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区域·城市】河南新安:传统工业强县转型升级的探索

新安县在经济转型上找到了两条路子,一是引导支持企业依靠完善产业链条,进行产业提升;二是依靠科技进步带动经济转型。为此,新安县在招商环节,把过去初级产品向高级产品发展,同时把产业集聚区建设好,争取高效益的优质项目。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郭振华 刘德炳 | 河南报道

工业经济曾被很多地方政府赋予重任,一个个有特色的工业强县也随之应运而生,河南省洛阳市新安县就是其中之一。

曾经的新安,因为发展工业,逐渐摆脱了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成了河南省十强县,至今,工业在其经济产值中占比依然超过半数。当前,新安是河南省所有县份当中唯一有两个产业集聚区的县份,其中一个是以煤电铝为主要产业标志的新安县产业集聚区,另一个是承接洛阳市工业基地先进装备制造业的洛新产业集聚区。

但伴随着工业经济的发展,资源和环境制约的难题逐渐暴露出来,转型发展迫在眉睫。这是很多地方目前都或多或少遭遇的一道大考,尤其是工业强县,由于包袱沉重,其转型之旅更显艰难,新安就是如此。

传统的工业强县该如何进行转型升级?对此,河南省新安县委书记张生伟表示,近年来通过切实调整经济结构,提升经济质量,新安已经逐渐找到了一条颇具活力的经济升级之路。

工业走高端、上档次

当记者第一次走进河南新安重点企业万基铝业公司的生产车间,看到一卷卷铝材的时候,很难将这些貌似制成建材的“铝板”与香烟、食品等扯上关系。

万基铝业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是将铝锭加工制成的铝箔,这些卷在一起的铝箔片,最薄的只有0.0055毫米,用途较广泛,饼干、香烟等都需要它来包装。

上述负责人表示:“以前我们主要生产铝锭,后来发现,将铝锭加工成型材,每吨价格相差3000元;将铝锭加工成铝箔,每吨价格则相差2万余元,如此一来,企业利润将大大增加,但这项工艺,需要不小的投入,为此企业最初也面临较大的压力。”

企业的压力引起了河南新安县政府的关注。张生伟表示:“向可持续的上下游产业链延伸,通过提高产品含金量,打造高附加值的产品,这符合中央提出的经济转型升级的要求。为此,县委县政府在产业政策、金融政策上提供了一定的支持。”

据了解,目前万基铝业总投资85亿元的60万吨高精度铝板带箔项目正在逐步建设中,完全投产后年产高精度铝板带60万吨、高端铝箔5万吨,将成为新安经济的新动力。

新安县县长王玉峰表示,新安县在经济转型上找到了两条路子,一是引导支持企业依靠完善产业链条,进行产业提升;二是依靠科技进步带动经济转型。为此,新安县在招商环节,把过去初级产品向高级产品发展,同时把产业集聚区建设好,争取高效益的优质项目。

以工业为主的新安县,其经济版图正在发生着相应的变化。新安县委副书记赵莉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在第二产业内部,我们正逐步淘汰一些过去的传统工业,在未来新安县的工业经济版图中,我们重点定位在铝钛精深加工、先进装备制造、新材料、战略性新兴产业等科技含量高的产业。”

工业的“废”,旅游的宝

“我们不仅仅在第二产业内部进行转型升级,而且还在三个产业内,进行着战略性的结构调整。”张生伟表示,“工业的比重过大,为我们的转型带来了一定难题,但是换个角度看,工业经济曾经的辉煌,又何尝不是为经济转型提供了一定的机遇?”

记者了解到,过去新安煤矿业比较发达,但随着资源和环境的制约,一部分煤矿逐步废弃,而废弃的煤矿基地对环境又会是持续的污染。

“我们为什么不换个思路呢?如变废为宝,可以取得更大的综合效益。新安就此大胆进行了新的尝试和探索。”张生伟说。

2012年9月19日,新安以矿区景点和旅游资源为依托,打造了“有生工矿游景区”。该景区是集煤矿作业现场、生物标本、地质化石、科普知识教育为一体的工矿游景区,其中的现代化煤矿作业现场是按照井下作业现场1:1的效果设计安装的。景区还融入了大量的江南园林的文化元素,矿区“不似煤矿是煤矿,不是江南赛江南”,目前已吸引了众多游客前来参观。

新安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曲万涛表示,工矿旅游文化景区只是新安旅游的一个特色,新安规划了旅游产业发展的三大板块,包括山水游、乡村游、文化游。新安境内自然风光秀美、文化积淀深厚、旅游资源丰富,为旅游业的发展提供了丰厚的土壤。

