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公司 > 正文

平安投行神话破灭 草根凶猛“战国”时代终结

文章导读:   经济网综合网讯 2010年,在平安的鼎盛时期,有投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投行业已进入“战国”时代,各家公司都在寻找“凶猛”的打法抢占市场。但随着薛荣年出走和证监会一纸罚书,平安证券投行

经济网综合网讯 2010年,在平安的鼎盛时期,有投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投行业已进入“战国”时代,各家公司都在寻找“凶猛”的打法抢占市场。但随着薛荣年出走和证监会一纸罚书,平安证券投行业务创造的“神话”破灭。

曾经的行业标杆倒掉,意味着投行业通过短视的激励机制和粗放抢地盘的打法已经难以为继。部分试图复制平安模式的投行在得知最严处罚决定后,已于4月开始“清理门户”;投行业“野蛮”生长、粗放扩张的“战国”时代宣告终结,行业开始改变短视的盈利模式,加快向综合型服务转型。

  严重过剩投行模式转型迫在眉睫

有人认为平安证券的崛起是顺应了局势,当年随着大型企业IPO减速,中小板和创业板企业发行提速,以往只专注于大项目的券商明显失去竞争优势,中小企业项目储备丰富的平安证券方异军突起。但现在的格局早已不似往年,IPO停滞不前,业绩贡献下滑,同期债券、再融资等业务比重逐年上升。

“投行现在的产能严重过剩。”有投行人士表示,多年来行业一窝蜂似地追逐利润,打法单一,服务严重同质化,大中小券商都在拼命上马投行业务,“下一步行业在新股发行这块首要的是去库存,‘野蛮’生长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未来1-2年行业重新找定位,很多只关注IPO的中小公司日子不会好过。”

在这种格局下,不少公司开始提前转型,债券和再融资短期内成为投行盈利的新增长点,宏源证券债券业务快速扩张,中信证券在2012年提出公司战略从以股票为主转向股债结合。

对于实力强大的大型投行而言,未来二级市场业务将会成为重点,这一趋势在成熟市场上一览无遗。在美国,不少投行与企业有数十年的合作关系,一同成长,投行关注大项目不仅仅是IPO,更要关注合作关系建立后,未来配股、增发、发债等业务继续合作的可能。未来我国投行的服务也将从单纯的IPO向综合型服务转型,股债再融资、衍生品、股权质押、资产负债表管理、现金流管理等业务转型在所难免。

但亦有业界人士评价,目前能摸索开展这些业务的国内投行只有寥寥几家,这一中长期趋势将更加有利于大型投行,中小投行的生存压力恐与日俱增。

  在劫难逃“乖孩子”开始“清理门户”

平安投行模式的不可持续其实早已露出端倪。2010年,时任瑞银投资银行部亚洲区全球资本市场联席主管兼中国区副主席的朱俊伟向本报记者表示,“现在创业板企业上市速度很快,保荐人赚钱容易,但一些中小型公司上市后能不能担保不出问题?这一批上市公司三五年后有多少家业绩和股价还能维持在现有水平?相比之下,中大型项目业绩更为稳妥,出现风险的概率更低。”

随后,一手做大平安的薛荣年出走华林证券。胜景山河案暴露了这一盈利模式的弊端,保荐制度出台以来最为严格的罚单宣告平安投行的“神话”破灭,这对行业带来的冲击不可小觑。

今年4月,尽管万福生科案的中介机构处罚结果暂未披露,但一家北方投行的负责人就已经了解到平安证券和前高管薛荣年在劫难逃。“是进是退?高层开了很多会,痛苦抉择方向。”这位负责人承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所在的公司正是平安模式的追随者,注重中小项目且激励机制灵活,激烈的拼抢下部分项目已经出现瑕疵并被监管层关注,“做投行这么多年,今年监管检查的力度让我们极度担心,这几个月我们一直在说服一些客户撤单”。而这一现象绝非个案,他透露,现在市场上一些离上市仅一步之遥的公司都被投行“劝退”以免后患,因为这些投行深知粗放模式下某些项目站不住脚。

一些向来自称“乖孩子”的大型券商开始“清理门户”,谁都不想在IPO大核查和保荐机构监管加码下成为下一个“祭旗”的对象。

如何生存成为摆在一些平安模式追随者面前必须抉择的难题。眼下,就连这一模式的缔造者都已经抛弃了原有的发展模式:为消除在过去几年“大干快上”所遗留的安全隐患,平安证券在4月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已对投行业务发展方向进行“颠覆式”改革,力求从“通道制投行”向“交易型投行”转变。这一变革引发大规模投行人员流失,损失以十亿元计。预计经过约一年时间,平安才可能完成团队重建,并表示平安证券投行业务在项目选择标准方面已彻底改变过去重数量、轻质量管理导向,大大加强预立项、立项环节审核,从源头上把控项目质量和风险。

但消除短视的投行盈利模式对行业的负面影响绝非一日之功。其他中小券商出路如何不得而知,平安前高管薛荣年出走华林证券后,把一套打法都带到了华林,眼下多位高管被取消从业资格,这家公司投行业务何去何从?

