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经济 > 汽车 > 正文

专访广汽乘用车总经理吴松:

【寻找中国创新榜样】传祺要做中国自主品牌的No.1

文章导读: 管理方式上的创新很有必要,但作为自主品牌,真正让传祺获得长足进步的还是技术上的正向开发,而这也是目前其他自主品牌难以做到的一点。

p-41

广汽乘用车总经理吴松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王辰越 ● 路永庆|广州报道

11月15日,吴松刚刚忙完广汽传祺参与拍摄的《变形金刚4》的全国宣传活动。面对《中国经济周刊》的专访,吴松的自豪溢于言表:“《变形金刚4》的导演迈克尔·贝很看重传祺,他前两天来广州参观了我们的研究院和乘用车工厂。传祺的性能和外形设计让迈克尔·贝感觉到很惊讶和兴奋,受到好莱坞顶级导演的青睐,这在中国汽车自主品牌史上还是第一次。”

根据相关媒体报道,那些渴望在《变形金刚》中露脸的欧美汽车大佬们,直接用直升机吊着价值上千万的豪车送到迈克尔·贝导演面前,以期能获得试镜机会,但未能受其青睐。而中国自主品牌广汽传祺却破天荒地加入全球汽车经典大片《变形金刚》中,这让同台的布加迪、兰博基尼、奔驰、奥迪等大佬们不敢小觑。

传祺,是广汽集团倾心打造、国内少见的从中高级轿车切入的自主品牌。根据J.D.Power亚太公司近期发布的2013年中国新车质量研究(IQS)报告显示,传祺以97个PP100(PP100为新车质量的综合得分,以每百辆车的问题数来衡量,分数越低表明问题发生率越低,质量也越好)的成绩远超行业平均水平119个PP100和自主品牌平均水平155个PP100,跻身第15名,这是中国自主品牌有史以来最好成绩。

对于这个分数,吴松向记者解释道:“传祺评分97分,这验证了传祺用生命造车的理念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得到了市场和消费者的认可。传祺的转介绍率超过20%,这个数据可是远超中国自主品牌水平。”

可以看到,提起传祺,吴松透着一股骄傲与自信,犹如在讲述自己亲手养大的孩子的成长轶事。在经历了传祺从无到有的探索后,吴松心中的感慨颇多。做自主品牌难,技术创新难,被消费者接受难,超越合资品牌和外资品牌更是难上加难。在汽车业内摸爬滚打了多年的吴松深谙这个道理。

p-42

广汽传祺GA3

从零开始 传祺诞生

吴松大学念的专业是机器制造,在大冶钢厂工作十余年,34岁成为这个前身为张之洞主办的汉冶萍钢铁厂的总经理,带领3万多人的老国企走出困境,之后,他又下海主办了民营高科技企业。2000年,吴松南下广州,进入广汽高层,带领团队参与广汽与丰田的合资项目,成为广汽丰田汽车公司的董事和广汽丰田发动机工厂的中方负责人。

广汽丰田发动机,是丰田公司在海外最大的发动机项目,除广汽丰田配套之外,还出口日本本土,据了解这是丰田海外工厂第一家反向出口到日本的企业。“在这样一个合资企业里,增加了我的阅历,也拓宽了我的思路。”吴松说。

“广汽是从2005年决定开始做自主品牌的,但是前期市场和研发技术等课题的探索和品牌定位工作花了两年时间。”吴松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当时决定做自主品牌,基于多方面考虑:首先,从广汽的长远发展谋划,一定要发展自主品牌;其次,当时的广州市委领导特别希望2010年广州亚运会的时候,能够有可以代表广州形象的自主品牌汽车出现在大众面前。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一直在做合资品牌,有声音说广汽只会跟着别人造车,心里很不是滋味。”

“统一思想”的结果就是,2007年,广汽集团一次性投了60多个亿,从零开始做自主品牌。

“基因重组”

传祺超越阿尔法·罗密欧

经历过“国企领导”、“下海商人”、“合资企业一把手”这三个截然不同的身份,吴松将这三类企业的优势融合到了传祺的管理方式中,形成独具特色的传祺模式——“国企的平台、民企的效率、合资的流程”。

吴松告诉记者,国企最大的优势是可以创造平台吸引人才,成就一番理想的事业。和传统国企不同,广汽传祺给员工构建一个公平、公开、公正的成长环境,让员工参与进来,共同在做一份事业。

在吴松看来,管理方式上的创新很有必要,但作为自主品牌,真正让传祺获得长足进步的还是技术上的正向开发,而这也是目前其他自主品牌难以做到的一点。

我国很多汽车企业的发展,都是从逆向开发开始的。逆向开发投入少、见效快、成功率高。逆向开发不需要请很好的设计团队,也就没有高额工资投入,也不需要做很多试验,少了很多试验设备投入和试验费用,可以避免很多风险,直接模仿别人的车型就能够生产并获得效益。逆向开发出一个车型,只需要1年时间甚至更短,而正向开发则需要3~5年。正向开发是从研发、试制到试验、制造的全过程,拥有自主知识产权,有标准、有图纸、有数据,知其然且知其所以然,但正向开发的门槛高,很多车企试图在正向开发的过程中“啃骨头”,但最终都无功而返。

