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宏观 > 正文

【科勒德克观察】人均GDP与人类发展指数哪个更准确

文章导读: 对于所谓的“新兴市场”,我们不应简单地过度兴奋,相反,更应该无视它。“新兴市场”貌似是个很有吸引力的概念,但事实并非如此。

对于所谓的“新兴市场”,我们不应简单地过度兴奋,相反,更应该无视它。“新兴市场”貌似是个很有吸引力的概念,但事实并非如此。

格泽高滋·W·科勒德克

对于所谓的“新兴市场”,我们不应简单地过度兴奋,相反,更应该无视它。“新兴市场”貌似是个很有吸引力的概念,但事实并非如此。

从发展经济学和未来政治经济学的角度看,我建议讨论讨论“自主经济体”这一概念,它与“新兴市场”有着巨大的不同。“自主经济体”中,市场是主体而非客体。“新兴市场”中,游戏规则是以投机、金钱和利益为中心;而在“自主经济体”中,其关键是社会自主配置资源。

目前的全球一体化趋势对于消除发展差距非常有利,虽然一体化加快了差距缩减的速度,但这依然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甚至需要几代人的时间。

这对于未来意味着什么?相关国家在国际发展中的地位将发生什么变化?以前的“三个世界”会完全消失吗?目前关于“两个世界”的划分,即高度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会逐渐消失吗?

“第二世界”国家的后社会主义变革

在全球化的过程中,世界多样化特征显著,在某些极端案例中,最富有国家的生产力水平及人民生活标准是最贫穷国家的100多倍,这是不可持续的。如果这种程度的不平等持续存在,世界必将崩塌。不稳定、革命、战争不可避免。

应对这一挑战的合理途径之一就是相关国家和社会的自主经济发展,包括逐渐脱离之前“第三世界”的国家和“第二世界”中出现的国家,其中多数国家已完成工业化进程且人力资本相对较高。

对于“第二世界”国家来说,他们正经历后社会主义变革,因为这些国家的人均GDP高出世界平均水平约50%,而且人力资本相对较高。

具体来说,世界人口年平均收入约为12000美元(按购买力平价计算),拥有1.26亿人口的欧洲后社会主义国家,包括已加入欧盟的前苏联波罗的海国家: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年平均收入约17600美元,依然生活在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2.8亿人的年人均收入为12400美元(俄罗斯人口1.38亿,人均收入17000美元)。因此,对于生活在中欧、东欧和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4亿多人来说,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的平均收入略超14000美元。

人均GDP不是最好的衡量标准

人力资本质量通常以人类发展指数(HDI)来衡量,对于上述国家来说,HDI的情况良好,多个国家已经感觉到了经济自由,没有了不安全感。

后社会主义国家中最富裕的斯洛文尼亚(人口仅200万,因此对地区均值几乎没有影响)的人均GDP(按购买力平价计算29000美元)排名世界第30,其人力资本则排名第19,HDI指数0.844。

如果我们根据收入分配的不平等调整指数,按照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从2011年开始采用的计算方法,斯洛文尼亚的排名上升至第10位,排在瑞士和芬兰之间。

排行榜的另一头是最贫穷的后社会主义国家——塔吉克斯坦,人均GDP仅2100美元,HDI指数0.607,排名在100位之后。

从这个角度把相关国家与整个世界相比,我们来看看HDI排行榜两极的数值:排位最高的是挪威0.943和澳大利亚0.929,排在最末端的是刚果和津巴布韦,两国的HDI数值非常低,分别为0.239和0.140。

2011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调整了HDI计算方法。目前,该计算方法略为复杂,但也许更为恰当。

之前的计算使用相对简单的复合系数,最终值是人均GDP(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由读写能力和毛入学率得出的教育指数,和以寿命指数衡量的人口健康系数的平均数(各占三分之一比重)。理论上,这种计算方法的最高值是1。

当同时满足以下三个条件时,目前的计算方法能得出的最高值也是1;入学率100%且没有文盲;平均寿命83.4岁,为1980—2011年数据记录的最高水平;人均GDP 107.721美元,为1980—2011年数据记录的最高水平。

目前,HDI仍然是由这三个分项系数计算得出的值,但不是算术平均值,而是几何平均值(或者立方根)。

此外,通过这种方法算得的数值还需根据收入分配的不平等进行调整,得出IHDI(不平等调整的人类发展指数)。在完美的平等情况下,IHDI等于HDI。现实中,收入越不平等,两个数值的差别越大。

因此,在奉行平等主义的瑞典,HDI值为0.904,根据分配率调整后的IHDI值为0.851。在总体发展情况稍逊于瑞典的韩国,HDI和IHDI数值分别为0.897及0.749。波兰HDI增长到了0.813,智利的HDI也有所提高,达到0.805,而两国的IHDI分别为0.734、0.652,因为智利的收入分配不平等情况比波兰严重。

用HDI来表示人力资本指数得到的结果也很相似,总而言之,考虑到收入关系,瑞典人的生活质量高于韩国人,同样波兰人的生活质量高于智利人。

引人深思的是,在非洲大陆,利比亚的HDI值最高(2010年为0.755)。希望这个数值不会因为政治和经济的变革而降低。

这表明,HDI和IHDI是比人均GDP更好地衡量社会和经济发展水平的标准,当然也不能孤立地看待这些指数。但HDI和IHDI仍是不完美的指标,因为它忽略了或者说缺少了一些与决定生活质量和人们对生活的满意度相关的其他因素。

强调复利作用

“快速增长”是什么意思?这是一个相对的概念。

“快速”应定义为自主经济体以两倍或三倍于人均GDP高于30000美元的发达国家的速度发展。这意味着,增长动力几乎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两倍。

从发展质量上讲,快速增长即经济体的发展达到中等程度,并在一两代人的时间内达到目前高度发达国家的水平,而在相同的时间跨度内,欠发达国家能够达到目前中等水平国家的程度。

在此必须强调复利(俗称“利滚利”)的作用。10年内要实现收入水平翻一番,年平均增长率需达到7.2%。20年内要实现产出翻一番,则需保持3.5%的平均增长率。

以前者情况为例,半个世纪后,收入将达到目前的32倍,而以后者情况为例,也将达到令人称奇的460%。

我必须强调,在实践中,前一种发展模式的增长动力不可能在宏观层面保持那么长时间,然而,在有利的环境下,不能排除50年内实现经济产出5倍增长的可能性。

当然,这对于世界整体而言并不是好消息,因为50年内保持这么高的发展速度既不可能,也不太有利。有的自主经济体能够实现10年内收入和消费翻一番,例如,过去的中国台湾和近期的越南,但收入的增长不会自然带动消费的增长,而且两者也不可能以同样的速度增长。

(翻译:张璐晶)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网络编辑:曦陌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