染严重,“我们所有的领导干部,包括其他的干部家里喝的都是桶装水,不敢喝自来水。”

该市市民熊小敏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一些经济上较为宽裕的新余市民也基本以桶装水做饭。

李安泽在任市委书记期间,提出他的主政目标之一是,到2020年新余市人均寿命80岁。他曾就此接受江西当地的媒体采访称,新余的人均GDP已经突破8500美金,甚至已经超过沿海部分省份,因而要把构建和谐社会放在首位。到2015年,人均期望寿命达78岁,为2020年实现人均期望寿命80岁打下基础。他表示,将以实现人均期望寿命80岁为主线,进一步改善民生。争创全国生态文明城市,争取获得中国人居环境奖。

周建华认为,主政者提出这个目标当然是好的。但如何下狠心整治污染的欠账问题,如何下狠心不再上污染项目确保不增加新的污染源,这是问题的关键。

在周建华看来,李安泽在这些问题上说一套做一套。他举例称,他曾经所在的新余市人大组织人员对该市严重污染的企业采取暗中取样的方式拍了一部一个多小时的录像。“我多次向李安泽建议请市委常委看一下,这样对全市污染情况的严重程度有个了解,李安泽不听,不看,也不表态。作为市委书记言行不一,这不是在编故事欺骗老百姓吗?”

新余一位钢铁行业的老板对《中国经济周刊》说:“在新余,没有人不在骂李安泽。他在新余这些年,几乎感觉不到他为新余的老百姓做了什么实事。人们生活变更好了吗?没有。环境变好了吗?没有。”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萌萌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