在欧美汽车工业发展成熟后,后来的日本、韩国、中国的汽车企业都是从模仿开始发展的,这也无可厚非,没有核心技术就只能模仿。“为了快速抢占市场,很多自主品牌直接照搬国外设计,稍作改动就上市。因此,早期的自主品牌给大家留下了抄袭、模仿的印象。但是,从另一方面看,汽车是个高技术门槛、高资金投入、高人才聚集的行业,我国起步相对较晚,想在短期内赶上国外,难度很大。我们通过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拿来主义,逐步走向成熟。”吴松说,正向开发和逆向开发没有绝对的边界,如果能将二者结合,“为我所用”,可以做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吴松告诉记者,传祺最开始也没有设计整车的经验,传祺的第一款车,技术是从欧洲的阿尔法·罗密欧引进的。“我们不是照搬照抄。而是引进它的DNA,然后,利用广汽集团的力量进行DNA重构。比如我们对阿尔法·罗密欧的底盘平台技术做了1200多项的改进,之后对整车进行设计,加入我们之前和本田、丰田合作时所积累的技术经验。这样,传祺身上既保留了欧洲车的性能,又具备了日本车的品质。”

“第一款车的研发成功,为广汽传祺构建了基础DNA数据库。接下来的开发工作,我们就可以在此基础上更有创造性去开展。传祺的A级车平台就是我们自主研发的,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平台,前后花费10亿元。汽车企业的正向开发需要有足够的硬件软件投入和完善的体系流程进行支撑。”吴松说。

经过一番卧薪尝胆,广汽传祺逐渐受到了市场的认可,一向被外资品牌垄断的公车采购市场开始向传祺频频伸出橄榄枝。

国内:加量不加价

对于自主品牌来说,在国内市场上外资品牌一向是最强的对手。吴松坦言,在不少国人眼中,外资品牌是高质量、安全的代名词。“这也难怪,早期的中国自主品牌由于技术比较落后,车子做得确实不怎么样,开出去常常出问题。再加上外资品牌愿意在宣传上大量投入。因此大家都觉得外国车好。”吴松说。

但是外资品牌就一定好吗?“很多外资品牌正是利用了中国人崇洋媚外的心理。在进入中国后,产品上偷工减料。比如,减掉ESP,减少高强度钢等,但是价格却不便宜。此外,外资品牌的车往往是针对外国的市场标准设计的,在进入中国市场的时候,并没有根据中国市场的情况进行针对性开发、实验。这些原因导致其在中国市场召回事件频发。”

吴松自打做传祺的那天开始,就打定主意一定要做中国品牌的NO.1。对于销量多少,吴松并不那么看重。他表示,“卖多少辆不重要,我更关注车的品质。”

“外资品牌有的功能,传祺都有,外资品牌减掉的功能,我也要加上,这些功能有和没有在汽车的操纵稳定性和安全方面差异明显。但是价格上我们却比外资品牌便宜几万甚至更多。”在吴松的眼中,传祺是“加量不加价”的好车。然而,酒香也怕巷子深,对于传祺品牌宣传,吴松一直觉得费用不多,有点捉襟见肘。但随着今年传祺的热销,他认为自己接下来要投入更多的精力到宣传工作上。

海外:走出去更要保质保量

谈到走向世界,吴松表示传祺早就在路上了。“几年前,我就考虑过出口,但是由于那时候国内市场还没怎么打开,因此只是前期规划。现在传祺在国内市场销量稳步攀升,车辆性能和品质也得到一致好评。”

“第一个出口的国家我选在了科威特,155台车刚刚运过去。科威特经销商接触传祺,经过测试,他们评价说这车比接触到的中国其他车都要好,甚至比日本、韩国的车都强,因此停止与某著名国际品牌代理转而销售传祺。我们必须快一点,因为这么好的产品,我们有义务让更多的人感受到它的价值,过上更幸福的生活。”吴松说。

在吴松看来,出口的数量不重要,关键是要保质保量,让外国人买了一台就能牢牢记住。“我敢保证,除了比传祺贵很多的外国品牌,一般的车型性价比方面,绝对夺不走传祺的市场。”吴松坚定地说。

关于倍受关注的新能源车,吴松表示传祺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新能源车,但要相关公共配套设施完善后再开始量产。“目前,电动车的电池还有很多问题,体积太大,续航时间太短,充电不方便,这都是问题。”吴松笑着说,“不过传祺一直都没有停止研发的脚步。未来的五年,我们会推出20款车,尽量满足各个细分市场。”

带着这样的雄心,我们可以看到在中国成为第一汽车消费大国的同时,中国的汽车人也在加紧脚步,吴松说,广汽传祺有望成为5年后中国汽车品牌的领军者。

(网络编辑:林灵)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