  乱军突围“战国”时代隐忧重重

“投行业现在就处在春秋战国时代,各家乱军突围。”2010年初夏,一家专注于中小盘项目的南方投行人士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作出了这一判断。在他看来,当时投行业刚刚起步,高速成长背景下的行业格局极不稳定。

作出这一断言之时,投行业正迎来一场变革,顺势者如平安证券一举突围成为当时的行业领跑者——2009年以来,创业板开闸和新股发行的提速让券商投行业务一路高歌猛进,不少券商首次公开发行(IPO)承销收入迎来爆发式增长。与此同时,投行江湖排名大幅度波动:以最为赚钱的股票承销业务为例,在综合治理后数年内,前几名一直被中信证券、中金公司、国泰君安及银河证券等大型券商把持,这一局面随着2009年创业板的推出被打破。证券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2008年股票承销金额五强是中信证券、国泰君安、中金公司、银河证券和安信证券,2009年的股票承销金额前五名则变成了中信证券、中金公司、国信证券、中信建投和平安证券。2010年上半年,股票承销前五强则是平安证券、招商证券、国信证券、中金公司和华泰联合证券,直到下半年农行上市,中金公司等老牌投行才杀了个“回马枪”,抢回前三甲的宝座。

正是在傲人业绩的支撑下,平安证券被冠以“草根投行”的称号,当时的掌门人薛荣年一手创造了投行业的“平安模式”。示范作用之下,不少试图在投行业务上杀出重围的证券公司成为平安投行模式的追随者,从激励机制、拼抢市场的手法到中小公司的定位,无不在模仿平安。如果仅考量业绩,这些追随者也确实在过去几年中实现了突破。

彼时,就连一些大型券商也有些招架不住凶猛的市场冲击,纷纷放下身段转向中小盘股市场。2011年,一家以承销保荐超大型项目著称、在平安崛起前从未有中小盘股客户的投行高管在面对疑问时,甚至被迫回应称“我们从来没说过不做小项目”。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这确实是一个“战国”时代:跑马圈地、重兵突围,你方唱罢我登场,完全打破了之前既有的市场格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平安证券成为搅活市场竞争的“鲶鱼”。但平安投行模式成就了平安投行的业绩“神话”,同时也埋下了今日神话破灭的隐患。

  记者手记

投行业野蛮生长之殇

三年前,“平安模式”风头正劲,抓住中小板、创业板上市潮的平安证券一举成为“草根投行”的代表,行业排名快速攀升。当时,中国证券报记者就投行业格局是否生变的话题采访一家知名外资投行的高管,在谈到市场对“平安模式”的溢美之词时,这位有丰富海外经历的高管大手一挥,“我跟你打赌,三年内肯定出问题”。

一语成谶。时至今日,回头看近些年来资本市场的大案要案,从胜景山河、绿大地到万福生科,背后的投行都有逃不掉的干系。而中介机构的不作为让一些不合格的公司钻了政策的空子,进而被一些投资者指责为股市下跌的重要因素。这不禁让人反思,为何业界有人明明知道“平安模式”的打法存在问题,这一盈利模式却依然延续了那么多年,并且追随者众?

首先,反思“平安模式”本身,内部风控不足是重要因素之一,但这绝不仅仅是平安证券一家的问题。有业内人士曾直指,国内投行普遍存在风控水平不足的问题,当年的平安证券只是一个极端的表现。反观成熟市场,部分国际一流投行之所以能成为百年老店,是因为其拥有权力足以毙掉项目的内核委员会,当委员会认定项目存在问题时,也就认定了这一项目将损害公司的长期利益。目前,国内不少投行尚不具备这样的长远眼光,短视的追逐利益为造假埋下隐患。

其次,造假成本低廉,保荐制度出台以来,绝大多数投行因恶意造假行为遭查处时往往被处以出具警示函、吊销保荐人资格等处罚,类似处罚不足以戳到投行的痛处,上市公司更是没有因造假遭到退市处罚。

反观成熟市场,香港在2012年责令因财务造假而上市的洪良国际以2.06港元/股的价格回购其IPO之时发行在外的5亿股股票。为此,洪良国际总共须耗资10.3亿港元,这个金额甚至大于其在IPO时所募集的资金净额。并撤销保荐机构兆丰资本相关牌照,这一处罚极大震慑香港市场。此次平安证券被罚陡然提高造假成本,正是我国资本市场走向成熟的标志性事件,。

