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新闻 > 头条 > 正文

工程院院士称PX绝对不是剧毒:现代人生活已离不开

文章导读: “PX挥发到大气里,很容易在自然条件下光降解,毒量就消除了。”曹湘洪解释,而且人体有排毒功能,就像喝酒,一次喝多了会倒下,每天喝一点则会排出去,不能简单说长期累积以后低毒就会成为剧毒。

杂志标题:“PX绝对不是剧毒”

曹湘洪院士的坚持:“PX绝对不是剧毒”

“PX绝对不是剧毒!”4月17日晚,在中央电视台《对话》栏目录制现场,中国工程院院士曹湘洪坚定地说。

每当PX引发争议时,这位化工领域的权威专家都会通过媒体向公众解释一番。这个工作不容易,有的人还没弄懂他说的话,就先情绪化地把“砖家”的帽子扣在他头上。

不过,曹湘洪不退缩:“作为一个工作了40多年的老科技工作者,我有责任把我所经历、所知道的关于PX的认识告诉大家。”

现代人的生活已经离不开PX

在《对话》节目现场准备的一瓶PX上,标签上写着“对二甲苯”,这是它的化学专业名称,英文名为Para-xylene。主持人郑重地戴上橡胶防护手套,往一只三角烧瓶里倒出一部分,看上去是无色的透明液体。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按照专业人士的指点,闻到了这种液体的气味,与小时候家里刷在木质门窗上的油漆气味有些相似,但不及后者浓烈呛鼻。曹湘洪告诉记者,这样形容差不多,因为过去有的油漆里面会用PX做溶剂。

在油漆中做溶剂只是PX数不清的用途中的一种。曹湘洪说,普通人平常几乎是见不到PX的,能见到的都是用PX作为原料生产的产品。

最常见的来自PX的产品是服装,各种涤纶长丝、短纤面料的衣服都是由PX的下游产品PTA(精对苯二甲酸)制成PET(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PX另一种下游产品),再经过各种加工而来的。此外,还有人们日常生活中接触到的各种塑料制品:矿泉水、饮料等各种瓶,银行卡、会员卡等各种卡,汽车轮胎帘子线,苹果手机装饰壳,胶片,各种包装袋、包装盒……都是由PTA或PET作为原料再加工而来。

中石油集团炼化公司总工程师胡杰去年5月在撰文介绍汽油成分时指出,所有的汽油中都含有PX。2017年将在全国使用的国五标准汽油中也含PX。

源自PX的PTA和PET,正在越来越多地取代铝、玻璃、陶瓷和纸张,应用于建筑工程、电器电子、医疗卫生、汽车及机械制造等行业。“PX是一种重要的基础化工原料。”曹湘洪说。

有专家表示,现代人的生活已经离不开PX——要绕开前面所述各种物品,似乎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汽车尾气中的氧化氮毒性比PX强”

曹湘洪强调,在世界诸多化学品名录和我国危险化学品名录中,PX都被描述为低毒的基本化工原料,它的毒性与汽油差不多,比汽车尾气要低很多。

“每天开车排放的尾气中有氧化氮,在有毒物质名录上,氧化氮的毒性比PX强。”曹湘洪介绍说。

曾有专家通过学术对比介绍,PX的毒性大于食盐小于酒精,与咖啡同级。有人发问:“那么PX喝下去会怎样?沾到皮肤上会怎样?”

曹湘洪解释,不同的物质有不同的属性、不同的应用场合,虽然PX与咖啡毒性相当,但咖啡可以喝,PX不能喝。就性能而言,衣服上沾到油污以后,用汽油可以洗干净,用PX洗同样没问题。

向《对话》主持人提供防护手套的,是一位在实验室中研究了十几年PX技术的科研工作者。他表示,PX尽管是低毒,但也是有毒的,如果皮肤反复接触PX,会变得干裂,这说明它实际是有危害的,实验室里的技术人员不得不在敞开的设备中采样,进行这样的经常接触有必要戴上手套、防护面具等。

因为PX的学名“对二甲苯”中有一个“苯”字,而苯是致癌物质,因此,很多反对PX的人担心,PX会导致癌症。

对此,曹湘洪介绍,按照国际癌症研究中心论文集搜集的数据,到目前为止,还不能证明PX有致癌性,因此,该中心将其划分在“不能确定是致癌物质”一类中。但曹湘洪也表示,长期高浓度接触PX,对人体一定会产生影响。

