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宏观 > 资本 > 正文

私募分手两年骂战再起:姜广策叫阵 吕俊应战

文章导读: 虽说私募分家在业内已屡见不鲜,而分家两年半后仍“口水仗”不断,成为私募圈一道别样的景观,吸引路人驻足观望。

getty图

私募分手两年半三轮“骂战”

姜广策再叫阵 吕俊应战

孟宸

虽说私募分家在业内已屡见不鲜,而分家两年半后仍“口水仗”不断,成为私募圈一道别样的景观,吸引路人驻足观望。

昨日,网上流传一则“从容投资不再沉默”的声明,称9月5日下午曾在从容投资任基金经理现已“自立门户”的姜广策在某微信群发言诋毁从容投资董事长吕俊。该发言被指有人身攻击之嫌,发言的截图在不同地方被转发。面对姜广策挑起的“骂战”,从容投资声明称感到“确实到了必须果断了结的时候”。为此,除了将陆续公开姜广策任职于从容投资期间私自管理公司外账户的全部证据,还将求助法律”。

从容投资联合创始人郑莹向《第一财经日报》证实了该声明的真实性,并向记者出具了上述发言的截图,表示“在几百人的群里公开造谣诽谤,对整个行业也会造成恶劣影响,因此决定诉诸法律。”

战火再燃:

从容投资强硬姜广策沉默

郑莹提供的截图显示,在一个有319名成员的微信群里,姜广策直斥吕俊“全金融圈也怕是找不出比你更无耻的人了”。吕俊对此回应,“你私自管理一个账户铁证如山,想给大家看看?”随后姜广策回复“老鼠仓之王,你要庆幸自己溜得早!”

分家两年半,这已经不是姜广策和吕俊间第一次掀起隔空骂战。而这一次,从容投资决定通过法律手段起诉姜广策造谣诽谤。“姜广策随意造谣诽谤,这是不能接受的。他私自接管账户的事实不可能改变,他不断通过谩骂,造谣诋毁从容投资和吕俊来掩饰自己,这也是不行的。”郑莹称。

吕俊提到的“私自管理一个账户”,指的是2012年分家之时,从容投资召开新闻发布会举证的姜广策在任职从容投资期间,直接操作国家新药筛选中心主任王明伟的账户,并承诺6.5%的收益率。收益不达预期,王明伟求助从容投资,向姜广策追讨本金,并称“我的底线是把投入的一百万元本金取出,不要他承诺的6.5%收益了”。

对于从容投资此次的强硬态度,姜广策对本报表示他的态度是保持沉默,不作回应,“让业绩说话”。

资料显示,姜广策两年半前从从容投资离职后,在拉萨注册成立西藏德传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自任董事长,并于2013年3月15日发行了德传医疗基金。

姜广策上传的德传医疗基金的信息显示,截至2014年9月5日该产品单位净值为1.707元,超越同期上证指数68.59个百分点,超越同期中证医药指数59.99个百分点。

而姜广策离开后,吕俊亲自掌管从容系列医药基金。在上述声明中,从容投资方面也提到了该系列基金的业绩表现:“2012年一季度,在姜广策离职之前,从容医疗基金系列几个产品净值从0.7元/份到0.95元/份不等。最高净值是从容医疗一期,勉强接近面值。大部分产品经历了30%上下的净值回撤,客户怨声载道。吕总和新的医疗基金投资团队接手以后,改为稳健的投资策略,稳扎稳打,采取底部抬高的战术,成功将大部分产品的净值抬高到面值以上。其中抗风险能力强,操作余地比较大的医疗一期上涨了57%,最新净值为1.5元左右。原在0.7元清盘线挣扎的两个基金,无法重仓操作,特别艰难,但根据最新数据也回到了0.9元以上,其余产品上涨了40%多不等。”

分手后一年一次骂战:

两人交恶业内共知

“分家”两年半,吕俊和姜广策的恩怨并未在分道扬镳后落下帷幕。事实上,两人之间的交恶在业内人所共知,上海一位私募基金经理甚至向本报记者形容为“隔一段时间就得跳出来互相指着鼻子骂一轮”。