以新安境内的洛阳龙潭大峡谷景区为例,该景区是国家5A级景区,也是黛眉山世界地质公园的核心景区,以典型的红岩嶂谷景观为主,经过12亿年的地质沉积和260万年的水流切割旋蚀所形成的高峡瓮谷、山崩地裂奇观,堪称世界一绝,享有“中国嶂谷第一峡”美名,近年来为当地的旅游经济创造了越来越高的收益。

张生伟表示,发展旅游业能带动消费、创造就业、增强经济的内生动力,这是新安做大第三产业的重头戏,也是新安经济结构调整的发力点,除此之外,他们还在教育产业、文化产业等三产方面下功夫,以培育更多的经济增长点。

玫瑰撬动农业现代化

对于很多地方而言,由于农业产值低、见效慢,一提到调整经济结构、实现转型升级,农业通常会被忽视,从而不利于经济的协调发展和长远发展。

张生伟指出,一方面农业在经济发展中处于基础地位,农业不稳,则经济容易失衡;另一方面,在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和农业现代化发展的大背景下,农业发展大有可为。

新安县关址村所在的黛眉山脉南麓,因独特的气候环境和土壤成为我国重要的玫瑰种植基地、玫瑰精油产地,获得“玫瑰谷”称号。走在关址村等地乡间道路上,记者看到,沿路到处种着玫瑰,阵阵花香溢满山谷。记者了解到,位于新安县关址的洛阳丰华玫瑰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经过多年发展,在国家土地政策等有力支持下,已经成为当地乃至国内玫瑰行业的领军企业。

丰华玫瑰公司董事长王海东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丰华玫瑰园占地3万余亩,依靠对玫瑰自种自采、自有高科技含量的深加工,企业迅速壮大,当地村民收入比之前没种玫瑰时翻了一倍。

张生伟表示,这其实体现了农业现代化的优势,一方面是规模化种植取得了更大的效益,另一方面是农产品深加工业直接带动了产业的升级。区域经济发展提高了农民收入,当地集中建设新小区,朝着新型城镇化迈进了一大步;而且还推动了乡村观光游、婚恋产业等行业的发展。这些都证明,在经济转型的背景下,农业转型升级空间广阔、大有潜力。

对话新安县委书记张生伟:

打造经济升级版难免有阵痛

《中国经济周刊》:在新安的经济发展中,工业曾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是什么实际情况促使新安这个工业强县转型升级?

张生伟:回顾新安取得的工业成就,最大的经验是得益于新安30年来各级领导班子在坚持工业强县的道路上不动摇、不折腾、不摇摆,一张蓝图绘到底。不过,过去低附加值的工业难以抗衡如今剧烈波动的国际经济形势;而且由于经济发展方式粗放,也影响到了生态环境,导致了空气质量下降,地表水、地下水水质变坏,各种资源严重浪费,影响了群众生产生活和未来持续发展。但转型以来,这些方面正逐步改善,群众满意度和幸福感日益提高。

《中国经济周刊》:对于工业强县而言,其转型的难度是否更大,经历的阵痛是否更加剧烈?

张生伟:的确如此。一方面,经济发展短期内很难扭转对工业的依赖,一旦转型,很可能找不到方向;另一方面,过去传统的粗放式工业发展模式,积累了很多包袱,这也意味着转型中负担更重,成本更大,但正因为如此,我们更需要转变发展方式,打造经济升级版。比如新安县关闭了曾为全县经济做出突出贡献的万基控股集团有限公司8台共470MW小火电机组,投资3亿多元建设了除尘、脱硫、脱硝工程。投资2.8亿元实施了碧水蓝天工程,完成了126项环境整治工作。由县财政全额垫资,先行在11个乡镇建设了污水处理厂。

《中国经济周刊》:在您看来,实现经济转型,是否就可以完全不要GDP?

张生伟:科学发展是一场持续不断的接力赛,也是不断在新起点上超越的过程,我们不能只顾眼前,要干一步、看两步、想三步,因此,在转型中即使牺牲一定的GDP也是正常的,但也必须兼顾发展。从中央和地方来看,对于经济增速,其实还是比较关注的,同时中央对于经济发展增速底限也是有一定规定的。对地方而言,一定的经济增速能保证新增就业的解决,同时也对当地居民的收入增长有一定带动,所以在转型中,我们也不能忽视增长。


(网络编辑:林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