据《人民日报》报道,医学资料显示,人体吸收过量的PX,会对眼部以及上呼吸道造成刺激。长时间接触PX,也可能导致头痛、烦躁、抑郁、失眠、疲劳等症状,严重者可以造成短期记忆障碍。美国曾有实验表明,PX会对胎儿造成一定影响,专家建议孕妇或者哺乳期妇女尽量减少接触PX,就像应尽量减少接触酒精、烟草和其他药物一样。

有人关心,低毒累积多了会不会变成剧毒?

“PX挥发到大气里,很容易在自然条件下光降解,毒量就消除了。”曹湘洪解释,而且人体有排毒功能,就像喝酒,一次喝多了会倒下,每天喝一点则会排出去,不能简单说长期累积以后低毒就会成为剧毒。

生产风险不等于事故

p23

即使知道了PX及其产品的低毒性质,很多人还是反对PX项目,他们担心生产过程中会有泄漏、爆炸,以及排放的污染物对人体和环境有害。

事实上,这个世界上只有很少部分人能直接接触到PX,其中一部分在实验室里——就连生产车间的工人,也只是偶尔能闻到一些气味而已,因为它的生产过程是全封闭的。

杨五良是燕山石化二甲苯装置工艺班长,1984年技校毕业就进了工厂,已经在PX的生产一线工作了30年,住处距离车间步行15分钟左右。

杨五良描述:“刚一下厂时就觉得有点儿香味,其他没有觉得怎么样,在了解了整个生产过程和装置以后,觉得这东西真没什么了不起的。天天在装置现场,当班期间每小时都要巡检一次,检修时(PX)沾在皮肤上会稍微有一点白印,拿水一冲完事儿。”48岁的杨五良身体结实,面色红润,很多人猜他只有38岁,他骄傲地告诉大伙,自己的儿子已经读高二了,个子更高,身体更结实。

“但我要如实地讲,PX的生产过程是有风险的。”曹湘洪曾经是中石化集团公司副总裁,在石油化工企业工作了30多年,也直接管理过车间生产,接触过各种各样的石油化工装置。

曹湘洪说,石油化工生产确实是危险的生产过程。以炼油为例,加工的原料是原油,出来的产品是汽油、柴油、煤油等,原料和产品都是易燃的。还有一些生产过程的压力很大,最高可达3200公斤/平方厘米,“相当于一个指甲盖儿的面积上承受3200公斤压力,你说危险不危险?”有些是高温炼制,有一点儿泄漏就会着火,引起爆炸。

但风险不等于事故。曹湘洪表示,根据自己对各类石化装置风险的认识,PX生产过程比其他石化生产的风险相对较小——它的整个生产过程中的很多分过程中的反应压力和温度都不是很高,最高压力只有30多公斤/平方厘米,最高500℃的反应温度也是石化生产中的常规条件。

并且,在PX装置设计上,有一系列的安全措施。以物料泄漏为例,曹湘洪介绍,生产现场有可燃气体报警器,发生泄漏时能够提醒工作人员把装置停下来,有时候泄漏会直接泄漏到地下罐里,不可能跑到外面的街区上,现在很多企业都使用雷达测漏仪,能够检测到管线、阀门、接头出来的非常少量、鼻子闻不到的泄漏,检测后就可以进行处理。

曹湘洪特别提醒,其实天然气的爆炸范围比PX的爆炸范围大得多,天然气一旦泄漏会与空气形成爆炸性混合物,遇到明火爆炸威力特别大,可以毁坏整个房间甚至整座楼房,他建议人们在使用液化气和天然气时要注意安全防范。

“大家都去动物园看过老虎、狮子,如果笼子没关好,老虎跑出来,就会伤人。”在曹湘洪看来,这就像石油化工生产过程,有风险,但不等于事故。

对于PX生产过程中的排放,曹湘洪解释,工厂必须按照环保部门的要求,上脱硫、脱硝、除尘装置,生产排放的气体及污料要进行回收处理,不允许直接排放,这与其他企业相似。PX生产过程中会有副产品——苯,这是致癌物,不允许进入到环境中。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林灵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