骂战始于2012年。彼时,合作两年,在从容投资一战成名的明星基金经理姜广策3月26日突然高调宣布离开,原因为“与吕俊、郑莹夫妇在价值观、投资理念以及为人处世方面存在的巨大差异无法调和”。并且建议从容医疗基金客户考虑赎回产品,“赎回之后只要愿意我仍将继续为您负责投资顾问,不收任何费用。”

单方面宣布离职且动员客户赎回产品,作为回应,吕俊对姜广策的离去先后给出了几种解释:姜广策管理的产品业绩不佳,在公司严格的止损机制下,其投资权限有所减少;产品业绩下滑之时,吕俊任命了同样出身于公募的涂畅担任从容医疗系列产品的基金经理,与姜广策同场竞技,造成后者心有芥蒂,萌生去意。

更大的爆料在2012年3月30日,从容投资召开新闻发布会,称姜广策在任职从容投资之时,接“私单”代客理财,且同时进行一些PE投资。被公司发现后,已经停止姜广策的全部权限。

姜广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则对从容投资的公司架构发声质疑。一时间,姜广策吕俊分家引发的互相攻讦在舆论的渲染下沸沸扬扬。

而去年8月,姜广策发布博文,称“吕某在一个很大的基本都是基金经理构成的微信群里发(布),医药基金业绩不佳是因为‘有不少医药基金(单位净值)被前任基金经理做到0.7元,仓位被限制了。’”

姜广策表示“这可真奇怪”,“整整套了两年半,自我离开一年半以来那么轰轰烈烈翻倍牛股辈出的医药大牛市都亏钱,成立两年多的医疗基金净值还在0.77元,再把责任往我这推是无论如何说不过去的吧”。

姜广策直指从容投资系列医疗基金做不起来是为了旱涝保收收取管理费。“十个亿的医疗基金每年的固定管理费提成就是2000万,套住客户一年下来就旱涝保收2000万,做不做业绩其实对贵司无所谓,打点好银行托管费和信托的账户费后就可以舒舒服服地收钱了。”

前述私募基金经理也向记者讲述了他所了解的投资界“潜规则”:“一只产品如果净值一直走高在赚钱,客户不会想要赎回。但如果长期以来一直是0.7元左右的净值表现,客户看到在亏钱也不舍得赎回,每年还是得定期缴纳管理费。如果‘不懂行’的基金经理闷头把这只产品做到0.9元或者回到1元的净值,则很有可能遭到客户的大量赎回。就是说业绩做好了,产品被清盘了。”

从容投资并未对此进行回应。而在上述声明中,从容投资表示“每一次姜广策取得一点点成绩,就一把揪住我们医疗基金净值最低的两只来对比。但似乎完全忘记把这两只产品做到0.7元/份的正是姜广策本人。清盘线上的产品如履薄冰。操作极为困难。可是就有人反复痛打薄弱环节。”

业界声音:

代客理财不鲜见

私募分家在业内并不鲜见。今年3月,去年的私募冠军创势翔投资“堵单”事件就揭开合伙人不和导致的“分家”事件。早在2011年,深圳东方港湾投资大股东钟兆民也单独成立东方港湾资产管理公司,与另一位大股东但斌分道扬镳。但是闹到如此地步,且时隔两年半仍是火药味十足,从容投资可谓私募分家的“孤例”。

而从容投资方面揪出的姜广策代客理财,其实在私募界也长期存在。

“理论上来说,如果发产品做投资是不能再接受代客理财,一只票谁的钱先进去,很有可能涉及到抬轿。”上海一位私募基金经理告诉记者,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如果基金经理跟大股东提前“报备”,或者之前有过商量,同时操作产品外账户的也并不是大问题。

该基金经理同时表示,业界有名的私募大佬,发行的产品都是其管理资金的冰山一角,“很多资金都是以代客理财的形式存在”。

一位金融律师也向记者表示,目前并无相关的法律法规限制阳光私募基金经理从事其他投资或代客理财,但是劳动合同如果有此规定则要另当别论。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曦陌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