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杂志文章 > 正文

欧洲债国何不拿外储还债?

储备减半也足够维持国家金融安全,平稳维持货币流通流量。

文章导读: 面对现实吧:想在不影响社会稳定的前提下,理智地解决债务危机是不可能的。危险正在升级,尤其是在数个欧盟国家评级降级后。现在,连欧盟金融稳定机制(EFSF)的评分也被下调了。

格泽高滋·W·科勒德克
波兰前副总理,曾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联合国经济发展研究机构及欧盟高级顾问,现任波兰华沙科兹明斯基大学政治经济学教授、波兰智库主任。著有《真相,谬误与谎言:多变世界中的政治与经济》。

面对现实吧:想在不影响社会稳定的前提下,理智地解决债务危机是不可能的。危险正在升级,尤其是在数个欧盟国家评级降级后。现在,连欧盟金融稳定机制(EFSF)的评分也被下调了。

对于将债务从私有部门转移到公有部门、从成员国转嫁给欧盟喋喋不休的絮叨都于事无补,只不过是改变一下债务结构和时限而已。抑制增长的支出削减和谨小慎微的增税并不能平衡预算,还可能给经济增长带来更大的负面影响。欧元区其实已经处于缓慢衰退期。

运用通胀解决问题是个神话,因为通胀加速的结果弊大于利。一旦尝试,部分债务将表面增长,实质贬值。社会存款也会遇到同样结果。这是不可接受的。认为危机只是常态,目前情况只是相对困难的想法是天真、靠不住的。

危机无法运用正统方式解决已经成为近期欧盟峰会上各国领导人的共识。需要大力加强欧盟整体政策协调,像重视通过削减支出和增税实现欧盟财政一体化那样鼓励成员国间政策协调。但仅此还不能完全战胜危机。非正统危机呼唤非正统行动。

“用自己的钱还债”不对吗

政府除了堆积如山的公共债务,还有以外汇储备为主的大量、有时是过量的金融储备以备不时之需。政府完全可以拿出平常过量的外汇储备先用于偿还债务,而不是等到事情变得更糟。

这样的非正统方案至关重要,但奇怪的是,人们对此避而不谈。或许对于许多传统思维的决策者和游说集团来说,这样的方案将是革命性的。但毕竟目前最重要的是找到理性实用的办法来解决问题,而不是注重经验和仪式。

波兰是一个很好的分析案例。波兰全体国民是债务主权方,波兰国民银行代表人民对其管理。因此,波兰社会不仅负有公共债务(即使是政府的责任,也让其头疼),也实际拥有国民银行管理着的金融储备。这样的情况(当然程度和方式略有不同)在许多负债国家均是如此,包括众多无法通过惯常方式解决债台高筑问题的希腊、英国、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及匈牙利。

假如波兰政府将其一半的储备(包括各种货币及少量黄金约1000亿美元)偿还部分外债(占公共债务比例已超27%),其债务占GDP之比将从目前的55%大幅降至45%。

但实际上,按照目前应对危机的模式,希腊和匈牙利债务违约只是时间问题。问题出在哪里?问题在于,这些国家现在采取的策略不是用自己的钱还债,而是借钱还债。

外汇储备基本都是以在西方银行短期存储的特定债券(主要是美国、西欧国家债券,尤其是直到近期还是AAA评级的那些国家)的形式存在的。没有哪个国家储备津巴布韦或者孟加拉、尼日利亚,甚至是中国(将来会有)的债券。对波兰来说,央行从这些储备中获得约不到3个百分点的利息。同时,通过将部分预算赤字和旧债金融化,波兰通过向海外发行债券把相同的钱又借了回来(注意,这是波兰自己的钱),同时支付两倍高的利率(近期十年期债券利率是5.87%)。这之间的差额(实际价值约30亿美元)是波兰的支出,也是国外的纯利,包括国外投资者,也包括其他国家政府。

那么,用自己的钱还债是很糟糕的选择吗?储备减半也足够维持国家金融安全,平稳维持货币流通流量。同时,一方面,公共债务将减少GDP的10%之多,大幅降低的外债将增强国家金融稳定;另一方面,预算压力(延伸至纳税人压力)也将降低,因为处理公共债务的成本每年也将减少约30亿美元。