最后,我国资本市场尚不成熟,而投行业发展历史短,缺乏完善机制约束的投行遇上了不成熟的资本市场,出现万福生科案可谓是成长过程中必然出现的烦恼,亦是市场与监管之间痛苦的磨合。正因如此,新股发行制度仍需完善改革。

与胜景山河案相比,平安证券此次处罚的宣布引起了市场前所未有的关注,其背后的原因正是投行业将面临更为严格的监管,资本市场制度的进一步完善使得投行业的压力加码。可以预计,在IPO核查下又有一批公司将会遭遇处罚,中介机构难辞其咎,在监管与市场的磨合中,保荐机构方能成熟。(记者蔡宗琦)

  相关阅读

积极拓展新空间投行业务重心转移

自去年IPO“冰封”以来,券商投行业务重点就转移到债券承销、再融资等领域。Wind数据统计,今年一季度券商债券承销额同比增长逾两成,增发、配股等再融资承销也不减反增。而且,在创新大潮的驱动下,以资本中介为核心的创新业务日益受到重视,投行部门也从中积极拓展新的业务空间。

  债券承销成为投行“新战场”

今年以来,在IPO缓发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企业通过发债融资。央行数据显示,一季度,企业债券净融资额7520亿元,同比多增3560亿元。其中,3月企业债券净融资达3870亿元,创出月度历史新高;同时,企业债券融资占社会融资规模比重达15.2%,也创出历史新高。分析人士认为,债券融资正成为企业融资重要渠道,未来随着融资结构的不断优化,企业债券融资占社会融资规模比重或将继续攀升。

债券发行的红火为投行承销提供了重要收入来源。Wind数据统计,一季度,证券公司实际债券承销额超过3700亿元,占债券募集资金总体的35%;有64家券商在债券发行方面有所斩获,承销债券347只,承销金额与数量分别较去年同期增长22.5%与67.6%。除了中信证券、中信建投和国开证券保持强势之外,一些中小型券商成功“杀进”债券领域。华西证券、华创证券、金元证券、湘财证券等23家券商进军债券领域。部分中小券商在债券承销上更是突飞猛进,浙商证券、渤海证券、兴业证券、光大证券和东方证券同比增幅均超过400%。随着券商陆续发力,券商债券承销比重从2010年末的30%提高到了2012年末的33%,2013年一季度为35%,较2012年末进一步提升。

在企业债券承销方面,商业银行是券商的主要对手,二者在竞争上各有千秋。“传统上讲,商业银行的发债优势主要集中在高评级和规模大债券上。”一家中型券商投行负责人分析说,“对于投行来说,它的优势在于对风险的把握和产品的创新之上。因此在债券市场的发展上,大家是各有优势。”

股权融资项目募资总额不降反升。统计数据显示。一季度的再融资规模(不含企业债和可转债)接近1300亿元,其中定向增发与公开增发总额合计1227亿元,配股融资约67亿元。此外,短融、中票发行均出现较大幅度增长。目前券商在短融、中票业务中虽然尚无太多建树,但当前短融中票市场规模远超公司债和企业债,存在巨大的发展空间。

  加快转型非通道业务

除了债券承销和再融资之外,券商正积极在资产证券化、海外上市、并购重组和“转板”等加快布局,将承销业务从主板、中小板、创业板IPO,向新三板乃至场外市场延伸。

券商均在积极参与新三板、区域股权市场等新业务。除了占据先发优势的申银万国等老牌券商外,西部证券、中原证券等中小券商也纷纷利用地域优势掘金新三板。在区域股权市场方面,多家券商“跑马圈地”,如财通证券、浙商证券参股浙江股权交易中心,广发证券、国信证券和中信证券参股深圳前海股权交易中心,宏源证券参股新疆股权交易市场,西南证券控股重庆股权交易中心,银河证券等参股北京股权交易中心,信达证券、大通证券和中天证券参股辽宁股权交易中心。业内人士称,券商参与区域股权市场,可直接带动投行、经纪、交易、资管等众多业务的发展。

资产证券化业务也将为投行带来更大的空间。5月14日,由上海国泰君安证券资管公司设立的“隧道股份BOT项目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发行,包括保险、银行、基金、券商在内的众多机构投资者对该产品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认购踊跃。此前,中信证券设计的欢乐谷入园凭证计划,推出两天便销售一空。业内预期,未来有望推出各种金融衍生品。对券商而言,资产证券化业务既拓宽了投行业务范围,也丰富了资产管理业务的产品,该项业务未来发展前景广阔。

此外,随着企业的整合与跨境收购增加,并购等财务顾问业务空间扩大。中信证券去年11月试水并购基金,海通证券、中金公司、国泰君安、光大证券等机构也开始布局于此。业内人士认为,在国内众多产业产能过剩、经济结构加快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一些行业和地区的并购良机正在出现,券商系并购基金可望在并购市场拓展新的空间。

编辑:若一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