这就是波兰的案例。这个国家目前对国内外债务的应对还算平稳。其他国家同样拥有储备,有些储备不小,有些甚至是过量。但同时,这些国家却都在债务的高压下逐渐沉没。一些国家出现了资产流动不畅,一些国家债务已经无法清偿。那种得过且过,将解决问题无限期推后的办法只会造成更大的债务违约,而那一天则会加速到来。

被扼杀的金融税

问题的关键是,上述对政府储备和公共债务双管齐下的措施,对金融债券流向的重大重新配置将对金融利益集团产生巨大损害。一旦这样的方案登上官方政治舞台,特殊金融利益集团及其政治代理人、宣传媒体将立刻组织起史无前例的反击:这是唯平民论、是抢劫、是对央行“神圣”独立性的攻击,是另一种愚蠢!对金融交易征税的提议(旨在降温并减少投机)是完全合理的,但却被压制于襁褓之中。

最近,在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萨科齐致欧盟主席的联署信中又提到了该方案。英国的回应是,英国同意的前提是该方案具备全球性(当然,他们也会为反对该案奋战到底)。事实是,花旗集团的游说人们清楚,要让这个机制全球化基本不可能,目前反对比同意容易得多。鉴于“政治正确”的要求,说“不”的声音并不算那么大,但英国首相在戛纳20国集团峰会后的欧盟峰会上反复说的“不”,意味着至少目前来看,征收金融交易税的想法是通不过的。

毫无疑问,该税种的全球推广带来的好处远比在地区推广多得多,不论是欧盟26国还是欧元区17国。但这并不意味着说我们只面临两种选择:要么全球应用,要么不应用。事情并非如此,在此背景下,中国对金融交易税的表态将是关键的。中国如果还不能同欧盟国家共同领导该机制,至少应该予以支持。

政策为谁服务

回到运用外汇储备进行部分减债的可能方案上来,决策的关键还是看这些相关国家。这其中并不一定涉及艰苦的双边或多边政府间谈判。以波兰为例,目前政权基本掌握在一个党,即公民平台党(PO)手中。通过该方案仅需要波兰政府、国会、央行以及总统的支持,加上宪法法院的默许。这种情况在意大利、西班牙、匈牙利、葡萄牙和很多国家都类似。

然而,走一条非正统的路阻力太大。匈牙利日前修改法律,以削弱央行独立性,但此举导致引来诸多国外政治压力。看起来,这样的一些非正统行动,尽管理论健全、实际亟需、有利于经济有利于社会,却可能在政治上行不通。毕竟,令人遗憾的是,真正的政策大多服从于特殊利益集团,而非普通大众。(翻译:张璐晶)

欧盟金融稳定机制(EFSF)

1月30日,欧盟各国领导人就永久性的欧元区援助基金达成共识。欧盟27个成员国中有25个同意建立永久性的援助基金“欧洲稳定稳定机制”(ESM)。总额为5000亿欧元的“欧洲稳定机制”(ESM)将在7月份正式生效,该基金将为债务负担沉重的欧盟国家提供支持,并将替代目前为爱尔兰和葡萄牙提供援助的临时性机制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

匈牙利

2011年12月30日,匈牙利国会以293票赞成、4票反对、1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新的《中央银行法》。按照该法案的规定,匈牙利央行副行长的人数可以由目前的2名增至3名,同时副行长将不再由行长提名,改由政府总理向总统提名。在IMF和欧盟方面看来,此举已真切威胁到匈牙利央行的独立性。欧盟明确表示,在对该项法案是否违反欧盟宪章进行审议之前,不会重启与匈牙利有关的财政援助谈判。

精彩语录

很多重大深刻的经济变革方案在当时的政治时局中并非是呼之欲出的,它们总是显得遥遥无期。当实现经济变革所依赖的政治条件形成时,经济系统早已不能有效地运行,经济的增速已明显放缓或趋于停滞。有一句古老的波兰谚语说道,波兰人总是习惯在马跑了之后才关厩门。

那些经济骗子、蛊惑民心的政客以及为数众多的政治黑客依然有出路:当经济政策的基础不再是知识,而是1.意识形态的呼吁,2.愚蠢的行为,3.目光短浅,4.贪得无厌,5.其他社会的、而不是自己社会的利益。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